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凡尘剑心2无常 > 第二百九十九章难以取舍

第二百九十九章难以取舍

    可偏偏不巧的是,辽东战事紧要,王致远又带着部分精锐以及江湖豪杰去了辽东,赵羽铭扑了个空。

    未能如愿见到王致远,这始终让赵羽铭在心中有种难言的急躁。

    而这些日子因为李无双的缘故,又让赵羽铭心中甚至有了一点不敢继续追查自己父母被害是否与王致远有关的想法。

    但赵羽铭怎可能不去追查?这矛盾的思绪,让赵羽铭心中烦闷无比。

    不过今次来到福建,赵羽铭竟又发现松江府与黑沙帮有所勾结,这赵羽铭原本凌乱的线索片段突然连接了起来。

    赵羽铭知道,九年前王致远之所以未能及时赶到苏州营救赵清性命,就是因为当时松江府遭受大规模的倭寇袭扰,王致远不得不亲自赶去主持大局。

    九年前孙旭杀上苏州赵家的时候,赵清便曾疑惑,松江府倭寇早已不成气候,怎的突然之间竟然局势恶化到要王致远亲自前去主持大局的地步。

    如今看来,当年必定是松江府府衙勾结黑沙帮与倭寇,刻意制造出了事端,引得王致远无暇分身,这才能让孙旭害死赵清。

    若是如此,赵清被害一事,有朝廷之中的势力在背后推动这是铁证如山了,而且梁逸必定是与北镇抚司有所勾结的。

    赵羽铭心中甚至隐隐有种感觉,说不定当年赵清被害一事,梁逸正是其中一环!

    可若是如此的话,一切的线索就又指向了北镇抚司,指向了戚昌国。

    可若是北镇抚司当真与此事有所关联,怎的赵辛壹竟会不知?

    亦或者是赵辛壹知晓一切,只是刻意隐瞒了真相,没有实言相告?

    如此想来,那便是戚昌国、赵辛壹、王致远都不能摆脱与此事有关的嫌疑。

    这一切线索像是一个迷宫,赵羽铭不知道是自己的判断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怎的得到的线索越多,却是头绪越来越乱。

    但不管怎么做,赵羽铭知道,如今的一切症结所在,就是王致远与戚昌国二人。

    按照如今的线索来看,只要赵羽铭想要继续追查下去,就无论如何也要见到这二人才行!

    但赵羽铭知道,这三人不管是谁,按照他们三人与自己父亲的关系,只要有一人牵扯其中,其他的人十之**也必然是知道内情的。

    赵羽铭心中其实是非常不愿意相信这三人与自己父母被害一事有关的,可如今偏偏一切的线索都指向了他们。

    除却这些之外,当年带人杀上赵家的孙旭也尚且还在逍遥自在。

    赵羽铭已经听说,那孙旭如今的武功极强,凭此刻赵羽铭的武功,或许也对付不了孙旭。

    再加上此番王华英给赵羽铭看的那封信,少林派竟要召开英雄大会,将逍遥的秘密公布天下,赵羽铭不由得疑惑,少林派此举是否与自己父亲被害一事也有关系?

    怎的越接近真相,就有越多的谜团涌现?

    赵羽铭运气定神,让自己的思绪暂且停歇下来,随后在心中自语“贼人害我家破人亡,不管前方还有多少谜团等待,我都必定要将此事查清,将你从幕后揪出来!”

