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玄幻魔法 >灵界战雄 > 第六百四十章先礼后兵

第六百四十章先礼后兵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洒落在侯子安身上,身后是余文昱与其他几名神使,面前则是即将启动的传送阵,两侧跪着十几名负责看守传送阵的异兵。

    “好久没有这种舒畅的感觉了!”

    感叹了一声,侯子安回过头来看着身后的温思茵,淡笑道:“老五,以后有空多来俗世走走。”

    “俗世的阳光可比动界的要舒服得多。”

    暖阳给温思茵略显苍白的肤色带来了一点红晕,虽然依旧面无表情,但总算给人一种不再是冷冰冰的感觉。

    温思茵看着朝阳初升的方向,嘴角处竟微微浮现出一抹淡淡的弧度。

    遽然间,前方传送阵的方向忽然光芒大盛,就在所有人都认为这是传送阵开启的征兆时,温思茵骤然大惊:“遭了!”

    话音刚落,一声巨响震彻整个密林。轰的一声,整个传送阵居然发生大爆炸,周围的异兵被这道突如其来的爆炸冲击波掀飞在地。

    侯子安面前浮现出一道无形的气墙,将四溅的砂石阻隔在外,衣袍丝毫不沾半点灰尘。

    “何人所为!”

    侯子安一声怒吼,体内荡漾出一股源能波动,将弥漫在现场的漫天沙尘尽数压制下来。

    原本应该出现的一道传送阵,眼前却是空无一物。

    现场一片狼藉,留下了一个直径约达三四米,足有半米深的土坑。

    倒地的异兵从地上爬起,却被一股森冷的源能威压笼罩全身,重如千钧的压力使得他们双膝一身,跪趴在地面上。

    “李磊!你有何解释!”

    侯子安转过身来,怒视着李磊,传送阵被炸的黑锅他是背定了。

    李磊惊慌失措地冲到传送阵的位置,看着满地苍夷,顿时无言以对。

    “这……怎么会……”

    这时,李磊的手机响了起来,他心烦意乱地挂断了电话,但是很快又有一通电话打了进来。

    挂断之后,手机马上又响了起来。

    在侯子安的怒视下,李磊带着一脸怒意接通了电话。

    “何事?说!”

    “什么?!”

    “所有的……”

    李磊一脸惶恐的挂断了电话,结果手机再度响起,侯子安一把夺了过来,直接抓成了粉碎,愤怒地将手机碎片砸在他的身上,一通咆哮:“你若不给本座一个解释,休怪本座不留半分情面!”

    李磊悻悻地咽了一口唾沫,哀声道:“神使大人,所有传送点……都失效了!”

    “为何会失效!”

    侯子安冲着李磊歇斯底里地怒斥着,温思茵则走到土坑旁蹲下身子,一番查看后,竟在土坑底下挖出了一支深埋在泥土里的阵旗。

    回到侯子安身旁,温思茵瞥了一眼惶恐不安的李磊,沉声道:“老大,传送阵被人动了手脚。”

    侯子安接过温思茵递过来的小旗,看了一眼,直接甩到李磊身上,指了指掉落在地上的小旗,手指戳着他的胸口,又是一通呵叱。

    “被人潜入进来对传送阵动了手脚,你居然毫不知情?”

    “传送阵失效,异兵和造世军就不能送往元界供上尊差遣,你该当何罪?!”

    李磊被侯子安戳得胸口一阵酸痛,心乱如麻。

    思绪翻滚间,他猛地想起昨日排行第七的神使被救回营地后,给莫雨琦疗伤时,直觉发现有人在门外,结果冲出来却没有发现任何人。

    当时他还以为只是自己的错觉而已,但是目前阵法被破坏,加上神使居然在神仆的眼皮底下被人偷偷绑走,种种迹象表明,昨日的确有人曾经潜入过营地。

    来者身法之诡秘,就连拥有净涅境前期的他和净涅境中期的唐玄奘都无法察觉,说明此人的实力极有可能是净涅境后期,甚至更高。

    如此一来,李磊唯一能想到的,就只有余杰符合这些条件。

    但是让李磊想不明白的是,当时余杰正与自己和唐玄奘在营区上空对峙,到底是谁潜入营区之后,在没有与神仆交手的情况下,悄然无息的把昏迷不醒的神使给绑走了?

    想到这里,李磊根本无法给侯子安一个合理的解释,只能把黑锅甩向余杰,怯声道:“余杰,一定是他干的!”

    “一定是他昨日潜入营地破坏了阵法,还把神使大人给绑走了!”

    然而,露西闻言却冷笑道:“李磊,我有点不明白,他是先把神使绑走再过来找茬,还是先过来把你和唐门主揍了一顿之后再杀了神仆,然后再将神使绑走?”

