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武侠修真 >唯我斩天 > 第122章救人者万无言!

第122章救人者万无言!

    因未知原因,今天搜狗突然无法搜索到本站,请各位书友牢记本站域名(燃文小说)找到回家的路!</p>

    您可以在百度里搜索“唯我斩天燃文小说()”查找最新章节!

    大殿室内墨黑的柱子上凶兽图案雕刻,万邪尘话语一落,室内再次安静。

    “哈哈哈!”随后殷长眠又大笑起来,振奋道:“魔主有眼,派来真魔之子拯救我宗,有了万邪尘,我宗必定崛起,甚至还有望实现修真界前所未有的统一!”

    其他几人也都激动起来,然后随着殷长眠一起跪拜下来,双手交叉在胸前,开始虔诚的祈祷起来。

    “统一......”万邪尘忽然心中一动,双眼变得明亮。

    殷长眠的话倒是提醒了万邪尘,他也正在想,要如何才能让人相信他们所在的世界才是镜子世界,是被大能开辟的世界,不是真正的世界,可他却想不到好的办法。

    因为此界之人从古至今都是生活在这里,这里的一切都是那么的真实,一时间想要让人相信此界是被大能之士造成的,几乎不可能。

    “或许......这是一个办法!”万邪尘沉吟起来,觉得想要在外界之修入侵的时候有挣扎的可能,那么统一修真界不失为一个方法。

    随后几人站立起来,殷长眠神色一正,看向万邪尘,更是抱拳对着万邪尘一拜。

    “师兄这是何意?”万邪尘一惊,连忙抱拳。

    殷长眠罢了罢手,笑道:“你如今拥有分身这种逆道之术,也就是说,我墨魇宗如今相当于有两个惊世骇俗的骄子,所以,从现在起,你便是我墨魇宗的真魔之子,身份地位,至高无上!”

    “宗门的一切资源任你使用,所有修士,包括我在内,任你差遣,你的话,便是命令!”

    闻言,万邪尘身躯一震,连忙道:“师兄,万万不可!”

    殷长眠伸手打断了万邪尘,说道:“我意已决,无须多说!”

    接着殷长眠再次对着万邪尘一拜,正色道:“拜见真魔之子!”

    “我等拜见真魔之子!”其余几人也跟着殷长眠对着万邪尘深深一拜。

    见到眼前这一幕,万邪尘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也不再推脱,心中有了决意!

    那么,统一修真界,就从现在开始!

    万邪尘说道:“大家不必多礼,以后你们还是叫我师弟吧!”

    “遵命!”

    殷长眠几人又接着抱拳,齐声回应,让万邪尘一脸苦笑,万邪尘可以看出,一旦被他们认同,他自己说的话真的就是命令了。

    万邪尘神色中有了肃然,说道:“大家请先退下,我有事要和殷长眠师兄相淡。”

    “我等告退。”大长老和宗主仲威他们立刻毕恭毕敬的离开了室内。

    “师弟有何事尽管道来,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殷长眠一脸微笑,发自内心。

    “师兄言重了。”万邪尘脸上忽然有了一抹紧张,再次吸了一口气,问道:“不知师兄可认识镇邪宗的万无言?”

    听到‘万无言’这三个字,殷长眠身躯一震,心中猛地一惊,随后看向万邪尘的目光瞬间锐利起来。

    殷长眠也是活了几百岁的人了,从万邪尘说出万无言的名字时,他立刻就将万邪尘和万无言联系起来。

    万邪尘来自蜀国,万无言同样是蜀国人,如此殷长眠才会心神震动起来,立刻开口询问。

    “你和万无言是何关系?”

    “家父正是万无言!”万邪尘神色有了激动,很显然殷长眠知道万无言的。

    “哦?”殷长眠脸上有诧异,随后殷长眠神色凝重的看了万邪尘半响,说道:“告诉我,你爹怎么了?”

    万邪尘微微点头,和殷长眠走出室内,来到一处小殿,坐了下来,然后便将他家的情况从他记事开始,详细的和殷长眠讲述了一遍......

    ......

    许久,万邪尘终于说完,不过殷长眠的眉头却越皱越紧,甚至眼中还有不可思议之色存在。

    “怎么会这样......难怪这二十多年来都不曾有他的消息!”殷长眠有些失神,若非说出此话的是万邪尘,他必定不会相信。

    “还请师兄能够告诉我有关我爹的一切!”万邪尘站了起来,对着殷长眠认真一拜。

    殷长眠叹息一声,说道:“你随我来。”

    墨文阁位于魔种峰群殿的中央区域,是墨魇宗的机密典籍之所在,这里放置着宗门最高情报机密,四方布置阵法,更有修为高强的墨魇宗修士日夜轮班值守,而且只有宗门高层才有资格进入,是墨魇宗的重地之一。

    来到墨文阁大门前,坐着两位黑袍修士,见到殷长眠带着万邪尘来,而且立刻起身对着殷长眠一拜。

    “拜见老祖,拜见少祖!”

