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652章 笑里藏刀
    这次带我出去,又将头套给我带上了,估计是怕我摸清楚这川省特调总局的地牢构造,防备不能说是不严格,这才是正规的对付修行者的地方,各方个面都考虑到了,就是为了让我们这些修行者插翅难飞。

    我被那两个家伙带着又绕了一大圈,然后就被带到了一个房间里,让我坐在了一张椅子上,然后还将我给固定在了那上面,让我无法动弹分毫,这才将我的头套给摘了下来。

    这里应该是一间审讯室,在我的对面有一张长桌,桌子对面坐着三个人,我就认识一个,便是之前山城特调组的老大李易,不过人家现在已经成了西南总局的特派员,貌似是升官了,对于这个官级我也不是太了解,不过我看那川省的大领导徐鹏都挺给他面子,应该小不到哪里去。

    另外两个人也穿着中山装,一脸的威严,还都带着厚厚的眼睛,貌似有些修为,但是不高的样子。

    其中一个看上去有些微胖,眼睛很小,有些秃顶,另外一个很瘦,中等身材。

    两个人看上去都有个五十岁上下,严肃的很,好像不会笑的样子。

    在我的头顶上是一盏亮的让人眼睛都快睁不开的白炽灯,让人感觉十分的不舒服,给人一种很强的压迫感,让我自己都觉得自己是个罪人。

    这刚刚坐下来没多久,那个秃顶男便用手中的圆珠笔敲了敲桌子,干咳了一声道:“这位同志,请配合一下,我们先做个笔录。”

    我点了点头,没有吱声。

    紧接着那头顶男又道:“你叫吴九阴?”

    “嗯。”我应了一声。

    “性别……”

    大爷的,没想到他竟然问这个,我顿时火大,阴阳怪气的说道:“我长的很中性吗?是男是女你们分不出来?”

    “吴九阴,你严肃点儿,我们在办案,你知道这里是哪里吗?还敢在这里炸毛!我们三人都是从西南总局过来的特派员,专门督办你这个案子的。”李易“霍”的一下站了起来,指着我道。

    我也不知道李易咋就这么大的火气,我也没说啥啊,就跟踩了他尾巴似的。

    看到气的眼珠子都差点儿瞪出来的李易,我冷笑了一声道:“李易,别用的手指头指着我,上一次有人这样指着我,那个人坟头上的草长的比你都高了。”

    “你……你……”李易气的火冒三丈,差点儿从桌子后面蹦起来,这时候那个一直都没有说话的瘦子一把拉住了李易的胳膊,劝道:“老李,不要这么大的火气嘛,咱们都是公职人员,一定要按照正规程序办事,吴同志是江湖人,不拘小节也很正常,咱们坐下来好好说,事情总会解决的嘛……”

    此时,那李易才一屁股坐了下来,气的胸口不住的起伏。

    随后,那瘦子便和颜悦色的说道:“吴同志,刚才你要不生气,我们也是秉公办事,希望你能够体谅,既然你不太喜欢这个步骤,那咱们就直接省略了,接下来,由我来问你几个问题,你只需要如实回到就好了。”这个瘦哥们儿说话我爱听,我这人一向是吃软不吃硬,好好的跟我说话,怎么着都行,跟我来硬的,我肯定不吃那一套。

    我看了那人一眼,没说话,算是默认了。

    那瘦哥们儿笑着冲我点了点头,紧接着便道:“据我们西南特调总局今天搜罗来的消息,据说,你跟龙虎山掌教之子李超从很久之前就有过节,还大打出手,有没有这件事情?”

    他们的消息挺灵通啊,我跟李超的过节还是因为在万罗宗争抢那颗千年老山参才结下来的梁子,这事儿都已经过去很久了,他们是怎么知道的。

    不过转念一想,我就有了眉目,当时跟李超在一起的,还有李超的两位师叔,很有可能,是他们将这件事情给说出去的。

    这事儿我狡辩不得,只好点了点头,说道:“有,我之前跟他动过手。”

    那瘦哥们儿微微一笑,在一个小本子上写了些什么,然后才道:“很好的开始,不是吗?咱们平心静气的来聊这件事情,总会有一个结果的。那接下来我再问你第二个问题。”

    顿了一下,他微笑着又道:“昨天晚上在是不是你跟李超一起对付的邪物游尸,然后又因为一件法器起了争执,然后再次大打出手?”

    昨天晚上,我跟李超动手的时候,山城特调组的凌漠在场,还有他的一个手下,都看到我和李超动手,这个也无法推脱,我点了点头,也应了下来。

    瘦哥们儿又写了几个字,然后再次问道:“当时你跟李超动手,彼此都想杀了对方,最后你赢了,跟李超最后对拼了一掌,李超吐了一口血,重伤倒地,这个你承认吗?”

    “这个我当然承认,不过事先声明一下,我当时并没有想要杀了李超,而李超的确是想要杀我,当时李超对我下了狠手,然而我跟他对拼那一掌,确是留着些气力的,如果我真想要杀了李超,完全可以在他重伤之后,一剑结果了他的性命。”我道。

    “那这么说,是你失手杀了李超,对吧?”那瘦哥们儿依旧是微微的笑着,不过一双眼睛却是锋芒毕露。这会儿我才看的出来,原来这家伙看似和善,其实笑里藏刀,步步引诱,就是想要让我承认失手杀了李超的罪刑,一旦我承认了这件事情,便是板上钉钉的铁证,怎么都改变不了了,到时候该怎么给我定罪,都是他们说了算,我岂能不知道这些伎俩。

    我神色一肃,正色道:“我不承认我失手杀了李超,我行走江湖这么多年,手底下都是有分寸的,我那一掌根本不至于要了李超的性命,我也不知道李超究竟是怎么死的,你们可不能空口白牙的,将这件事情赖到我的头上。”

    “人证物证俱在,吴九阴,你还想抵赖吗?李超不是被你失手打死的,难道他是自杀的不成?”那秃顶男沉声道。

    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