    “你……”

    露西这么一闹,显然是给自己落井下石,气得李磊哑口无言,只能报以一个怨恨的眼神回怼过去。

    “够了!”

    侯子安固然不想见到两人互怼的场面,将两人喝止后,对温思茵问道:“老五,重新布置传送点需要多少时日?”

    温思茵面露难色,摇头道:“传送阵的关联点颇多,每一个关联点都必须重新调整设置……”

    “若是我亲自出手,恐怕也得要一年的时间!”

    “一年?!”

    侯子安闻言顿时横眉道竖,脸上浮现出一抹震怒之意,双拳攥得咔咔作响。

    “明日上尊不见我等复命,定会勃然大怒,到时我等所面临的就是生不如死的责罚!”

    “余杰……都是你干的好事!”

    侯子安一声怒喝,一种冰冷刺骨的杀气暴涌而出,肆虐在场地之中,荡漾而出的源能波动将跪趴在地上的一众异兵震荡得血气翻滚,纷纷吐血不已。

    这道凶狠可怖的气息,即便是唐玄奘和李磊,都感觉到了一种前所未有的生命威胁,可见侯子安此时不仅仅是震怒,而且还有一种将余杰除之而后快的杀心!

    “既然不能按时将异兵带离俗世,那就出动所有异兵与他们决一死战!”

    “本座倒要看看,元界中人如何抵挡这支千万级的灵将军队!”

    “一定要取下余杰的首级,以弥补我等失职之罪!”

    侯子安一声令下,李磊和唐玄奘马上联系各营区,正欲将兵力调遣过来时,却得到了一个令他们震惊不已的消息:每个营区的都被一支足有十万人的神秘军队包围起来。

    就在这时,营区上空传来一声呼啸声。

    眨眼间,十余道身影骤然刹停在空中。

    李磊抬头望去,第一时间在上面发现了余厦的身影。

    “神使大人,那个就是余杰!”李磊指向天空,高声呐喊道。

    顺着李磊所指的方向,侯子安等人定睛一看,果然看到当中有一名双手负于身后的中年男子,正鸟瞰下方。

    “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本座正想找你,你倒送上门来了!”

    语落,侯子安一跃而起,其他人紧随其后,悬停在余厦面前不到百米开外的空中。

    但是,侯子安却非常纳闷,眼前这十几个男女,身上散发出来的居然大部分是灵者气息,只有四人是空涅境,这不是来送死吗?

    而且那个让李磊和唐玄奘有所忌惮的余杰,竟然只有灵者实力?不可思议的一幕让侯子安等人诧异不已。

    “此人便是余杰?”

    李磊侧过脸来轻点了下头,沉声道:“神使大人切莫被他的气息所欺骗。”

    “此人诡计多端,隐藏实力也是他的一种手段!”

    “控制气息隐藏实力?”

    侯子安冷冷一笑,垂下一掌,掌心处骤然泛起一股源能波动:“本座倒要看看你能藏多久!”

    话音一落,侯子安挥掌而出,一道凶厉的掌锋赫然朝余厦面门袭去。

    余厦纹丝不动,淡笑着扬起下巴,丝毫不惧掌锋临面。

    啵!

    一身闷响,掌锋来到余厦面前不到一米的地方,竟被他面前一道肉眼不可见的墙壁给挡了下来,完全没有造成半点伤害,就连衣袍都没有吹动半分。

    “有点意思!”

    侯子安嘴上说得倒是轻松,但眉宇间闪过一丝惊骇之色,自己刚才挥出的这一掌,寻常灵者根本无法应接,就算是空涅境强者必须全力以赴方能勉强接下。

    余厦根本连手都没有抬起,就将掌锋挡在身外,可见其真正实力果然如李磊所说,被他隐藏了起来。

    “阁下屡次为难我方,还抓了我的人,这当中是否有什么误会?”

    侯子安想起李磊曾提起过余杰有可能是煌灵宗的人,心中难免有些忌惮,决定先礼后兵,先搞清楚余杰为何一直针对他们,再决定是否痛下杀手。

    “误会?”

    余厦冷冷一笑,目光瞥了一眼李磊和唐玄奘的方向,随即回到侯子安的身上,打量道:“你应该就是他们的老大吧?”

    “在下侯子安,不知阁下是何方势力中人?”侯子安明知故问,拱手抱拳的态度仿佛像和朋友打招呼一般,客气之极。

    余厦并没有回答侯子安的问题,反而指着侯子安身后的李磊和唐玄奘,冷声回应道:“要说是误会,那你得问问他们两个都干了什么好事!”

    唐玄奘连忙飞上前来,抱拳说道:“阁下与在下的误会,实乃手下所酿成,今日愿……”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余厦直接开口打断唐玄奘的话,冷冷地盯着他,眉宇间闪过一丝森冷的杀意:“我今天来就是找你要人的!”

    “把我师父他们四个的灵体交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