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884章生门开路
    此时,众人都开始有些紧张兮兮起来,我们都知道老李这是在想办法破阵,但是却不知道他怎么破。

    眼下,丢出去的那块石头没有任何反应,我们等候了片刻之后,老李便跟我们说道:“法阵乃是奇门遁甲之术,所谓的“奇门遁甲”,便是“奇”“门”“遁甲”三个概念组成,“奇”就是乙丙丁三奇;“门”就是休、生、伤、杜、景、惊、死,开八门;“遁”就是隐藏,“甲”是六甲。奇门遁的占测主要分为天、门地三盘,象征三才,天盘的九宫有九星,中盘有八宫,地盘的八宫代表八个方位,静止不动;法阵便需要这些复杂的元素集合在一起,形成一种千变万化,虚虚实实的所在,只要通过奇门遁甲之术逆向推演,找到生门,咱们就可以进去,但是想要破了这个法阵,则非常麻烦了,必须要找到阵眼所在之处才行。”

    众人都听的有些云山雾罩,花和尚更是摸了摸自己的脑门,颇有些不耐烦的说道:“我说老李,你别老拿你那文夫子的那套理论来忽悠我们,我们也听不明白,你只需要告诉我们怎么进去就行。”

    “不好办啊,这法阵真是太过玄妙了,比上一次我和小九遇到的那个九冥幽杀阵还要复杂,如果是我来破阵的话,起码需要三天的时间才能研究出一些眉目出来。”老李叹息了一声说道。

    “三天”我大吃了一惊,忙道:“老李,你不会再跟我开玩笑吧,三天的时间,别说华山派了,就是大闹天宫也早该完事了,我还着急去救人呢,你现在有没有办法让我先进去,我等不及了。”

    现在陈青蒽生死未卜,我的脑海里一直浮现出她那张有些冷冷的俏脸来,我亏欠她的太多了,说什么我也不能让他被一关道的人斩杀,要不然我会愧疚一辈子的。

    但是我看到李可欣的时候,陈青蒽全都看在了眼里,伤心离去之时,还没有忘记给我留下了人皮面具,许久都没有见到她了,我没想到她竟然遭了这样的大难。

    李半仙转过了身来,看向了众人,最后的目光又落在了我的身上,然后沉声说道:“如果非要进去,也不是没有办法,但是能不能出来,我就不知道了,你确定要进去”

    “我肯定要去。”我斩钉截铁的说道。

    不过顿了一下,我又看向了身后的众人,说道:“这一次凶险万分,我决定就我一个人去,你们谁都不要跟着,你们也不用担心我,我自有逃命的手段,即便是被困在法阵之中,也能够逃脱出来,就这么定了,谁也不要多言。”

    “你一个人去那是不可能的,起码有我跟着才行,要不然你不可能进去。”老李道。

    “那好,就咱们俩吧。”我断然道。

    “好了好了别啰嗦了,要去一起去,要死一起死,别墨迹,这里真不是浪费感情的时候,咱们兄弟一起,也好有个照应,大家伙说是不是”花和尚大咧咧的说道。

    这话一出口,众人纷纷点头称是,除了那些特调组的几个人除外,显得有些犹豫不决。

    我深吸了一口气,看向了众人道:“诸位兄弟,我吴九阴欠你们的,更欠这法阵之中一个女人好几条命,我不能不还,更不能不救她,既然诸位兄弟愿意往前,那就随我一起吧,大家伙互相照应,谁都不能有事儿,万一一会儿触动了什么机关,迫不得已的时候,我和小七哥会用风遁符送大家逃命出来。”

    众人纷纷点头,说没问题。

    然后,我又看向了那几个特调组的人,说道:“你们几个回去吧,跟章局长带句话,就说我们进入法阵了。”

    那些特调组的人自然知道这法阵的凶险,当下便有三个人二话不说,直接转头朝着原路折返。

    但是还有三个特调组的人留了下来,我看向了他们道:“你们怎么不走”

    “邪教作乱,这本就是我们特调组的职责所在,诸位江湖朋友都敢进入这法阵之中,为何我们不敢呢”其中一个四十来岁的汉子说道。

    “这位大哥叫什么”我问道。

    “我叫江洪亮,本就是这华山派的弟子,我身边的这两位是我的师兄弟,师门有难,我不能不管。”那人道。

    我说这么积极,原来此人是华山派的弟子,当下便道:“江兄,你这个朋友我吴九阴交定了,如果能够活着出来,咱们一起喝酒怎样”

    “好说好说”那江洪亮朝着我一拱手说道。

    随后,我便朝着李半仙使了一个眼色,此时,李半仙已经拿出来了一个稻草人,在那稻草人上贴了一张黄纸符,后背上贴了一个人的名字,便朝着前方一丢,口中喝念道:“灵宝天尊,安慰身形,草人为身,五脏玄冥,代为指路,斗转乾坤”

    咒语声一落,那草人突然就站了起来,朝着前面走了过去。

    这一招,我见李半仙用过,当初破那九冥幽杀阵的时候,便是这一招。

    用那纸人探路,即便是触动了法阵机关,也是那纸人代为受死,伤不到我们什么,这一招十分好用。

    其余的人都看着十分惊奇,尤其是那几个华山派的弟子。

    “刚才我连着试了六次,发现前面的路应该是生门,咱们从这里走进去试试,如果遇到凶险,咱们就原路返回来,再想其他的办法。”李半仙说着,便拿着罗盘,首先走到了前面。

    我紧随在老李的身后,朝着前面走去。

    大家伙尽量排成了一条直线,李半仙沿着那稻草人走过的地方走去,而我踩着李半仙的脚印前行,后面的人则踩着我的脚印走。

    说实话,听老李说这法阵多么恐怖,我莫名的还有些紧张,吓的连大气都不敢喘息。

    前面那草人带路,别看个头儿一点点,走动的速度却十分快,我们不加快了脚步跟着,眨眼间的功夫便走出了百米的距离,等我回头看的时候,顿时吓了我一跳。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