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彩蛋肉包不吃肉 > 第25章彩蛋二十五
    顾茫怔怔看着这个人,犹豫与警觉,茫然与困惑在他蓝色的眼眸里走马而过。

    最后他还是上了前去,小心翼翼地试探着,抬手碰了碰墨熄的脖颈。

    墨熄一下子抬起头来,眼眶微红地瞪住他。

    他的呼吸因心绪激动而有些剧烈,衣襟微敞,脖子上的莲花咒痕一起一伏,在动脉处鲜活地搏动着。明明是没有经过任何邪魔淬炼的人,此时的神情竟也和兽类无差。

    “你做什么。”

    “可我”顾茫怔忡地,“可我不认识你”

    “”

    “为什么你也会有”

    墨熄像是猛地被刺痛了,自尊与愤恨让他变得那么狠戾,他说:“我从来就没有想过要做这么蠢的事情,是你非逼着我。”

    “”顾茫茫然无措地仰头看着这个理智倾覆的男人。

    “一直以来都不都是你吗。”墨熄胸腔震鸣,眼尾都有些红了,“是你来惹我,是你来找到我”ァ新ヤ~8~1~中文網.x~8~1zщ. <首发、域名、请记住 xin 81zhong én xiǎo shuo ǎng

    两个世界。

    两个人间。

    都是你灿笑着主动走近我的身边。

    “是你让我相信”

    相信这世上还有无所谓其他的友情,还有一个人会不计回报地对另一人好。

    相信这浮世还有纯善,还有真诚,还有九死不悔的赤子丹心。

    “两个世界都是你把我拉了回来”

    离君泪忽然开始疯狂地啸叫,

    “你给我闭嘴”墨熄却真的失去理智了。他压抑了那么久,从大学里就压抑着,到了警局里压抑得更深,到了现在他为什么还要畏首畏尾反正他在现实世界中的亲人早已一个都不剩,他孑然一身他又有什么死好怕的

    他来这个世界,不就是为了问顾茫一句真话吗

    他不就是想看看顾茫的心里到底都装载着些什么吗

    离君泪的音调几乎尖利得能刺透他的耳膜:

    音波震颤得头脑嗡鸣,眼前更是开始一阵一阵眩晕。

    墨熄看着面前的顾茫,这片眩晕中,视野开始逐渐枯焦,变得并不那么清晰。

    他仿佛又看到了当年站在船舷甲板上的那个青年。那么远又那么近,那么熟悉又那么陌生,逆着海风,披着黑色的风衣,腰上缠绕绷带,头上警帽歪斜。

    “我真的会开枪的。”

    墨熄一把攒住他,将他抵到墙上:“是我知道你会开枪。你不是已经开过了么”

    可是一个一直在死死压抑着自己的人,一旦失控爆发,又怎么劝得住呢。

    何况墨熄从来就不畏惧死亡。

    他一直以来更想要的,终究只是一个回头。

    一个答案而已。

    “是你让我信最后你又让我不信”

    “你说我没有什么可以失去的,所以我无所谓”声音轻下来,竟终是哽咽,“但你知道你走上那条路之后,我失去了什么吗”

    墨熄蓦地侧过脸,低下头,缓了一会儿,唇齿间淬出两个字来,被恨意碾得破碎支离。

    “骗子。”

    “”

    “叛徒”

    “”

    “我恨不能”忽地失语。

    原因是顾茫忽然伸出手,小心翼翼地,犹犹豫豫地,捧上了他的脸:“你不要这么难过。”

    墨熄倏然转头,对上那双海水洗过般透蓝纯澈的眼。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但你能不能能不能不要这么难过。”顾茫怔怔地,费力地,一字一句,那么笨拙地,“别难过。”

    像烧滚的即将融流的剑刃猝然浸入水里。

    嘶嘶滚烟烧起,那疯狂的热度却在须臾间灭了下去。

    离君泪还在尖声啸叫着:

    墨熄闭了闭眼睛,喉结滚动着。

    血一点一点冷下去,理智一点一点漫回来。

    顾茫望着他,慢慢地:“你不是坏人”

    他谨慎地说着,睫毛颤了颤,又道:“我不认识你,但你不坏”

    “”

    “所以,不要难过”

    墨熄心里极度不适滋味,恨、躁、怒,还有别的什么,他辨不清楚。他看着顾茫那张熟悉面容,看着那双陌生的蓝眼睛。

    曾经也是这个人,用又黑又深的眸子望着他,带着笑,一声一声地唤着他,说:“墨熄。”新八一中文网首发 https:.x81z. https:.x81z.

