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818章一口窝囊气
    正打算此处剑魂跟那苏炳义大干一场的时候,突然横生枝节,河面上快速的飘来了一只木筏,有人喝止住了苏炳义,听声音有些耳熟。

    那苏炳义的剑离着我还有一米左右的距离,陡然间就顿了下来,那剑气纵横,将我的头发都吹了起来,这家伙的修为不低,既然身为华青真人的师弟,又是西南局的总局长,跟我爷爷算是一个级别的大领导,这修为自然差不到哪里去。

    这一出手,我便觉得此人的修为应该跟那华青真人在伯仲之间。

    龙虎山由华青真人担任掌教,但是在朝堂之上的话语权应该都在这苏炳义的身上。

    如今龙虎山出了这么大的事情,这苏炳义肯定要来,哪知道我这么倒霉,一出门就碰上了他。

    如果跟苏炳义真刀真枪的干起来,我有把握能够胜了他,但是百招之内估计无法定输赢。

    木筏子上有几个老道踏水而来,我回头看去,但见来人我也认识,正是那龙虎山刑堂的刑堂七老之一至善真人。

    后面跟着的是几位龙虎山的长老,都是一大把年纪了。

    看到这几位老道过来,那苏炳义哪里还敢造次,连忙收了剑,一拱手,无比恭敬的说道:“至善师叔”

    那至善真人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看了一眼我脚下踩着的李易,便客气的说道:“吴家儿郎,这小子没有伤到你吧”

    “就他,还达不到伤我的地步。”我有些不屑的说道。

    苏炳义的脸色一下就黑了起来,怒声说道:“将我的人放了,你要不服气,老夫跟你拼斗一场,生死勿论”

    “放肆”那至善真人怒哼了一声说道:“华易,你还有没有将贫道放在眼里,到底还认不认我这个师叔贫道都让你住手了,你还要打,你是不是觉得你能耐了,要不然跟贫道过两招”

    原来那苏炳义的道号叫做华易,果真是跟华青真人一个辈分的,看到面前这至善真人动了真怒,那苏炳义顿时收敛了气息,毕恭毕敬的说道:“弟子不敢,师叔千万不要动怒,弟子知道错了,只是这小子欺人太甚,屡次三番与我作对,还曾戏耍于我,弟子咽不下这口恶气”

    说这话的时候,那苏炳义还朝着我瞪了一眼。

    那至善真人确是一声惨笑,笑罢,顿时又怒道:“贫道来问你,一关道和黑水圣灵教来攻打龙虎山的时候,你在哪里无数龙虎山的弟子被黑水圣灵教的人用机枪一扫一大片的时候,你又在哪里现在一关道和黑水圣灵教的人都逃了,你还过来干啥是要看看龙虎山有多惨吗”

    这话说的那苏炳义顿时无脸面对了,脑袋也低了下去,颇有些无奈的说道:“师叔,弟子也是刚刚得到了消息,便通知特调组的人将龙虎山四处都跟封锁了,务必将那些一关道和黑水圣灵教的人全数歼灭,弟子若是早知道这个消息,就算是拼死也要来龙虎山,跟龙虎山共存亡的。”

    那至善真人的火气并没有消除,而是指向了我道:“你所要对付的这吴家儿郎,在龙虎山生死存亡之际,不顾死生,拼死保住了龙虎山的阵中之阵,而且还击杀了一关道四大长老之一的玄武,挽救了整个龙虎山,如果不是他在,龙虎山此时的洞天福地早就坍塌了,哪里还会有你的师门,你如今对龙虎山的恩人下手,这便是置我龙虎山于不仁不义之中,让我龙虎山颜面何存”

    那苏炳义听到至善真人的话,顿时一脸的不可思议,我觉得他肯定是在想,就他这小子能杀了玄武长老,还保住了龙虎山的阵中之阵

    这不是在开玩笑吧

    很快,那苏炳义便证实了我的想法,说道:“师叔,就他还能杀了玄武长老不太可能吧这小子狡猾的很,您老人家不会受这小子蒙蔽了吧”

    “混账东西你觉得贫道在骗你不成,你师伯至清真人便是跟吴家儿郎一起对抗住了青龙长老和黑水圣灵教的蓬提瓦,整个龙虎山的人都看在了眼里。如今龙虎山遭逢大难,不帮忙也就罢了,这一过来就要对龙虎山的恩人下手,是不是觉得自己出息了,能耐了,自己有了靠山,便不将师门看在眼里了”这次至善真人是真怒了。

    那苏炳义顿时半跪在了地上,诚惶诚恐的说道:“弟子知错了,还请师叔息怒。”

    “那你还不快给恩人道歉。”至善真人又道。

    苏炳义的脸色来回变了好几回,那张老脸肯定是挂不住了,我将他们家折腾的这么惨,前不久还摆了他一道,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要给我这样一个小辈的道歉,他心里能乐意

    不过在龙虎山的至善真人和其余几位长老的注视之下,今天苏炳义这个高昂的头颅必须要低下来。

    当下,苏炳义站了起来,瓮声瓮气的朝着我一拱手,说道:“刚才对不住了”

    不等我说话,一直站在背后的白展便有些不乐意了,当即便道:“小九哥,我听着他道歉的诚意不够,刚才我都没有听到他说的什么。”

    苏炳义抬头朝着白展看了一眼,白展手里拄着火精赤龙剑,直面他的目光,凛然不惧,而我也没有什么表示,只是玩味儿的看着苏炳义。

    既然我兄弟说诚意不够,那我就得给他面子,苏炳义却不行。

    一时间,气氛就尴尬了下来,那苏炳义红着一张老脸,连个台阶都没有。

    更狠的是,至善真人又道:“你说话的声音还没蚊子飞的动静大呢,能不能大声一点儿,让我们都听见。”

    身为西南局的大领导,何时吃过这样的窝囊气,不过在他的师门长辈面前,是龙他的盘着,是虎也得卧着,今天这口窝囊气是吃定了。

    苏炳义的脸一直红到了脖子根,当下,再次朝着我一拱手,还算是客气的大声说道:“吴九阴,刚才是我苏某得罪了,还望见谅,不要挂在心上才是。”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