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柯洛尔面上波澜不惊,心中却掀起滔天巨浪。

    这个金闪闪怎么回事,上一次见到面,莫名其妙的攻击他。

    这一次又来个一百零八度大转变,弄的好像多喜欢他似的。

    真是人间迷惑行为大赏......

    caster看向archer,眼中满是鄙视,就像是一个逗比。

    archer对caster的鄙视,不为所动,甚至更高兴了些。

    作为冠位caster的候补,吉尔伽美什当然知道真正的caster是什么样的存在,虽然这个用剑的caster还装的挺像,甚至在第一次见面瞒过了自己。

    但在archer被迫撤退后,他好好思考了caster的特殊,为什么天之锁会保护他。

    等他开始冷静,许多线索也逐渐浮现出水面

    caster的面容为什么会有些熟悉

    caster的力量为什么会引起他的愤怒

    caster为什么会被天之锁主动保护

    答案很明显只有一个

    这位伪装成caster的半从者,是他以及所有英灵的大熟人。

    那位已经失踪,生死不明,的御主,柯洛尔

    之所以感到熟悉,是因为这为caster的面容,分明就是御主长大后的样子,只是气质差异太大,才一时没有认出。

    而在时间神殿,吉尔伽美什也感受过这位半从者的力量,在他放宝具的时刻。

    吉尔伽美什之所以那么愤怒,不是因为caster身上浓厚的神明气息,而是对失去御主的愤怒,在感到那股力量时,被转嫁到caster身上。

    看到刚才水幕里少年,那个少年拥有和御主一样的面容,甚至还会一样的魔术。

    半从者可不会被作为英灵召唤,那么答案就确定了。

    虽然不知为何,御主突然失去记忆,但既然他想要圣杯那个破杯子,给他何妨

    他自己都不知道吃过几个了,小意思,不必在意。

    既然御主失忆,那在他想起来前,逗弄看看,也是不错的经历。

    有记忆的御主可不好对付。

    这么想着,吉尔伽美什对柯洛尔发出了求婚申请。

    远坂时臣目瞪口呆看着archer,被他的骚操作惊呆了,一时不能言语。

    突然间,周围传来大量魔力反应,向这里冲来。

    柯洛尔抬头,看向天空,几道身影由远及近,看起来是berserker与archer的大战引来了参赛者们的注意。

    看他们大大咧咧出现的场面,柯洛尔突然想到一句话,众所周知,圣杯战争是秘密举行的......

    看到最先赶来的rider,柯洛尔向他打了个招呼。新81中文网更新最快 电脑端:https:.x81z.

    rider看向四周,皆是一片狼藉,他豪爽一笑:“caster,看起来你和berserker跟archer刚进行了一个大战啊,结果如何”

    caster微微低头,向rider表示尊敬:“是的,刚刚与archer经过了一场恶战,不过托您的福,并无大碍。”

    rider哈哈大笑道:“不愧是我的臣子,caster,你和berserker都是当之无愧的勇士”

    caster声情并茂的捧读:“不,那都是因为有您作为后盾”

    听着两人声情并茂的商业互吹,尤其是柯洛尔吹的彩虹屁,吉尔伽美什整个人都气炸了。

    他们居然就这样无视他的存在,最重要的是,柯洛尔还没吹过他,居然先吹了征服王

    不,可,原,谅

    想到这里,archer直接一发宝具打短两人,caster与rider都后跳躲过了袭击。

    柯洛尔看着archer,这个喜怒无常,莫名其妙的英灵,心中怒火直窜,他飞快转头,向征服王发出建议。

    “征服王,看来这场比斗已经吸引了不少观众,为了展示您的威严,在下有一个建议。”

    rider兴致勃勃的看着caster:“哦,说来听听。”

    “既然观众已经差不多到齐,不如就干脆一点,以一场决斗结束这次圣杯战争。”

    rider表情严肃起来,直视caster,声音威严:“告诉我,caster,你想怎么做。”