    “没事,你别难过。”

    “走吧,一块儿回家吧。”

    离君泪还嚷着:

    一阵疲惫感忽然涌上心头,墨熄阖着眼帘,近乎是恹倦,仿佛濒死的兀鹰已耗尽了最后的气力:“对不起。”

    “不会了。”

    墨熄的嗓音仍是沉炙而湿润的。

    他是一个来自于书外的人,他活的太清醒,哪怕过了那么久,他仍是记得自己最初来到这里的时候,只是想探得顾茫隐藏在书里的秘密。

    其实说到底,或许一直到现在,他都没有真正地将**的世界当做一个真正的世界,将**里的人当做有血有肉的人。他不浪漫,对于他而言,穿书这种事情至今仍是荒唐可笑的,或许他心里根本没有把岳辰晴、慕容怜之类的角色当做活生生的人一样看待,所以他无所谓这个世界是否崩溃,所以才会为了一个答案不惜逼问至此。

    但是当顾茫小心翼翼地劝着他,请求他不要难过的时候。他忽然想到

    很多很多年以前,顾茫坐在教室的窗边,低着头在草稿簿上写书的样子。

    那么烂的小说,还写的那么津津有味,那么认认真真。

    捧来给他看的时候,眼睛都是亮的。

    那这一本呢

    最初来到这个世界的时候,海归土豪曾经跟他说过的。顾茫曾经是真的用了心血,倾注了真情。

    那些坐在书桌前的日夜,顾茫是不是也像从前那样为了书里的角色或笑或恼,甚至较真到和其中的虚假角色说话

    那些在他眼中那么蠢那么假的东西。

    在顾茫心里都是真的。

    “我不会让这个世界崩溃掉。”

    离君泪:

    “我等他记起我。”

    心里把这些话说完,把头转了开去,重新看着顾茫。

    “不管你是真的全都忘了,还是假的全都忘了。”墨熄站直身子,慢慢地,把衣襟整好,一丝多余的褶皱都没有,并遮住了他脖颈处的那一朵莲纹,“我都等。”

    “我等一个结果。等你一句实话。”

    他的眼眶仍有点红,鼻尖也是。

    顾茫怔怔地:“你等我”

    大抵是恢复了理智,墨熄终于开始觉得自己那般失态的情绪表露实在太过丢人,他静了一会儿,慢慢地将平日的庄严和狠戾都拾掇回来。

    “对,我等你。”

    “无论如何我都等你。无论多久我都等下去。”

    “但你要记住,如果你是再骗我我胸口的同一个位置不能再被捅第三次。我会让你生不如死。”

    周围很安静。

    顾茫低头想了一会儿,忽然不解道:“什么叫做生不如死”

    那困惑又无辜的语调让墨熄冷冷垂眸望向他,却因为眼尾未消退的红湿,而显得不似往常那么锐利。

    顾茫觉察到他的目光,也抬头瞧着他,他知道这个男人明明破掉了自己的剑阵,卸下了自己的“利爪”,却没有咬断他的脖子,也没有像其他人一样欺辱他。

    于是顾茫试探着问道:“所以生不如死是要放掉我,的意思吗”

    墨熄:“不是。”

    “可你没有杀我,也没有打我。”

    “我不打蠢货。”

    顾茫没说话,依旧瞧着他,只是忽然之间。他凑到他身边,闻了闻。

    墨熄止住他:“你做什么。”

    顾茫舔了舔干燥的嘴唇,歪着头小声地:“我在记住你。”

    “”

    记住了什么,脸味道

    还是记住他是个不打蠢货的人

    但顾茫没有解释,他这个时候稍许地放下了一点点的戒心,又或许不是他想放下,而是十余天的饥饿已经让他恹恹无力。他也不管墨熄了,反正他最后的尖牙在对方面前也是白搭。

    顾茫慢慢地低下头,蜷回自己的角落里,那双和狼一样在幽暗中荧荧有光的眼睛倦怠地眨了眨。

    “谢谢你。”他说,“只有你愿意让我生不如死。”

    一句话猝不及防坠入心里,墨熄不知为何胸腔陡地一酸。

    他原地站了一会儿,看着这间破破烂烂的小屋,看着露出棉絮的小床,还有蜷团在角落里那个小小的人影。

    “”墨熄闭目阖实,长睫毛轻微颤动。

    最终还是出去,拿了一些饼和热汤回来。喂给了这个快要被饿死的人。

    “吃了。”

    “”顾茫连忙凑过去闻,闻了之后喉头吞咽,却又犹豫了,“但是你没有嫖”

    嫖字一出,墨熄黑眉怒竖,不发一言把饼直接拍在了他脸上。

    回到府邸时,已是深夜。

    “主上,您回来啊您怎么了”

    “没事,扶我去休息就好。”

    “可您的脸色”

    今日这番冲动之举,角色还原值直接扣到了60以下,离君泪的惩戒执行,他其实在回来的路上就已经不行了。

    “啊唷,怎么突然烧得这么厉害”李微上前搀扶,吓了一大跳,忙招呼左右,“快快来人,去神农台请大夫快点快点”

    墨熄模模糊糊间听到“神农台”三个字,想到书中那个原本设定给自己的妻子,本能地皱眉拒绝道:“不要。”

    可他的声音太轻了,喉咙仿佛被烈火灼烧过,说出来的字句都成了飘散的青烟,根本没有人听到。

    “还愣着干什么快去神农台请药修”

    最后的印象就是李微在冲其他佣人着急大吼,墨熄眼前发黑,往前一倾什么知觉都失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