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Re,骨傲天屠戮的我 > 第三六四章准备有请下一位圆梦少女

第三六四章准备有请下一位圆梦少女

    岛国,学园都市——

    “我回来玩儿啦~”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芙兰达忽然感受到从身后冰冰凉依偎搂抱上来的克劳恩皮丝幻影,给吓得不轻。

    “你,你你你你不是在丹麦不知道搞什么吗?到了这种程度应该没有隐藏的必要了吧?结果,回来……不不不,结果还来我这里到底要做什么啊?”

    其实谈不上“还来”芙兰达这里,原本克劳恩皮丝为了预防万一自己在外活动的本尊身体和灵魂双双被灭,而留了一个“残机”在芙兰达体内,一念就可以将主意识转移过来。

    克劳恩皮丝认真答道:“雷蒂丽的身体已经失去产业最近还有‘冰箱’保存研究的预定,我不太想和学园都市硬扛呢,亚雷斯塔又没死。所以不来你这里去哪里啊?”

    芙兰达囧道:“那,现在正在丹麦搞的家伙是干吗的啊?”

    克劳恩皮丝笑道:“新闻已经out了,现在在英国,不过那个不是我,而是这个世界的十字教的审判和沸腾的人心孕育出来的怪物,最后大概会非常开心地协助毁灭世界吧,和我没关系,我过去所有锅正好都可以甩掉了。”

    芙兰达瞪大眼睛吐槽说:“喂,结果你刚才是不是轻松地将某个很可怕的事情随便带过了?!”

    “没关系,”克劳恩皮丝竖起大拇指,“这个世界不缺拯救世界的英雄。而那个芙兰皮丝也打不过我,实在不行就‘你’去收拾掉吧,麦野有收到学园都市委托不是吗?”

    “诶……有是有的。”

    芙兰达回想起来,在欧提努斯、上条当麻等脱离学园都市到丹麦后,每个Level5超能力者都收到了前去追击作战的自由委托。

    不过回应委托的只有一方通行和御坂美琴,之后杳无音信估计都失败了。

    麦野收到信息也和她们几女商议了这件事,不过听说除了空投到目的地后继续因追查搜索和战斗产生的费用不报销,就没了兴致。

    “难道要我去向麦野进言吗?”

    “不,不去就算了。你现在要去干什么?”

    “准备约朋友去看电影啊,在这场狂热消停前,我们几个主战暗部都要保持待命状态,虽然不限制外出活动但也没工作可做。”

    “那就去看电影呗。我也想换换脑筋了。”克劳恩皮丝说着,幻影就钻进了芙兰达体内。

    ……………………………………………………

    入夜,英国,伦敦,西敏寺——

    里面是魔法师的治疗时间,外面的美琴正在尝试修理A.A.A.,导致不论魔法还是机械都帮不上的当麻无所事事。

    可他与其说是放不下这里不如说是不知道去闲逛能做什么,外国语言不通,这时候也不能期待刚好碰上上次访英的熟人还能很好说话。

    “那,不妨整齐下情报怎么样?”帕莱从兜帽里爬到当麻肩上对着他耳边轻声说,“当麻你来这里的目的,阻止芙兰皮丝所言要毁灭世界的‘大魔王’这么害臊的话你肯定不会说的对吧。”

    “那肯定啊。我来这里只是发现茵蒂克丝的【项圈】从未被了断,不管右手触碰多少次都埋在她脑袋里,必须将这个让她隔三差五被当成工具人摆弄承受痛苦的东西了结掉。要是在此之上能保护好朋友们所喜欢的世界就是加分项目了。这件事帮了忙的欧提努斯要是也能记个功减轻些罪名也是好事一桩,不是吗。”

    “嘻嘻,这才像是上条当麻的风格呢,不过,这样一来你可别随便过问干涉政治方面的事情哦,如果你不想变成夏威夷那时的情况的话。”

    “阿,我会吸取教训的。但那并不构成不行动的理由,如果我看远了,可能就留意不到身边的人。”

    “喂,你这笨蛋能帮我看好这个吗!”美琴突然起身指着A.A.A.大喊。

    “哇啊,御坂怎么了?!”

    “虽然轴承能从别的武器上拆零件换上来用,不过导致重心和不同部位的承载力比例发生变化,不调试心里实在没底,总之我要去买些能代替的零件,你帮我看着。被当成金属垃圾回收掉就麻烦了。”

    “啊?哦。”

    “好的,交给你了。”

    美琴把困惑音当成了应答,径直走了。

    然后,当麻才发出为时已晚的话:“上条先生不觉得伦敦会贩卖武器零件还是这种次时代兵器等级的东西……大小姐这么没常识吗?”

    这时,辛西娅从里面走出来了。

    “哦,那个人怎么样了?”当麻忙问。

    “已经可以活动了,只要不接近马瑟斯,不论生活还是魔法都没有大碍吧。可不让马瑟斯主动解除或打倒马瑟斯,还是没法根除。”辛西娅答道。

    “呼,不是没办法解决,真是太好了。”当麻松口气后,试着提出要求,“那——”

    辛西娅伸出手表示拒绝一切要求:“对手是『黄金黎明』,他们以时速接近二百公里往北方跑了,我可不能拿我和我部下的性命去做那种赌注,而且刚刚让伦敦恢复稳定,要和表世界的政府交涉的事情也很多,没空理你。”

    然后她径直走了——以城市道路的车速上限。

    “喂!没人了吗!像高速列车一样跑我一个高中生要怎么追啊!就算设法搭便车甚至找专车都追不上啊!”当麻感到物理层面的障壁非常高大。

    不,就连假设的那些事也做不到,原本的交通工具指望不了修复,身边也没了翻译,异国他乡冷清的一角,少年是多么的寂寞难耐。

    于是,本瑟瑟发抖也绝不会有人责备的少年,跨立仰头高举双手,放声大喊:“好,出来吧,我的有缘人,让我看看哪个小伙伴能带我装逼带我飞!”他觉得自己在伦敦好歹有些熟人,即使因为立场问题大都不能求助,但即便不幸的他也总有运气好一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点的时候吧?

    虽然不值得骄傲,每当这种时候就说不定会有需要拯救或者身怀秘密的少女蹦出来,给他带来更大的麻烦。

    (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