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837章见过一面
    老李回头看了我一眼,就像是看一个傻子一样的看着我,无语的说道:“你是不是脑子被驴给踢了,像是白弥勒那样恐怖的存在,我卜算了十几次都不知道他在哪,还想拘他的魂,那不是找死吗”

    我哈哈一笑,也是跟老李逗闷子,想想也不太可能,我也能够看出来,这千里拘魂是需要很多媒介的,比如陈志鹏的衣服,可是即便是我找来了白弥勒的衣服,套在纸人身上,李半仙也不可能将白弥勒的魂魄给招过来,而且很有可能反被白弥勒给害了,毕竟是拥有十八世的修为,现如今人家已经是轮回了第十九世了。

    真是难以想象,这个世间怎么会有这般变态的人存在。

    老李用的这手段,对付普通人自然是没有什么问题,但若是稍微懂一些门道的人,估计就不太好使了。

    此时,那张德贵根本就不用我和老李教训,已经吓的惨无人色,缩成了一团。

    老李拿着罗盘,一路给我指明了方向,我开车开了大约有两个小时之后,终于在一个十分偏僻的山沟沟里面找到了陈志鹏。

    确切的说是找到了陈志鹏的车子。

    这小子开了一大众,连人带车,一同都掉进了沟里。

    估计是老李将他的魂儿从身上拘走了之后,车子失控,一下掉进了沟里。

    我停下了车子,跑到沟里一看,发现陈志鹏正趴在方向盘上,安全气囊全部弹出,人肯定是没啥事儿,车子也没有怎样。

    随后,我便将陈志鹏从车里拉了出来,丢进了我的车里,为了掩人耳目,我开着车就到了一个荒无人烟的地方,才将陈志鹏和那纸人从车里弄了下来,那张德贵紧跟着也下了车。

    老李又念了几句口诀,随后一指,那纸人便“轰”的一声燃烧了起来。

    等那纸人烧干净之后,一直躺在地上的陈志鹏便晃了晃脑袋,从地上坐了起来,然后有些茫然的朝着四周看了一眼,当他的目光落在的张德贵和我们两人身上的时候,眼眸之中顿时闪过了一抹无比惊慌的神色,也明白了是怎么一回事儿。

    此时,我也仔细打量起了面前的这个人,上上下下看了一遍,真的一点儿印象都没有,我真是很好奇,这个素未谋面的人,为什么要让张德贵杀我。

    这时候,那陈志鹏猛然间从地上翻身而起,然后二话不说,直接掉头就跑。

    这会儿了,他还能跑到哪里去,我连着两个迷踪八步闪身到了他的前面,堵住了他的去路,然后一把抓住了的脖子,将他整个人都丢飞了出去,狠狠的摔落在了地上,摔的那小子根本就爬不起来了。

    随后,我便到了那人的身边,用脚将他的身子翻了过来,一抖手,剑魂就祭了出来,抵在了他的胸口,阴沉沉的问道:“说,为什么要对我们动手,我们之前有什么仇怨吗”

    那家伙脾气还挺硬,只是阴沉着脸一句话也不说。

    我没有什么耐心,剑魂一抖,他的两根手指就飞了出去,陈志鹏发出了一声杀猪般的惨嚎,手上顿时血流如注,吓的一旁的张德贵脸色煞白。

    “说不说,不说我将你手指,脚趾一根根的斩下来,然后杀了喂狗。”我又道。

    陈志鹏疼的满脸都是冷汗,而我已经踩住了他另外一只手,作势要砍落下去,这时候,陈志鹏终于知道我是一个狠人了,说到做到,当下便求饶道:“大哥饶命我说。”

    我停下了手中的动作,然后看向了他。

    陈志鹏这才说道:“大哥,咱们好几年前见过一面”

    此话一出口,我顿时又愣了一下,再次盯着他看了两眼,发现还是不认识,便道:“见过我怎么没有印象了,咱们在哪见过”

    “那那还是在好几年前,你到我们赌场赌钱,一直都没有输过,后来您还将我们的赌场给砸了,当时我是那赌场里看场子的,您一脚就将我踢晕了过去,您不记得我也是正常的”陈志鹏说道。

    听到他这般说,我顿时想了过来,闹了半天是这么一回事儿,虽然我并不记得他是谁,不过我却知道是什么人在害我了,原来是鲁东的苏家。

    几年前我是来找鲁东分舵的麻烦的,当时并不知道鲁东分舵的下落,于是便找到了鲁东苏家来,顺便砸了他的场子,当时从鲁东苏家的苏尚鲁口中才知道了鲁东分舵的下落。

    李半仙这时候走上前来,有些担忧的看了我一眼。

    我知道他是在担心什么,是鲁东苏家在找我的麻烦,当时鲁东苏家的势力错综复杂,很不好弄,尤其是他们家老二苏炳义,是特调组西南局的扛把子,之前老李便提醒过我,这个人不能得罪死了。

    可是人家都杀上门来了,我总不能做缩头乌龟吧。

    我阴沉沉的看着陈志鹏,紧接着他又道:“那天您二位来北礁村找渔船出海,我正好从黑爷的场子回来了,在家里看看老婆孩子,一眼就认出了九爷,于是便将这事儿跟黑爷说了一下,黑爷便吩咐我暗中动手,然后才发生了后面的事情,请九爷饶我一命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

    说着,那陈志鹏便跪了下来,战战兢兢的说道。

    老李拉了我一把,说道:“小九,要不然这事儿就算了吧,苏家最近一段时间还是不要招惹的好。”

    然而我却摇了摇头,说道:“哪能就这么算了,我只要忍他一回,他便得寸进尺,变本加厉,必须将他打痛了才行。”

    老李知道的我脾气,便没有再劝。

    随后,我便跟那陈志鹏道:“走吧,带我去找你们黑爷,我不杀你。”

    陈志鹏脸上的肌肉抖了两下,显然有些不情愿,不过看我阴沉沉的脸,也没敢说什么,然后便起身跟我走上了车子。

    至于那张德贵,我就直接给放了,这小子完全什么都不知道,就是个傻叉,被人给坑了。

    不过我警告过了他,以后若是再敢做这种谋财害命的勾当,我定不饶他。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