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759章中蛊突变
    并且这两个妹子知道是我救了她们之后,对我是满心的感激,更不会生出什么加害之心。

    很快,车厢里就安静了下来,我有些困倦,便眯着眼睛打盹儿,白展则坐在我身边修行。

    车子一路走了大约有一个多小时的光景,突然感觉有些尿急,便跟白展知会了一声,让他看着一点儿,我下去放水,白展点了点头,说去吧,不用担心。

    我让那万罗宗的司机停了车,下了车子之后,我便走到了道路一侧的草丛里解开裤子放水。

    然而,这刚刚放完水,还没有拉上拉链,就听到从车里传来了一声惨叫,紧接着又是一声。

    我靠,什么情况

    我下车都不到三分钟。

    听到这个动静之后,我心中猛的一沉,肯定是出事了,于是连忙朝着车子的方向一个迷踪八步闪了过去,而我刚刚站到了车子旁边,就听到车玻璃传来了碎裂的声音,紧接着便是两个人从车子跳了出来,朝着一侧的山林里狂奔而去。

    我只是扫了一眼,很快就分辨了出来,逃走的不是别人,正是血公子和凌漠。

    这怎么可能,他们是被下了麻沸化灵散的,这可是薛小七的药,他们怎么可能解脱呢

    不等我反应过来,一双手猛然间朝着我的脖子掐了过来,我吓了一跳,朝着一旁躲闪,便看到刚才伸手掐我脖子的不是别人,正是那两个姐妹中的其中一个,好像是姐姐陆双,她的眼神呆滞,面容却十分的凶狠,一看便是出了问题。

    便是这一愣神儿间,那陆双就从车上跳了出来,朝着我扑了过来,紧随在她身后的是她的妹妹陆美,跟陆双是一般模样,明显是中招了。

    “小白小白”屋子里传来了李半仙惊恐的声音。

    不用想便知道,是白展被人给算计了。

    就三分钟不到的时间,车子里面究竟发生了什么

    这让我一阵儿头大,一时间有些慌乱,不知道该干什么好了。

    是去追血公子和凌漠呢,还是想收拾面前这两个蛊女,亦或是冲进去看看白展到底被血公子算计成什么样子了。

    也就停顿了一秒钟,我躲开了陆美的一扑,然后从乾坤八宝囊中将小萌萌和二师兄都召唤了出来。

    萌萌一现身,我便对萌萌说道:“萌萌,血公子和凌漠跑了,你和二师兄去追他们,不管是死的活的,都要给我追回来,听到了没有”

    “嗯,你放心吧小九哥哥,他们跑不掉的,我会让方圆十里之内的鬼物挡住他们的去路。”小萌萌说着,便招呼了一声二师兄,它们俩一起朝着血公子和凌漠逃去的方向追了过去。

    而陆双和陆美姐妹两人像是疯了一样堵住了我的去路,喉咙里呜呜的叫着,像是野兽一样朝着我身上猛扑,我知道她们这是中蛊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得救,所以并不敢下死手。

    我躲闪了几下,吸引了这两个妹子的注意力,然后就从车子里下来了两个人,是李半仙和岳强,他们用衣服绑住了白展的手脚,将他从车厢里抬了出来。

    一看这般情况,我就明白了过来,白展肯定是中蛊了,岳强和李半仙都不敢碰他的身子。

    “小白小白你醒醒”李半仙急道。

    “白展哥”岳强也在一旁喊道。

    我一个迷踪八步,绕开了那姐妹俩,来到了白展的身边,但见白展浑身抽搐,脸上红色的血管密布,开始有蛊虫撕破了他的皮肤,从里面爬了出来。

    “怎么回事儿,白展怎么成了这个样子”一看到白展的模样,我顿时急了,连忙问道。

    “我们也不知道啊,我和李老哥在那里睡觉,就听到白展哥惨叫了一声,我们就从屋里跑了出来,看到白展哥就是这个样子了,那司机已经被杀了。”岳强急道。

    “你先去将那两个蛊女引开,我来想办法救白展。”我道。

    岳强应了一声,抽出了剑,便朝着那两个也被下了蛊的女子迎了上去。

    这时候,李半仙也急了,脑门上的汗都冒了出来,说道:“怎么办怎么办白展中蛊了,可是老夫也不懂这个,周一阳也不在,看白展这个样子,估计撑不住了。”

    我急的一咬牙,当下想起了我身上还有薛小七给我的一些解蛊的药,当初薛小七的先祖,也就是那个薛鬼医便是从南疆之地跟蛊医学的手段,心想兴许这些药能解蛊,我和李半仙都不懂,只好暂时死马当作活马医了。

    于是乎,我将那些药拿了出来,一股脑的塞进了白展的嘴里,白展的身子已经开始抽搐,眼睛不停的翻白,不过这些药粉撒进了白展的嘴里之后,似乎是起到了一些作用,已经没有虫子从他的嘴里爬出来了,不过他还是抽搐个不停。

    我急的满头大汗,但见白展还是没有好过来,于是便撑开了他的嘴巴,用匕首割开了手心,将自己的血滴落进了白展的嘴里,我的血百毒不侵,这是先祖爷的血脉流传下来的基因。

    再者,周一阳的千年蛊曾经在我身体里呆过一段时间,当初那巫蛊蛊尊要吞我的时候,还是千年蛊给我解的蛊,同时吞噬了五毒蛊尊的能量,也就是说,我的血液之中有可能留着千年蛊的一些解蛊的东西,或许能够救下白展的性命。

    我是实在是没有办法了,只能各种办法都暂且一用,如果白展救不活,那便是他的命,我会让整个血巫寨的人去给他抵命,血公子更是我被我碎尸万段。

    我的血滴落进了白展的口中,不久之后,白展就停止了抽搐,但是也闭上了眼睛,没有了任何一点儿反应。

    李半仙和我都吓的不轻,老李连忙将手探到了他的鼻子处,这才深吸了一口气,说道:“还好人还活着,这蛊毒好像是暂时压制下去了一些,不过白展已经气若游丝,按照这样下去,肯定撑不到天亮。”

    我的心猛的一沉,大爷的,这是搞的什么事儿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