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990章无声的厮杀
    听到左元魁这般说,我心头不免一跳,一个疑问浮上了心头,李半仙能不能是这左家的对手呢

    一个是江湖新秀,一个人是纵横江湖几十年的老江湖,那左元魁更是深不可测,老李的年纪连那左元魁的一半都没有,这经验和阅历上自然也是比不得的。

    我感觉对方就是埋伏了一个圈套,等着我们往里面钻呢。

    不光是我有些担忧,一旁的薛小七和花和尚也都看向了李半仙,满满的担忧。

    最终还是沉不住气的花和尚问道:“如果我们这边输了呢”

    一说起这事儿,那左元魁咧开嘴,笑了笑,说道:“如果你们输了,这事情很简单,我们左家也不要你们的命,吴九阴自断三指,然后你们几个给我们左家磕头赔罪,从此见到我们左家的人,都要礼让三分,行跪拜大礼,然后远远的躲开,老夫也会将这件事情公之于众,让整个江湖知晓,你们觉得如何”

    我去,这下赌大了。

    我们要是赢了,左家任由我们处置,别说烧房子,就是将他们左家全都杀了,他们也没有任何意见。

    但是我们要是输了,只需我自断三指,磕头赔罪剩下的简直就是对我们几个人的侮辱。

    这事儿要是传出去了,我们哥几个儿还怎么在江湖上混

    众人全都深吸了一口气,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左家既然敢这样说,那就是他们有十足的把握能够赢的了李半仙。明面上我们是占了大便宜,实际上我们已经置身于险境,现在我们已经下不来台了,这场比试是比也得比,不必也得比。

    关键是这阴阳风水行当的事情,跟我们不是一个套路,我们给李半仙也帮不上什么忙。

    对方一家人全都是干这个的,即便是动什么手脚,我们有可能也察觉不出来。

    这下该如何是好

    沉吟了片刻,李半仙突然上前一步,沉声说道:“那好,就按照左老前辈说的做吧,我以豫北麻衣神相世家的身份来跟你们比。”

    “好,爽快”那左元魁拍了拍手,显得尤为兴奋,很快话锋一转,说道:“既然决定了,不过有句丑话咱们可要说在前头,你现在后悔还来得及,乖乖的滚出去,老夫就当你们没有来过,可是这赌注一旦开始,可是没有会头箭的。”

    “左老前辈,多说无益,咱们开始吧。”李半仙上前走了几步,直接走到了那个巨大的法台之前。

    我们三人都看向了李半仙,心里是满满的担忧,李半仙却沉着脸对着我们摆了摆手,示意我们不用担心。

    不知道李半仙哪里来的底气,难道是因为他在华山之巅得到了陈抟老祖先天图的缘故吗

    可是那先天图是陈抟老祖一辈子的心血,让李半仙短短数月的时间能够完全领悟贯通,我觉得有些不太可能,左元魁可是干了一辈子阴阳行当,无论是经验还是阅历上,都要比李半仙强了太多。

    李半仙万一输了,我自断三根手指倒是没有什么,可是这众位兄弟的脸面又将何存以后我们肯定在江湖上都抬不起头来,混了这么多年,可能今天一战,我们又要回到解放前了。

    看到老李站在那绘制着八卦图案的法台前,那左元魁便又重新坐回了太师椅上,朝着下面其中一个汉子一指,淡淡的说道:“小北,你先来跟这位麻衣神相的后人比划一下。”

    紧接着,便有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起身,有些跃跃欲试的说道:“好的,父亲,定不辱使命。”

    说着,那个叫做左北的家伙便站在了李半仙的对面,冲着老李嘿嘿一笑,说道:“李老哥,远来是客,你先请吧。”

    李半仙沉着一张脸,也不跟对方客气,直接从桌子上摸出了一枚铜钱,朝着那八卦图案上丢了过去,那枚铜钱滚动了两下,落在了一个方位之上。

    随后,左北也摸出了一枚铜钱,朝着八卦图案上丢了过去。

    两人在八卦图案上有铜钱龟骨等物排兵布阵,感觉就像是下棋博弈一般,看似轻松,其实里面危机四伏。

    一开始,他们将手中的铜钱、龟骨之物丢在八卦图案上的时候,看着并没有什么,可是两人一连抛出了十几枚铜钱或者龟骨之后,我就感觉有些不太对劲儿了。

    虽然对于这种风水八卦一类的东西我不太懂,但是还是稍稍有些了解的,基本上大部分的修行者都会多多少少有些涉猎。

    刚开始我能看懂一些眉目,可是后来,我就完全迷惑了,盯着八卦图案看了一会儿之后,就觉得脑子有些承受不住,那八卦图案上的图案好像在微微转动了,看的时间久了,就觉得眼前全都是旋转的图案,天、地、水、火、雷、山、风、泽,在这一张八卦图案上不断呈现出来,好似那千军万马不停的厮杀,你来我往,好不热闹,这八卦互相搭配可以得到六十四卦,万事万物,天地至理全部蕴含其中,若不是精通此道的人,别说跟人较量了,就是看到这张八卦图案也要头晕眼花。

    之前的十几分钟,两个人的动作动很快,不断的抛出铜钱,可是到了后来,两个人的脸色不免都有些艰难起来,随后,我看到两人都开始掐起了法诀,对面那个叫做左北的家伙甚至还配上了罡步,又过了一会儿,我再次盯着那八卦图案去看的时候,不由得大吃一惊,感觉那八卦图案好像是活了一般,每一个卦象都按照两个人的布置在快速的转动。

    在场的众人没有一个人发出声音,静静的看着这场无声的厮杀。

    又过了几分钟之后,我再次看向左北的时候,发现这小子憋的一脸通红,身子也有些微微摇晃,感觉有些撑不住了,而李半仙虽然看上去淡定,但是额头上也见了汗。

    而就在此时,突然又有一个人站了起来,朝着这法台之前走了过来,来人应该也是左元魁的儿子,应该叫左男,站在了法台的一侧,开始掐起了法决。

    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