    众位英灵一到现场,就发生场面异常火爆。

    archer正跟rider打得气氛正好。

    caster站在一旁看戏,berserker御主与archer御主不知道在讨论什么,一个个满脸赤红。

    berserker不知所踪。

    不远处,某物御主最先按耐不住,发出命令:“lancer,我命令你帮助archer打败rider。”

    尽管对偷袭深感厌恶,正直的骑士lancer还是去了。

    对他而言,主命,大过一切

    lancer利用自己强大的敏捷,像一阵狂风一样,向rider奔去。

    然而,在半路上,他遭到了berserker的拦截,看来,berserker刚刚只是故意藏了起来。

    两人开始大战,战局渐渐焦灼起来。

    突然间,又一英灵加入战斗,是saber,那位亚瑟王。

    而他的目标,则是一旁站立的caster。

    卫宫切嗣仔细观察战场四周的情况,狙击镜随着枪身不断移动。

    卫宫切嗣又看向caster,他认为caster绝对是个大麻烦,无论是他未知的来历,强大的实力,会有保镖berserker。

    卫宫切嗣作为杀手的预感告诉他,caster是在场所有人中,对他夺取圣杯,这个行为,最大的威胁。

    因此,称caster落单,卫宫切嗣立马派saber去解决这个麻烦。

    可谁知,saber竟然拒绝与caster为敌,卫宫切嗣只能用令咒强行控制saber行动。

    于是,saber与caster的大战中,出现了极为奇妙的场景。

    被令咒控制的saber边向caster挥舞宝具,边大声提醒道:“caster,我这次要攻左边、马上要放宝具了,快往右躲...”

    看着仿佛精神分裂的saber,柯洛尔心情十分复杂,他当然看出,saber是因为令咒才来攻击他,但为什么,他要那么拼命的帮自己呢ァ新ヤ~8~1~中文網.x~8~1zщ. <首发、域名、请记住 xin 81zhong én xiǎo shuo ǎng

    自己也是他的敌人吧

    就在他百思不得其解时,身旁的lancer发出一句暴呵,丢下berserker就像远处奔去。

    看他仿佛被偷了家的表情,大概是御主遭到袭击了吧,看着四周,并没有assassin的踪影。

    看来是assassin的御主开始搞事情了,也不知道是谁,可真是个狼人。

    不过,这刚好帮了他,lancer一走,柯洛尔立刻喊来berserker救驾。

    在他刚赶来时,他在救下雁夜,把输送魔力的工作,揽到自己身上,所有不用再担心,berserker会魔力不足。

    有了berserker的帮助,caster轻松与berserker合力控制住了saber。

    另一边,archer与rider的战斗也进入了尾声。

    archer掏出来一把威力惊人的宝具,破了征服王的固有结界。

    在韦伯的注视下,征服王笑着离开了。

    看着向自己靠近的archer,柯洛尔突然感到一整恶寒,把berserker派过阻止archer前进。

    谁知道,拿出那把宝具后,以往可以跟archer六五开的berserker,直接被当场打趴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看着渐渐化为灵子消散的berserker,柯洛尔咬紧牙关,准备迎接和archer的正面交锋。

    没想到,就在这时,场面又突发异变。

    assassin突然出现,带着saber的御主,那位爱丽丝菲尔夫人,出现到了现场。

    与此同时,saber解除挣脱,向前方砍去。

    言峰绮礼看着下面英灵们的大混战,慢慢露出微笑。

    之前,远坂时臣让他隐藏起来,等危机关头,再出来打敌人一个措手不及。

    言峰绮礼当然答应了,至于要不要这样做,那还要两说。

    实际上,他在第一时间就知道了间桐家的消息。

    但他故意没有告诉老师,他这么做,是为了帮助那位少年,他心目中的那个上帝使者,他相信少年会给他启示。

    就在刚刚caster的话中,言峰绮礼已经确定caster就是少年。

    毕竟assassin可没有发现,那天有除了berserker外的英灵,进入间桐家。

    除此之外,caster给他的感觉与少年给他的感觉是一样。

    只是一个是神的使徒,一个更像神罢了。

    在大混战开始后,看着交战的双方,言峰绮礼知道自己的机会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