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那就是意外。”

    片晌,赫北冥的声音冷冷响起,在办公室内阴沉又压抑。

    “你被送到医院的时候,出了很多血,整个人非常虚弱,孩子根本保不住。”

    “还想继续骗我“赫安宁打断赫北冥,“一个孩子保不住,两个孩子都保不住吗”

    赫北冥眸色沉极,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他未开口阻拦赫安宁,女人便接着说下去:“霍医生都告诉我了,他只是个实习生你虽然同意帮我保住孩子,可是你请的医生却被中途取消了行程”

    “我住的地方偏僻,只有一个没有值班医生的小医院,你知道我的危险程度,你更知道叫霍医生来帮忙是在冒险”

    “对,是冒险,可别无他法。”赫北冥面无表情的道:“暴雨封路,等医生来了,你和孩子都保不住。”

    “呵呵。”赫安宁扬了扬唇,复又点点头,“为了保住我的命,所以选了一个没有经验的实习医生好,那么接下来呢,还有一个孩子呢”

    赫北冥的脸色没有任何变化,仍旧平静道:“死了。”

    “为什么”赫安宁眼里强行坠着一滴泪,勉力不让它落下,“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告诉我,我还有一个孩子被救了下来只是差了一点点,只是差了一点点他就能活下来”

    女人的声音嘶哑无力,振振有词的质问里,却满是令人心疼的无助。

    赫北冥喉结攒动了几下,闷声落出四个字:“节哀顺变。”

    “节哀顺变”赫安宁终于难以抑制的哭出了声,她低着头,用力捧着面颊,“你要你要我怎么节哀顺变我和他唯一的孩子,那个孩子霍医生说长得很可爱他的睫毛很长眼睛水灵灵的如果长大了一定”

    “赫安宁。”赫北冥微微吸了口气,声音仍十分得冷静:“这是天意。”

    “天意什么是天意”赫安宁几乎匍匐在地面上,浓浓的哭腔,含混不清的道:“天意就是你让霍医生将孩子交到了你手上,然后就出现了意外对吗”

    “”

    赫北冥默然。

    赫安宁会这样怀疑他,也是必然。

    他一直不同意赫安宁将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直到现在也是如此。

    哪怕叫来唯一的实习医生,为她接生,这样的念头也没有更改。

    如果要解释,也只是违心罢了。

    哭了好一阵子,赫安宁才冷静了下来。

    在失去孩子不久之后,为她接生的实习医生,便主动来见了她。

    他名叫霍亭迟,那晚的事情,也给他造成了极大的心理阴影。

    霍亭迟本就对自己的专业技能信心不足,好不容易才从鬼门关带回来的孩子,却最终还是没有保住。

    在霍亭迟看来,这和自己的失误脱不了关系。

    他恳请赫安宁允许,他能在她身边补偿。

    听完霍亭迟的话,赫安宁心中万念俱灰。

    这件事,是一场意外,但在她看来,更是一场必然会发生的意外。

    无关霍亭迟,也无关赫北冥。

    也许从一开始,就是她不该,她不该强行和荣擎在一起,发生一段本就不该发生的感情。

    这段感情不受别人的看好,也不受上天的祝福。

    所以,她才会付出如此惨重的代价,和心爱之人生死离别,现在,连唯一的念想和希冀也完全失去yys

    许久,赫北冥冷声又道,“话说完了吗找我说这些,想做什么。”

    赫安宁缓慢的起身,她将眼泪完全擦去。

    “这些话,本来烂在肚子里我也不会再说,可是他还活着。我知道,你早就知道他还活着,可你根本不希望我们在一起,所以你才希望我打掉孩子。你能告诉我,这是为什么吗”

    赫北冥望着窗外,漆黑中,窗户上攀过街灯的斑驳光芒,映衬得他的脸庞,也跟着半明半暗。

    “他沾上的人是你无法想象的。”

    “我想知道真相,可以吗”

    赫北冥没有出声。

    赫安宁早已知道结果,她并不失望,“你都不肯说的话,那一定是很可怕的事情。他经历的比我痛苦多了,不是吗”

    赫北冥淡声:“你已经做过一次选择了,再做一次,不难。”

    赫安宁胸口忽然松了一块。

    今天来和赫北冥说出了心里的话,她终于能够再度呼吸了。

    那些人,果然是荣擎能够活着回来的原因。

    确认了这些,他会和她离婚的举动,也就不难想象。

    赫安宁嘴角清浅得挽了挽,“没错,再做一次决定不难。只是我希望,这个决定,赫先生能袖手旁观。”

    “他还是明智的。”赫北冥听着女人离去的步声,沉声道,“可你却不一样。”

    “”

    赫安宁驱车回到公寓时,夜色已深。

    远远地,她便看到,一个熟悉的人影正徘徊在她的楼下。

    “霍医生。”

    锁好了车子,赫安宁径直朝来人走了过去。

    霍亭迟穿了一件又长又大的黑色风衣,直垂到脚面,显得他整个人更加清瘦高挑。

    昏黄的光下,他的脸色也比之前见时憔悴不少。

    “赫小姐。”看到赫安宁,霍亭迟连忙热情的打招呼,“这么晚了,您才回家工作很辛苦吗您的身体这段时间还需要多多注意才行”

    “多谢霍医生担心,我的身体已经都好了。”赫安宁礼貌的笑笑,才道:“你一直在楼下,是在等我吗为什么不给我打电话也不上去敲门”

    霍亭迟不好意思的挠挠头,“哦,这么晚来,我怕打扰到您”

    赫安宁轻声:“没事,我不习惯早睡,又一个人住,没什么打扰的霍医生是有什么急事找我”

    霍亭迟摇摇头,犹豫了下才道:“急事倒是没有,我就是睡不着,想来看看您”

    赫安宁眸色黯了几分,看霍亭迟的样子,她便明白,男人心中的结仍是没有打开。

    霍亭迟一直希望可以为自己的“失误”做补偿,事情发生后,他便果断从医院离职,打算陪伴在赫安宁身边,为她做些什么。

    虽然得到的,也只是赫安宁的坚决拒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