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761章拉个垫背的
    穷途末路的血公子带着凌漠发了疯一般的朝着我和岳强这边冲了过来,还离着老远,化身为蛊的血公子便一张口朝着我们这边吐出了一口绿色的浓浆。

    而我此时怒发冲冠,真恨不得将血公子碎尸万段,但是又不是立刻杀了他,因为白展还等着他回去救命。面对着那一口剧毒的浓浆,我并没有躲闪,而是再一次的举起了手中的剑魂,激发出了火龙惊天的招数,一条紫色的火龙伴随着一声沉闷的龙吟之声喷吐而出,空气瞬间变的炙热无比,空气都被点燃了,让人的呼吸在瞬间都变的沉重起来。

    那一条紫色的火龙在半空之中张牙舞爪,先是迎面撞上了血公子喷出来的那一口毒液,然后在半空之中翻滚了一圈,继续朝着血公子而去。

    趴在血公子后背上的凌漠顿时不能淡定了,直接从血公子的后背上跳了下来,从一侧朝着密林而去。

    身边的岳强很快反应了过来,朝着凌漠的方向追了过去。

    这火龙惊天一旦锁定了目标是不达目地是不肯罢休的,血公子想要躲闪,哪里能够来得及,顿时被那一条紫色的长龙包裹,“轰”的一声就燃烧了起来,疼的那血公子发出了一声惨烈的嘶吼之声。

    就在我对付血公子的这片刻的功夫,萌萌带着一批鬼兵鬼将也朝着凌漠追了过去。

    凌漠是彻底的吓惨了,连滚带爬一般,而我点燃了血公子之后,紧接着将剑魂又指向了凌漠,大声喝道:“凌漠,你再往前跑一步,我发誓,你会死的无比凄惨”

    失魂落魄的凌漠在听到我的这一声厉喝之后,终于放弃了抵抗,丢掉了手中的法器,转头朝着我这边跪了下来,连连磕头不止:“九爷九爷不要杀我,小的知道错了,小的根本没有要逃走的意思,都是血公子,当时我要是不跟他走的话,他肯定会杀了我,我也是没有办法啊”

    我且不去理会凌漠,而是转头看向了被熊熊火光包裹的血公子,在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之声。

    这火龙惊天的威力我并没有完全施展出来,也就是两三层的力道,我怕用的重了,直接将血公子就烧死了。

    不过经过这一顿烧,血公子也是够呛,眼看着差不多了,我才掐了一个法诀,让他身上燃烧的火焰顿时熄灭了下来,于是缓步朝着血公子那边走了过去。

    与此同时,岳强也提着死狗一般的凌漠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将其丢在了地上,他跪在那里,依旧不住的磕头,脑袋砸的地面砰砰作响,不住的大喊饶命。

    我看了看血公子,此时的他,再次从那化身为蛊的状态恢复了人类的模样,只是被刚才火龙惊天所烧,浑身黑乎乎的一片,衣服早就烧干净了,全身上下都是大燎泡,我就没有见过比他还惨的人了。

    血公子遇到我,也算是倒了八辈子血霉。

    手中的剑,再次指向了血公子,我冷笑了一声道:“血公子,你不是有能耐跑么怎么不跑了”

    血公子之前的懦弱一扫而光,他用他那满是怨毒的眸子看向了我,咬牙切齿的说道:“吴九阴你有种就杀了我,给我一个痛快的,何至于如此折磨于我”

    “想死很容易,可是你怎么能这么容易的死去呢我兄弟被你给下了蛊,还等着血公子你回去解蛊呢。”我阴沉沉的说道。

    那浑身还在冒着烟,散发着一股烤肉味的血公子瘫软在地,突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那个家伙中了我的独门蛊术,天下间除了我和我师父之外,无人可解,现在人都已经死了,你还妄想着去解蛊,别做梦了”

    血公子以为白展中了他的蛊已经死了,其实则不然,在白展蛊毒发作的时候,我给白展喂了一些薛家的药,而且还将我的血给白展喝了一些,白展这才昏死了过去,这说明我的这些举动对于此时的白展是有用的,暂时将他体内的蛊毒给压制下去了一些,然而血公子却并不知情。

    当下,我也懒得跟血公子废话,还是将他带回去给白展解蛊再说,当下,我手中的剑魂上下翻飞,直接将血公子的脚筋给挑断了,防止他再次逃跑,然后又从乾坤八宝囊里拿出来了捆仙绳,将血公子的双手给绑上,这才让凌漠背着浑身焦黑的血公子朝着我之前来的地方而去。

    我看了一眼东边的位置,但见东方已经泛起了一丝鱼肚白,再过半小时天就要亮了,老李说白展撑到天亮都有些困难,我必须要尽快的回去才行。

    想到这里,我将二师兄给招呼了过来,带着凌漠和血公子一路狂奔而去,让萌萌进跟着他们,我则带着岳强,动用迷踪八步的手段,在一侧紧紧跟随。

    也就十几分钟的光景,一行人再次折返了回来,李半仙则蹲在车子旁边,照看着白展,一脸愁眉不展的样子。看到我们回来,李半仙很快迎了上来,急道:“血公子呢快点让他给白展解蛊,白展看着快不行了,刚才吐出了两口黑血”

    我回头朝着身后的二师兄看了一眼,岳强一把将坐在二师兄身上的血公子给拉扯了下来,丢在了地上。

    我扯着血公子的胳膊,将他拉到了白展的身边,厉声道:“解蛊”

    血公子看了一眼躺在地上面无人色的白展,当时就吃惊了一下,说道:“这这怎么可能,他明明中了师父给我的阴蝎蛊,这会儿早该肠破肚烂,化成一堆白骨了,他怎么还活着呢”

    “解蛊”我将剑魂再次激发了出来,抵在了血公子的脖子上,威胁道。

    然而,血公子又大笑了起来,惨笑了一阵儿,便道:“不解反正老子早晚都是一死,临死也要拉几个垫背的,即便是我能够活下来,成了这幅鬼样子,以后什么都干不了了,还不如死了的强。”

    “当真不解”我眼睛一眯,一字一顿的问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