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没想到我躺在避水珠里竟然飘出去了这么远,离着事发的地点已经相距好几百公里,这避水珠的速度是有多块。

    如此一来,我想我这会儿肯定是暂时安全了。

    那司机哥们儿还在絮絮叨叨,后来我便不再搭理他,他见我不再理他,也就消停了下来,带着我到了大冶市之后,我便下了车,在市区里逛游了一圈,打车去了火车站,从那附近找了一辆黑车,直接带我穿越赣省,直奔闽省,过去跟周一阳回合。

    一开始,那司机听说要去那么老远,根本不肯去,后来我拿出来了一万块钱给了他,他才松了口,不过他还是有些不太放心,说我既然这么有钱,为什么不坐飞机和动车,过来租他的车去那么老远的地方,我只是说我身份证丢了,补办很麻烦,也懒得去弄,好说歹说,那哥们儿才同意带我离开。

    也不知道这哥们儿怎么想的,就一破五菱宏光,弄的就跟我要打劫他似的,还如此的小心。

    上了车之后,那哥们儿便发动了车子,载着我行驶上了高速,一路往东而行。

    在路上,我坐在后排,一言不发,盘腿坐在那里修行,身上的伤势有些重,必须要尽快的调养好才行,现在陈青蒽不在我身边,周围也没有一个朋友,不管是遇到特调组还是龙虎山的人,我只有死路一条,所以在路上,我不得不万分的小心。

    好在,这一路之上都十分的太平,并没有遇到什么特别的事情,就连查岗的人也不多。

    估计这会儿特调组的人忙的不可开交,正在专心处理一关道的事情,根本没工夫理我,亦或者还以为我还在湖北地界,对这边的搜索放松了警惕。

    当天晚上,我便离开了湖北,直接到了赣省境内,车子一直开到深夜,我们才在一个乡镇停车歇脚,顺便给车子加油。

    车子行驶了两三天的光景,我们才道了闽省,一到了闽省的地界没有多久,我便下了车,让那个司机离开了,然后跟周一阳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很快被接通了,周一阳显得有些激动,说接到我的电话太好了,前几天发生的事情他已经听说了,花和尚和白展他们都着急的不行,也不知道你现在怎么样了。

    周一阳说的事情是特调组和龙虎山联合追杀我,还有一关道参与的那间事情。

    我将大体的事情经过跟周一阳说了一遍,听的周一阳唏嘘不已,说太惊险了,三方势力围剿,我这样都能够脱困而出。

    然而,事情并不是周一阳想象的那么简单,我跟周一阳说,其实特调组和龙虎山的人是我叫过去的,当时一关道的血公子找到我,我就知道苗头不太对,估计一关道这次是来对付我的,所以我提前长了一个心眼,跟西南局的苏炳义局长打了一个电话,羞辱了他一番,他这才派人过来捉拿我,结果跟一关道的人碰上了。

    最后我是趁乱逃跑的。

    至于陈青蒽和李可欣的事情我并没有跟周一阳说,这两个人,周一阳并不认识,就连李可欣她也只是听我说过几次,我跟周一阳提她们,根本没有任何意义。

    周一阳还是激动的不行,大为赞赏了一番,说我这种办法都能想的出来,利用敌人牵制敌人,简直妙不可言,当初这事情发生之后,是万罗宗的金胖子给白展打的电话,说我是遭遇了三方敌人的夹击,情况十分危险,老花和白展都乱了方寸,招呼他一起,要赶往那个地方援手。

    最后还是李半仙劝住了他们,说即便是我们赶过去,黄花菜也都凉了,根本没有任何用处,到时候他们一行人无论落到哪一方敌人的手中,都够喝一壶的。

    最近这几天,他们一直担心我的安危,一个个都着急的不行,周一阳今天终于等到了我的电话,这才放下了心来。

    然后,我便跟他说我已经到了闽省,下一步该怎么办。

    周一阳则跟我说,他现在在宝岛,前段时间他一直都在闽省,发现一件奇怪的事情,总感觉有些人在跟踪他,周一阳觉得那些人有可能是特调组的,所以便不敢在宝岛呆着了,怕是特调组的人将我们俩给一锅端了。

    所以,这会儿他安排了亲信在闽省,由他负责将我送到宝岛这边来。

    我问他这路线靠不靠谱,别到时候被海警给活捉了。

    周一阳说尽管放心,一切都是走的正规渠道,每个星期他都要从宝岛到大陆之间来往的运送各种物资,那些船都是他们周家的,不会出现任何的差错。

    然后,周一阳便给了我一个电话号码,让我跟他联系,他会负责将我安全的送到宝岛这边来。

    我应了一声,也没有跟周一阳多说。

    挂了电话之后,我便将手机卡拔了出来丢了,又换了一张新的电话卡,跟周一阳的那个手下联系。

    倒不是我不相信周一阳,我是担心万一特调组监控周一阳的电话那就麻烦了。

    周一阳的那个手下姓王,叫,我跟他拨了一个电话过去,当我说明我是谁的时候,那个叫做的小子便十分客气了起来,喊了一声九爷,然后问我在什么地方,这就过来接我。

    我给他报了一个地址,便说让我在那里等上半个小时,他随后就会赶到。

    现在我身处的这个地方就在闽省东部的一个小城的乡镇之中,为的便是不引人耳目,挂了的电话之后,我便躲在了一栋房子的房顶上,然后查看了一下逃跑的路径,我现在是被人出卖的怕了,不得不小心谨慎,万一把周一阳卖了,我就惨了。

    半个小时之后,便有一辆崭新的奔驰车开了过来,停在了我所在的这个房子的下面,然后车门打开,走下来了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西装笔挺,朝着四周扫了一眼,便拿出了手机给我拨起了电话。

    我见四周没有什么埋伏,这才从房顶上爬了下来。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