    殷长眠微微点头,万邪尘听到二人这样称呼自己,眼中若有所思,也在点头回应。

    从修为波动上来看,这二人修为在婴变期以上,让万邪尘暗自咂舌。

    墨文阁主要以黑石建造,墙体上不时会有光芒闪烁,至于大门,有两三人高大,是一道黑色的帘子。

    只是,这道帘子并非实质,而是由密密麻麻的符文构成,若不细看,看不出来。

    殷长眠大袖一甩,黑帘消失,露出一条长长的通道,其内墙壁上挂着灵灯,只不过,因为墙体是黑色,使得通道看着有些阴沉。

    万邪尘跟随着殷长眠进入了墨文阁,其内存在无数黑石柜,每个石柜都很高大,被阵法覆盖,有字符标记,排列有序。

    二人没有在一楼停留,而是顺着楼梯走上了二楼。

    二楼和底楼差不多,只是石柜少了许多。

    来到其中一个石柜前面,万邪尘可以看到石柜正上方贴着一块牌子,其上刻着几个字。

    镇邪宗修士秘案!

    殷长眠伸手往其中一个格子点了几下,被点中的格子立刻光芒一闪,如同抽屉被拉出一般,一本厚厚的硬壳黑色大书被石柜吐出。

    将书拿在手中,殷长眠看了半响,然后将书递给了万邪尘。

    书面很简洁,只有三个字,万无言,可看在万邪尘眼里,却让万邪尘此刻全身都震颤了。

    万邪尘颤抖着双手,慢慢抬起,心中无比复杂,然后小心翼翼的将书接了过来,看了良久之后,才缓缓打开。

    万无言,生于蜀国为数不多的修真家族之一,万家,乃是万家第八代,从小在镇邪宗修行。

    万无言同样继承了其家族卓越的天资,十二岁便进入镜子世界筑基归来,十八岁结丹,三十岁化婴,四十六岁便成为了婴变期高手!

    七十岁婴成,成为了修真史上婴成时间第二短的修士,轰动整个修真界!

    万无言百岁大寿之日,与归灵宗女修张佳雪结为道侣,双喜临门,一时间成为了修真界的一段佳话。

    此书上所记载的内容极为详细,包括万无言的性格,喜好,擅长的术法,主修何种功法等等都有记载。

    哪怕是万邪尘的朋友,做过的事迹,参加过什么历练,取得了什么成绩,这些全都有记载。

    就算万无言是怎么和张佳雪结识到相爱,最后结为道侣的过程都有记录......

    与其说这是一份万无言的个人资料,倒不如说这是万无言的一部成长史!

    万邪尘不知何时盘膝坐在了地上,殷长眠没有打扰万邪尘,而是走开,到不远处的座椅坐下,闭目养神。

    万邪尘慢慢的翻阅着书籍,脸上时而微笑,露出自豪,时而抿嘴,一脸羞涩,有时皱眉,有了厌恶,有时还会看向远处打坐的殷长眠,脸上露出古怪。

    不过,到了最后,万邪尘双眼不知何时盈眶了,两道晶莹剔透的泪痕随着他的脸颊滑落,滴在了他手中的书上,他此刻翻到的最后一页!

    最后一页没有文字,只有一张画像,画像是被法术烙印,栩栩如生,和真人没有区别!

    画像是一个青年,神色威武,皮肤略黑,国字脸,看着有一股亲和力,面相和善,脸上挂着谈谈的笑容。

    正是万无言以前的模样,万邪尘从未见过的样貌!

    “爹!”万邪尘牙齿紧要,轻轻用手抚摸着他爹的画像,哽咽着,眼中的泪水更多了。

    远处的殷长眠睁开眼睛,看了一眼万邪尘,叹息连连,微微摇头。

    许久,万邪尘想起了当初他爹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男儿有泪不轻弹”,于是用衣袖拭去眼泪,站了起来。

    万邪尘拿着书走到殷长眠的身前,说道:“师兄,这本书可以给我吗?”

    殷长眠笑道:“整个宗门如今都是你的,更何况是一本书!”

    万邪尘将书珍爱的收了起来,对着殷长眠恭敬一拜,然后坐在了殷长眠身旁。

    “当年你爹在修真界是出了名的大好人,无论是正道还是我们黑道,都受过他的恩惠!”殷长眠眼中露出追忆,接着开口。

    “他曾在成婴之时,去了凡俗,为凡人修建水坝,解救过万人,他也曾深入远古森林,驱散兽群,让小宗门免受灭顶之灾......”

    “你爹是一个好人啊!”

    殷长眠一脸感慨,万邪尘听着心中也很自豪,只不过这话被殷长眠说出来,万邪尘却觉得好奇怪。

    见到万邪尘古怪的表情,殷长眠干咳两声,有些尴尬的笑了笑。

    而万邪尘之所以会觉得奇怪,那是因为他刚才在书上看了一句话。

    杀人者殷长眠,救人者万无言!

    唯我斩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