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680章 岳强中毒
    在陈青蒽离开的第二天,王伯便找到了我,跟我说龙虎山的那几个老道已经离开了,不过村子里又多了几个穿着中山装的人在四处游荡,显然他们依旧没有放弃这个地方。

    不过对于特调组的这些人,我便觉得轻松了许多。

    在当天下午的时候,我换上了一张人皮面具,趁着夜色,便离开了这个镇子,轻松的躲避开了那几个特调组的人。

    离开了这个镇子之后,我奔到了大道之上,打了一辆出租车,到了山城的某个火车站附近,然后租了一辆黑车,甩给了那人一万块钱,让他带我去湘西的天恒市,因为在此之前,我跟陈青蒽商议的便是在这个地方汇合,她在那里还有一个临时的落脚点,不过那地方更加的隐蔽,而且只有她一个人知道那个地方,为了安全起见,她并没有在那里安排任何的人手。

    可能是离开了西南局的控制范围,这一路之上虽然也有特调组的人四处盘查,不过相比川省和山城那边明显少了很多,我想西南局的人或许还以为我还没有离开山城吧。

    期间,我们也受到了盘查,也就一两次,不过我脸上带的人皮面具和身上带的身份证是吻合的,那些人也没有查出来什么。

    而且我手上一直都带着隐息扳指,就跟一个普通人无异,他们也感觉不出来什么。

    到现在,我也不确定,西南局的人有没有在我身上动什么手脚,这也是我一直惴惴不安的事情。

    就在我道了湘西境内之后,我又跟周一阳打了一个电话过去,周一阳那边又给我传来了一个坏消息,说前几天,青城山的那个岳强已经被云义真人给送到了红叶谷薛家,薛小七一看岳强伤的十分严重,命在旦夕,他在手中根本救不活,便转到了那两位老爷子的手里。

    后来经过那两位老爷子的检查,发现岳强除了受到了非常严重的外力打击之外,还中了一种十分精妙的毒。

    之所以用“精妙”两个字来说,便是说这个毒无色无味,十分隐蔽,就连那两位老爷子查探了半天才发现了一丝端倪,不过就连那两位老爷子也不知道岳强身上中的是什么毒,只知道这是一种慢性毒,人在中了这种毒之后,三天之内必死,还好云义真人将岳强及时送到了红叶谷,才保了一条命,再晚上一天,岳强就死定了。

    只不过岳强这种情况有些复杂,人虽然是死不了,但是什么时候醒来也不一定,现在两位老爷子正在想办法将岳强体内的毒给解除掉,目前只是将他的外伤给全部医治好了,如果岳强那边有什么消息,薛小七会第一时间联系周一阳。

    听到这个消息,我已经十分确定,这一切的一切都是被人给策划好的,而我也确确实实是被人所陷害,岳强尚且如此,那李超肯定也是被人给动了什么手脚。

    当时是山城特调组的组长凌漠,和他的一个手下一同将岳强和李超送往当地的医院的,他们最有机会对他们两个人下手,不是凌漠,便是他那个手下,不过还有一种可能,便是当地医院里的医生,也有可能对他们两个下手。

    这事儿就有些麻烦了,我虽然知道他们是被人动过手脚,但是我却不确定到底是谁,所以根本无法对他们下手,以免打草惊蛇,这事儿估计只有还有一线生机的岳强才能告诉我了。

    不过我还是十分相信薛家的那两位老爷子的,将岳强治好,只是时间上的问题,只要岳强苏醒过来,便是我沉冤待雪的那一天,不过这段时间之内,我还是必须要逃亡,先去宝岛跟周一阳呆一段时间再说,避避风头,等岳强醒来之后,告诉我这事情的缘由,我便可以回来了。

    两天之后,我坐着那人的黑车,终于到了湘西天恒市周边的一个小村子,这个村子很小,也就有十几户人家,坐落在一个山坳处,在傍晚时分,我下了车,晃晃悠悠的便朝着那个村子里走去,然后找到了一个门口有一对小石头狮子的院落,直接翻墙跳了进去。

    刚一进去没多久,从屋子里就走出来了一个人,那人正是陈青蒽。

    再次见到对方,我们俩不禁相视一笑,全都吐出了一口长气,这下终于逃脱了最危险的川省和山城,我也算是暂时安全了。

    陈青蒽连忙拉着我进屋,问我说饿了吧,我也确实有点儿饿,进了屋子一看,发现屋子里有一桌子的菜,热气腾腾,香喷喷的,让人食指大动,口水都差点儿流了出来。

    “这些都是你做的?”我看向了陈青蒽道。

    “嗯。”陈青蒽看向了我,微微一笑,说道:“我觉得你估计快到了,便亲自下手给你坐了一桌子菜,让你尝尝我的手艺如何。”

    我深吸了一口气,有些莫名的感动,一把便将陈青蒽搂在了怀里,玩笑着说道:“什么叫做患难见真情,我觉得这就是了,啥也不说了,等这事儿过去了之后,要不然咱们就搭伙儿过吧,改天我让我爸去你家提亲怎样?”

    当我揽住陈青蒽的肩膀的时候,感觉她的身子微微抖了一下,并没有拒绝,脸色更是变的通红,好一会儿才推开了我道:“行了,别跟我说笑了,赶紧吃饭吧,一会儿饭菜就凉了……”

    当下,我们二人便坐在了屋子里,我还从乾坤八宝囊里拿出来了两瓶好酒,便跟陈青蒽对饮了起来,没陈青蒽的酒量也还可以,在喝酒的时候,我便将岳强的事情跟陈青蒽说了一下,听的她也是绣眉微蹙,如此看来,是真的有人想要置我于死地。

    我们两人边喝边聊,不知不觉天色便已经黑了下来,约莫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突然间,我从房顶上听到了一丝轻微的响动,不光是我听到了,陈青蒽也挺到了,我们两人双双的放下了酒杯,各自将法器给亮了出来。

    估计是仇家又上门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