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1845第1843章蓝色的身影

1845第1843章蓝色的身影

    这会儿我也不知道说啥好了,当年和我花和尚和薛小七覆灭鲁东分舵的时候,直接将那鲁东分舵住的地下岛屿给摧毁了,趁着涨潮的时候,让海水倒灌了进来,整个鲁东分舵的人全军覆没,当时因为我们有避水珠的缘故,才能够逃出来,如果没有避水珠这样的神器,我们三个人肯定也要淹死在里面。书迷楼

    因为当时海水倒灌进来十分凶猛,而那地下岛屿的面积又很大,光是海水填满那个底下岛屿,估计要一个小时,在海水倒灌的这段时间,人是不可能出去的,因为压强太大,即便是有人在海水闭气一个小时,那找到出口游出去也要花好长一段时间,人早憋死了。

    修行者跟普通人不一样,除非是专门修行在水的本事,能够多呆一段时间,我的极限也是半个小时左右,真是难以想象,那苏啸天是怎么从那鲁东分舵逃出来的。

    难道那鲁东分舵还有什么应急的逃生出口?

    现在这些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苏啸天逃出来了,他现在要弄死我。

    “苏啸天,你别高兴的太早了,你们一关道的青龙和白虎长老等人都没有弄死我,那玄武长老也被我给杀了,凭你,别痴人做梦了。”我反唇相讥道。

    然而,那苏啸天却甚是得意,嘿嘿笑道:“吴九阴,你小子是煮熟的鸭子嘴硬,为了等待今天,老夫足足准备了好几年,这九冥幽杀阵是专门为你准备的,实话告诉你也无妨,这是一个绝杀阵,根本没有生门,算是长了翅膀也逃不出去,不信你大可以试试,你小子现在已经成了我们一关道的心头大患,今天我一定要杀了你。”

    “你这大话说过头了,虽然这法阵十分凶悍,但也不是无懈可击,容我仔细推演一番,肯定能找到破解之法。”李半仙也道。

    那苏啸天声音陡然一转,对李半仙道:“豫北麻衣神相的李半仙,老夫知道你们麻衣神相家对于法阵无精通,可是那又怎样,绝杀阵是绝杀阵,老夫搜罗了许久,准备了几年才搞出来的法阵,岂是你说破能破的,即便是你能破,你觉得你还有时间吗?”

    顿了一下,那苏啸天再次得意的说道:“李半仙啊,真是太可惜了,其实老夫并不想杀你,跟你无冤无仇,也没有要杀你的理由,怪怪你跟吴九阴这个灾星在一起,只能陪着他一起路了。不过,你还有活命的机会,你这会儿若是能杀了吴九阴,那老夫便放你一条生路如何?”

    这老小子太坏了,都这时候了还挑拨离间,我跟老李什么关系,那可是过命的交情,生死与共,他说这话是一点儿用处都没有。

    果真,李半仙随后便大骂道:“老贼,你得意太早了,等老夫破阵之后,定在你家祖坟布置个风水煞局,让你们苏家断子绝孙。”

    “你没机会了。”苏啸天阴沉沉的说道。

    随后,那苏啸天便没了动静。

    这般一停下来,那些个独角雪霜便变的莫名的躁动起来,鼻子里不断的喷出白色的寒霜,喉咙里也发出了怪的动静,同时发出了一声闷吼,便朝着我们这边低着头狠狠的撞了过来。

    二师兄同时也咆哮了一声,迎面朝着几头独角雪霜猛然间撞了过去。

    在撞出去的同时,那二师兄还喷吐出了一口真火精元。

    毕竟这里的独角雪霜太多了一些,那从幽冥之地爬出来的怪物也不知道有多少,这一会儿的功法,我感觉又多了不少,导致周围的空气寒气逼人,即便是我用真气护身,也经不住冻得直打哆嗦。

    在二师兄动手的时候,我便举起了剑魂,施展出了玄天剑决那火龙惊天的招式,伴随着一声苍凉而雄浑的龙吟之声,一条紫色的火龙冲天而起,直接首尾相连,将我和李半仙护在了其,那些独角雪霜撞在了那紫色的火龙之,顿时腾了白烟,发出了一阵儿铁水浇灌在水的声响。

    那些独角雪霜像是发疯了一样朝着我们这边扑来,连着撞了几下,那条紫色的火龙将好几头独角雪霜给点燃了,不过那紫色的火龙被寒气所侵蚀,也变的是越来越淡。

    反观二师兄,冲入了那独角雪霜的包围之,横冲直撞,浑身火焰蒸腾,连着撞翻了好几头独角雪霜,还有些被它突出的真火精元之力给点燃了。

    即便是二师兄很凶猛,根本丝毫不畏惧这些怪物,可是也仅仅是杯水车薪,根本无力将源源不断从冰狱爬出来的独角雪霜全都抵挡住。

    而我祭出来的那条紫色的火龙,估计也坚持不了太长的时间。

    真是到了危机生命的时候,陡然间,我便想起了茅山掌教龙华真人送我的那三张金色的符箓,其实我身也没有三张了,只剩下一张,当时救杨帆的时候,我用了一张。

    这宝贝的金色符箓龙华真人也没有几张,弥足珍贵,用完了没有了,我是真不舍得用。

    一旦用了那张符箓,我和李半仙逃命肯定是没有问题。

    不管了,还是小命重要,这绝杀阵我们肯定是破不了的,只能再用一张金色符箓了。

    当下,趁着那金色的火龙和二师兄还能抵挡一阵儿的时候,我便快速的将那金色符箓从乾坤八宝囊里摸出了一张,连忙招呼了二师兄过来,同时也抓住了李半仙的胳膊,便要捏破那张金色的符箓,直接远遁数里之外,然后再杀个回马枪。

    然而,在这时候,朦朦胧胧之,有一道蓝色的身影从半空之快速的朝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紧接着便是一个熟悉的声音说道:“好孩子,快跟老姑奶奶走,这什么破阵,老姑奶奶带你出去。”

    我抬头仔细一看,顿时大吃了一惊,头顶飞过来的是一只超大号的蓝色画眉鸟,所过之处,那些不断用来的独角雪霜便被冻成了冰坨子,保持着一个往前冲的动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