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966章不杀你的理由

第1966章不杀你的理由

    看到我这般如同恶魔的样子,其余的人纷纷丢掉了手中的旗子,转身便想要逃跑,就连向其发和向天明父子,也不敢在此处逗留,惊恐的看了我一眼之后,也转身朝着远处逃去。

    便是这一愣神儿的功夫,刚刚被我吸过来的那几个人顿时能量快速的被我抽干,挫骨扬灰。

    然后,我将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的力量再次爆发了一出来,朝着那些逃跑的人蔓延了过去,那些原本还在逃跑的人,在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的蔓延过去之后,顿时一个个便如陷入了泥潭藻泽之中,速度在一瞬间就降了下来。

    然而,随着我不断加大力量的输入,那些奔逃的人不光是不能往前挪动了,而且身子还在倒退。

    这是一种力量的较量,但是他们却无法抗衡,随着时间的推移,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的力量会越来越强大,但是对方灵力却无时不刻不在被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所吞噬。

    过了大约有几分钟之后,我虚空一抓,顿时便又有五六个人被我吸了过来,这一次,那些被我吸过来的,能量被吞噬的更快,我就眼睁睁的看着他们的皮肤衰老,牙齿掉光,头发花白,最后化作了一团飞灰,连渣渣都没有剩下。

    剩下的那几个人,包括向天明和向其发父子二人,都在歇斯底里惊恐的大叫着,有些直接就趴在了地上,抱住了地上的石头或者大树,痛哭流涕,哀嚎不已,求着我放过他,饶了他一命。

    可能吗?

    我要不杀了他们,刚才死的那一个肯定就是我,江湖就是这么残酷。

    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了。

    很快,向天明的其余几个手下也被我给吸了过来,如法炮制,全都化作了飞灰。

    然后就是还在苦苦挣扎着的向天明和向其发父子,向天明死死的抓住了向其发,然后冲着我大声求饶道:“吴九阴……你别杀我儿子,让我做什么都可以……求求你不要杀我儿子,有什么事情全都冲我来……”

    说这话的时候,我发现向其发的眼睛通红,甚至都流出了悔恨的泪水。

    一关道虽然是华夏第一大的邪教,但是邪教之中也并不完全都是坏人,他们也有感情,也有父母,也有子孙,跟普通人没有什么两样。

    如今他们都要死了,一个父亲愿意将所有的责任都承担下来。

    向其发坑了他爹,然而,他却要将所有的责任都背负下来。

    看到向天明如此,我突然想到了自己的父亲,却不知道为什么,突然间就有些心软了下来。

    我依旧没有停下来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再次虚空一抓,双手一边一个,父子二人分别落在了我的手中,稍稍将那股强大的吞噬之力放缓了一些。

    “向天明,我可以不杀你们父子,不过你必须给我一个不杀你的理由……”我沉声道。

    “你想要什么?我有钱……有的是钱,我全都给你……”向天明连忙道。

    “向舵主觉得我是缺钱的人么?。”我道。

    “那你要什么?我儿子还从闽省各地掳来了很多美女,也可以全都给你……”

    那向天明完全被吓的神经错乱了,什么话都敢往外说。

    “这些我都不需要,你只需要告诉我那白弥勒藏身于何处,只要你告诉我,你父子二人都可以不死。”我沉声道。

    那向天明的身子一抖,眼神显得有些慌乱,紧接着便摇头道:“这……这个我真不知道,我只不过是一关道几百个分舵中的一个小舵主,我哪里会知道这么重要的事情,估计就是四大长老,也不一定知道,你问这个问题不是难为我么……”

    “那好啊,既然你不知道,那就没有什么可以交换的条件喽。”我的手一紧,那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再次疯狂运转了起来。

    “爸……爸……我不想死啊……救我……救救我。”向其发再次大声喊道。

    “等等……虽然我不知道总舵主藏身于何处,但是我还知道一件不确切的消息,我听说总舵主已经跟那个拥有鼎炉之命的身体契合的差不多了,不出半年便可出关……我就知道这么多了……”向天明忙不迭的说道。

    这个消息我也知道一些,向天明等于什么都没有说,当下我继续催动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直接将他们父子二人身上的能量和修为大部分都抽干了,两个人都变成了小老头一般,被我丢在了地上。

    我并没有杀他们,却也说不上为什么,不过不杀他们留着还是有用的,将他们交给特调组,或许还能问出一些什么,这个向天明肯定知道闽省其它地方的一关道的位置,就让特调组的人审讯一番,也能端掉一关道几处分舵的人马。

    落在特调组的手中,他们除了挨枪子儿之外,就只有去神龙岛蹲大狱了,这估计比杀了他们都难受。

    这般想着,我便将这奄奄一息的父子二人提了起来,朝着水泥厂的位置快步而行,往前走了一段距离之后,突然间正前方走来了一拨人马,全都穿着黑色的中山装,他们的身后还跟着一群荷枪实弹的武警战士,迎面朝着我这边走来。

    一看到他们,我就知道是李战峰通知的人马过来了。

    看到这些人走来,我的脚步并没有停下,迎着他们而去,当先的几个特调组的人朝着我走了过来,其中一个四十多岁的汉子提着一把剑,来到了我的前面,一拱手说道:“你好,是九爷吗?”

    “我是吴九阴。”说着,我便将向天明和向其发父子二人给丢在了地上,紧接着又道:“这是闽东分舵的向天明和向其发父子,我给你们留了两个活口。”

    “多谢九爷,在下叫王平,乃是闽省特调组的负责人,是李局长通知我过来拿人的。”

    那王平客气的说着,跟身边的两个人使了一个眼色,紧接着便有人上来,将那向天明和向其发父子用捆仙绳给绑了,拉到了后面。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