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915章又是你
    我蹲守在草丛的后面,观察着前方不远处的战局,手心里死死的握着剑魂,寻找着能够一击必杀的机会,眼睛在蓬提瓦和白虎长老之间游移不定。

    现在的情况对陈青蒽和她爷爷陈玄青极为不利。

    我说在外面怎么没有他们爷俩,原来他们两个人一早就蹲守在了陈抟老祖的埋骨之处等待,他们早就料到了一关道的人会对陈抟老祖的灵骨不利,所以便守在了最为关键的地方。

    我也就纳闷了,难道这华山之上,除了掌教和华山四老之外,就没有更加厉害的隐世高手存在了吗

    比如像是龙虎山的斗尸,亦或者像是冲灵真人那样地仙的存在

    现在也不是计较这些的时候,一会儿的功夫,对方的拼杀便陷入了一种胶着的状态,陈玄青老爷子很危险了。

    陡然间,那白虎长老一记重刀狠狠的砍向了陈玄青老爷子,陈玄青手中的长剑金芒一闪,堪堪架住了白虎长老的重刀,而这时候,身边的一个黑巫僧突然朝着一挥手,有两个鬼降出现在了陈玄青的两侧,朝着他身上撞了过去,陈玄青大惊失色,连忙收剑后撤,就在这时候,白虎长老突然飞起了一脚,一下踹在了白虎长老的胸口,将其给踢飞了出去。

    陈玄青的身子狠狠的撞在了那陈抟老祖的墓碑之上,轰然一声巨响,那墓碑之上竟然撞出了几道细小的裂痕出来。

    但见那陈玄青脸色铁青,嘴角已经流淌出了一丝血线,显然是受了一些内伤,不过陈玄青老爷子只是微微一顿,随后便再次站了起来,只是当陈玄青刚刚起身,那白虎长老便到了陈玄青的身边,一记重刀再次朝着陈玄青的身上抡了过去。

    “爷爷”正在跟蓬提瓦拼杀的陈青蒽惊呼了一声,手中的玄铁剑一甩,便有一团冒着火星子的彼岸花朝着白虎长老这边打来。

    正在跟那蓬提瓦拼杀的陈青蒽,由于担心爷爷的安危,不得不暂时退身出来,先护住老爷子的性命。

    可是高手之间拼斗,容不得半分马虎,况且陈青蒽的修为本就不如那蓬提瓦,只要一分神,立刻就能被蓬提瓦抓住破绽。

    当陈青蒽朝着白虎长老甩出一剑彼岸花火的时候,正好就被蓬提瓦抓住了机会,那蓬提瓦手中的长鞭一抖,一下便缠住了陈青蒽那柔软的腰肢,直接将陈青蒽朝着自己这边拉扯了过来。

    “小美人,你是我的了哈哈”那蓬提瓦大笑了一声,伸手便要将陈青蒽搂在怀里。

    大爷的,小爷的女人岂容他人染指

    这时候,我终于是按耐不住了,趁着那蓬提瓦将注意力全都集中在了陈青蒽的身上的时候,我立刻便催动了迷踪八步,几乎就用了三分之一秒钟的时间,便到蓬提瓦的身边,然后一剑朝着那蓬提瓦的后心刺了过去。

    蓬提瓦这般的高手,警觉性还是十分高的,在我一动身的那刹那间,便感受到了周围炁场的波动,虽然是避无可避的情况,蓬提瓦在千钧一发之际,还是晃动了一下身形,我手中的剑魂一下就扎在了他的身上,穿体而过。

    “噗呲”一声响,我明显的感觉了手中的剑魂炸穿了血肉的那种顿挫感。

    得手了

    不过我都没有看清楚我这一剑是扎在了蓬提瓦的什么部位,顿时就感觉到一阵儿腥风铺面,煞气滚滚,当下我连忙收了剑魂,顺势一把抓住了陈青蒽的胳膊,朝着数米之外闪身而去。

    我这边刚刚站稳脚跟,就看到了一根浑身冒着煞气的棍子从我刚才站立的地方一闪而过,然后砸在了一块石头上,又重新落回了一个人的手中。

    那人不是别人,正是袁朝晨,他就站在不远处,一脸阴笑的看着我。

    这小子什么时候也进来了

    “小九哥”被我抓住胳膊的陈青蒽突然喊了我一声,让我从那袁朝晨的身上收回了目光,转儿看向了身边的陈青蒽,这妹子原本一脸寒霜,在看到我之后,瞬间就融化掉了,我看到她中含泪,梨花带雨一般,我抓着她的胳膊,她却用一只有些冰冷的手握住了我的手,握的紧紧的,此刻的她,激动的有些微微发抖,很显然,她肯定不知道我来到了这里。

    “青蒽妹子,我来救你了,有我在,任何人都别想伤害你。”我沉声说道。

    陈青蒽冲着我重重的点了点头,眼泪终于忍不住的滚落下来,可是她紧接着又道:“小九哥你不该来这里的不该来”

    “刀山火海,为了你我也要闯一闯,死了也绝无怨言,青蒽妹子,你还怪我吗”我看向了陈青蒽道。

    陈青蒽只是摇头,眼泪不停的落了下来,这个在外人面前冷若冰霜、有着绝世容颜的女子,总是给人展现出自己最坚强的一面,可是今时今日,她却在我面前哭了出来,变成了一个小女人一般。

    其实我心里很清楚,她并不是因为我突然出现救她而眼泪婆娑,而是因为长久以来的委屈和一种说不出来的苦楚,在她看到我之后,一下全都爆发了出来,我亏欠她的太多了,我明明知道她对我有意,而我却在她的面前抱住了另外一个女人,当时的她却只能转身默默离去,眼泪横流。

    看到陈青蒽流下眼泪的样子,让我一阵儿心疼。

    而此时,我的突然出现,便让对方再次如临大敌一般,就连白虎长老也退了出去,将我们三人堵在了陈抟老祖的墓碑之前。

    我看向了蓬提瓦,此时蓬提瓦还活着,只是腰部被我一剑给扎穿了血流不止,他一边捂着还在不断流血的伤口一边恶狠狠的看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道:“又是你又是你我今天一定要杀了你”

    要不是刚才蓬提瓦在关键时刻躲了一下,那我手中的剑魂这会儿已经扎穿了他的心脏,早就没命了。

    “不错,又是我,今天不是你们弄死我,就是我弄死你们”我阴沉沉的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