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游戏竞技 >美漫丧钟 > 第2330章概念对战
    “”

    “”

    死侍和**相顾无言,那红黑面罩上的小眼睛快速眨动着,对视只是短短一瞬,却胜却人间无数。

    韦德丢掉了猴毛,无语道:“算你运气好,我现在是动物保护主义者,还要争取PG13的电影分级,要不然你这么调皮的猴子我肯定要把你的毛拔光,然后做成假发。”

    “我是猩猩,你不能用猴子这种称呼来侮辱我。”**抱住了丧钟的大腿,一脸义正言辞:“我要是叫你猴子,你会高兴吗?”

    “这样啊”死侍歪着头思考了一下,像是回忆了什么:“确实呢,这么说来是我的不对,下次我也给你介绍几个母猩猩吧,我听观众朋友们说你最喜欢美女了。”

    “什么观众啊?!这个世界就没有正常人吗?!啊!!!”

    **捂着头转身跑掉,跳上飘在一旁的斗篷,就像是躲避空袭那样趴着不动了。

    “别扯淡了,用你的mP3吧,你不就等着我这句话吗?”苏明捂住了脸,用力揉了揉鼻子,他感觉耐心在下降。

    把死侍找来还没拿幽灵怎么样呢,自己就有些要发狂了。

    “嘿嘿,那我就用了啊。”

    就像是苏明说的那样,死侍就等这句话呢,过去每次表哥都不让他用那mp3,还大声吼他,好委屈的说。

    这回不一样了,奉命行事,雇佣兵就该这么专业啊。

    他那小手从裤兜里掏出mp3打开外放,咔地往腰带上一别,那《take me try roads》的前奏声就在四处都是绿光的环境中缓缓响起。

    韦德清了一下嗓子,摘掉了头罩,深情地看着幽灵酝酿情绪。

    眨眼,飞吻,开唱。

    “简直是天堂~西弗吉尼亚。”

    “呕”

    光是开头的第一句歌词,死死盯着死侍想要观察他的幽灵就干呕了一下,绿帽子神想要转过头不看,然而那令人作呕的声音钻进他的耳朵,从大脑内部死死抓住了他的两颗眼球,让他无法躲闪。

    “蓝岭山脉? 仙纳度河。”

    死侍载歌载舞? 脸上满是他自认为的‘魅力笑容’,一步步随着节拍走向幽灵? 如同走在回家的乡村路上。

    他的特种战靴在地面上摩擦? 摩擦,就像魔鬼的步伐。

    苏明把身边科里根警官的脸扭向自己? 严肃地说:“闭眼不要看,捂住耳朵不要听? 这乡村路可不会带你回家? 只会送你去‘伟大彼岸的快乐老家’。”

    警探苦笑了一声,连嘴里的烟都吓掉了,他捂住了耳朵,但是还能感觉到一股贱劲在四周弥漫? 空荡荡的胃里有什么在翻涌着? 一股股酸气涌上食道。

    他听从了丧钟的劝告,蹲下来抱头蹲防:“这简直就是《屠村路》啊,怎么会有人唱歌这么难听?”

    “我表弟有肺癌,咽喉癌,气管癌? 口腔癌,鼻腔癌? 整条发声通道都跟发霉的下水管一样,你觉得他能唱好歌?”苏明叹了口气? 让绞杀用触手把**和警探的耳朵都堵严实,忧郁道:“我过去不让他播放音乐? 就是怕他兴头上来了开腔啊”

    “古老的生命? 比树龄更久远。”

    韦德则不觉得自己的歌声有问题? 更不觉得自己的表演有哪里存在缺陷,他那腐烂得嘴唇就像是肥蛆一样扭了扭,满是溃疡的舌头推出了一块黏痰吐到一边。

    “嗬,呸!比群山年轻,像和风一样慢慢生长。”

    他的嘴皮子很利索,做点小动作并不妨碍他同时朝幽灵发射了一个wink,双手还在胸前比了个心。

    反观戴绿帽子的那位,依旧在和‘也许存在的恶心概念’对抗,并因此在半空中全身僵直,随着音乐缓缓落地。

    那些被被复仇情绪影响的魔兽们此时也脱离了幽灵的控制,面对这种恐怖的气息不断呕吐着,作鸟兽散。

    魔兽们都在看到死侍的脸后吐了,它们吐出来的那些东西形成了一座座黄绿色的喷泉,淅沥沥地落地后又形成了小河,引发了连锁反应,被和它们战斗的唐娜一行人看见,嗅到。

    于是,参加战斗的人里除了哈莉之外,其他人全吐了。

    哈莉的情况就不能说是不是正常了,因为她不光不觉得恶心,反而还一脸高兴的样子,一边走回丧钟身边,一边用双手给表弟轻轻打着拍子。

    得到了鼓励的死侍更加来劲了,他表演得越发卖力,他开始绕着幽灵跳舞,把他当作钢管那样,抬起大腿在对方腿上摩擦。

    蹭蹭蹭,蹭出火花,蹭出性感。

    “咯咯你表弟真是有趣。”哈莉也笑着抱住丧钟的胳膊用脸蹭蹭:“你也许应该送他去参加美国达人?到时候如果全国看电视的人都吐了,我们就可以趁机抢银行玩了。”

    苏明揉揉哈莉的脑袋,叹了口气:“不,一般情况下我不会使用这种级别的杀伤性战术,要知道现在这个年代,看电视的很多都是老人或者孩子,我不是杀人狂。”

    “嘻,你真好,动物进行杀戮的时候都会选择猎杀那些老幼的猎物,而只猎杀强者才是人性的表现,我喜欢。”

    她把脑袋靠在丧钟肩上,美滋滋地欣赏起了剧目。

    是的,她并不是因为听到歌而开心,而是因为超级英雄们都在听歌看表演时吐了,她觉得这场面很有趣,就像是一场诡异荒诞的滑稽戏,眼前归来的英雄们和远方逃走的怪物们都吐得像喷泉一样,何其壮观?

    “乡村路,带我回家,带我落叶归根,西弗吉尼亚,山峦妈妈”

    唱到歌曲**处,死侍已经像是猴子那样爬上了幽灵的身体,那巨人般的上帝之怒此时更像一具泥塑,那大嘴就像是龙头,绿色的发光液体,也不知道是什么,就如瀑布般从他嘴里涌出,飞流直下。

    打湿了幽灵他的披风,他的脚面,他的绿短裤。

    韦德还闭着眼睛,一遍遍在幽灵的耳边放声歌唱,最后,他还从对方肩膀上起跳,空中转体的同时朝那苍白的脸上放了个屁,作为最终一击。

    “轰!”

    也许这就是压倒骆驼得最后一根稻草,从一开始陷入僵直,幽灵就没有脱离过那种恶心感的掌控。

    上帝之怒跪倒在地,两行绿色的血泪从他的眼眶中流出,他已经完全崩溃了,此时满脑子都是死侍那不可名状的面容,催魂夺魄的歌声。

    什么复仇?什么公正?什么命中注定?

    那些都不重要了,他现在只想好好活下去,也许是去乡下,逃出那条恶心的乡村路,再也不回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