    但不管赵羽铭心中如何想法,此时却还有一道难题在赵羽铭面前他必须面对,那就是赵羽铭该如何去面对杜采苓。

    自倭岛回来以后,赵羽铭与王华英前去追杀梁逸,杜采苓与小猫便跟着李无双先住了下来。

    回到了福建安全之地,再不似在倭岛之时那般危机四伏,又加上赵羽铭等人不在身边,杜采苓终于有时间静下心来仔细回想这几日发生的诸般种种。

    当日小猫的一番话始终在杜采苓的心头回响,她心中总是会突然泛起一阵难以名状的悲戚之感。

    杜采苓从小便被同辈欺辱,除却自己兄长杜子充以外并没有什么朋友,早已尝尽孤独的滋味,最是能明白小猫此时的心境。

    杜采苓深知那无边的孤独是多痛苦,但好在她尚有自己兄长为伴,而小猫若是没了赵羽铭,可当真就是孤苦一人了。

    正所谓己所不欲勿施于人,杜采苓性格虽冷,但心底却十分柔软,她不愿意让小猫再去体会自己曾经历过的痛苦,可杜采苓与小猫一样,此时此刻也不愿与赵羽铭生疏。

    整整一日下来,赵羽铭与王华英回来的消息早已传到了小猫与杜采苓的耳中。

    小猫出奇的却没有来找赵羽铭说话,杜采苓与赵羽铭二人也未能互相理睬。

    直到这日晚上,雨辰前来敲门,喊赵羽铭前去与李无双一起用饭,赵羽铭才走出自己房门。

    等到了饭桌之前,赵羽铭这才发现小猫与杜采苓二人早已在此了,王华英与李无双也已经入座,只等赵羽铭一人了。

    “羽铭,来,坐我身边。”李无双见赵羽铭前来,急忙出声招呼道。

    赵羽铭对李无双的吩咐自然是言听计从的,他当即坐在李无双身边,在问候过李无双之后,赵羽铭将目光放在了小猫与杜采苓身上。

    “你二人的伤势如何了?”赵羽铭问道。

    其实杜采苓伤的本就不重,赵羽铭对杜采苓并没有太过担心。

    反而是小猫受伤颇为严重,赵羽铭这两日未见到小猫,心中就一直放心不下。

    只是偏偏这两日追查赵清被害之事让赵羽铭心情烦乱,他便没去亲自查看小猫伤势。

    可谁知小猫在听到赵羽铭的问话之后,却是轻轻哼了一声,随后低头不语,对赵羽铭不做理睬。

    赵羽铭眉头一皱,他没想到两日未见,小猫竟对自己如此态度。

    而且今日李无双与王华英还有雨辰这三个对赵羽铭最重要的人在此,这种场合之下,小猫却依旧要与自己闹脾气,这让赵羽铭心中瞬间没来由的厌烦。

    杜采苓眼看小猫与赵羽铭二人气氛颇为尴尬,她便急忙开口,说道:“我的伤势已无大碍,倒是小猫师妹的伤情颇为严重,还需多多休养关照才行。”

    但小猫在听到杜采苓说让赵羽铭多多关心自己之后,竟是又轻轻哼了一声,并不愿意承杜采苓的情。

    在小猫眼中,杜采苓就是要与自己抢夺师兄的敌人,不管杜采苓说什么,小猫都不会原谅她的。

    杜采苓就坐在小猫身边,她自然听到了小猫的轻哼,她心里自是十分明白小猫的心思,只好不再出声言语。

    其实在场众人,除却赵羽铭之外,任谁的看得出小猫与杜采苓二人之间的矛盾,但这种事情别人却也不好多说什么。

    眼见场面再次尴尬,王华英急忙开口说话,道:“现下黑沙帮残余势力尚未清除完全,咱们还需要在福州呆上一些时日,小猫师妹安心在此养伤便可。”

    “好了,既然人都齐了,便快些吃饭吧,不然饭菜都要凉了。”李无双自然看的出赵羽铭三人的情况,她也不想赵羽铭再多尴尬,便招呼大家尽快用餐。

    “好嘞,今日的饭菜看着都比平日的丰盛,定要多吃一些才行。”

    王华英答应一声,随后便率先拿起了碗筷吃起饭菜。

    李无双瞪了一眼王华英骂道:“今日本就是为羽铭准备的饭菜,你倒是沾了羽铭的光了。”

    王华英才不管李无双如何说他,他只是大口吃饭,同时头也不抬的说道:“既然这样,那我倒是更要多吃一些才行。”

    赵羽铭抬眼往饭桌上一看,果然大多都是自己爱吃的饭菜,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李无双竟还记得自己当年爱吃的饭菜。

    念及此处,赵羽铭的心中不由得一暖,满腔的烦闷情绪似乎随之也消散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