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646章举起手来
    而且众人还发现,那些穿着铠甲的僵尸等级都很高,有些已经成了铜甲尸,还有些成了红毛僵尸。

    之前给游尸抬棺材的那九个僵尸,肯定生前是那游尸的亲信,也不知道是那游尸用什么办法,哄骗了他们跟自己在一起赴死,我感觉用永生来作为幌子是最好的一个办法,古往今来,有多少人都幻想着自己能够长生不老,永生不死,一切全都奢望,但是将自己炼化成僵尸,这也是一个办法。

    僵尸集天地怨气而生,可以永生不灭,但是僵尸是没有自己的意识的,只能依靠本能杀人喝血,那已经不能称之为人了。

    不过僵尸还是有可能恢复意识的,除非那僵尸的道行很高很高,能够修炼到不化骨或者不灭尸的那种境界,便能够恢复人类的一些意识,但是还保留着僵尸的本能。

    只是僵尸要想修行到了至高境界,那免不了就要屠戮无辜,杀人喝血,一旦露出一些苗头出来,便会被人类群起而攻之,最后难逃身死魂消的下场,连六道轮回的机会就一并灭绝了。

    即便是它能够逃脱人类的围攻,还有天谴在等待着它,僵尸能够修炼到不化骨的这种境界,已经是十分强大的邪物了,乃天地所不容,只要它敢现身,指不定什么时候,一道天雷就轰落下来,将其劈成了一堆飞灰,修行千年,一遭尽毁。

    很多道门大拿都知道如何将自己修炼成僵尸,但是很少很少有人会这样做,逆天而为,终究没有什么好下场,与其做一具行尸走肉,不如进入六道轮回,再世为人的好。

    至于那游尸到底是不是一个征战沙场的将军,众人也只是猜测,做不得准的。

    接下来,特调组肯定会带着一部分高手潜入那游尸的老巢,将那老巢翻上一个底朝天,看看还有没有残留的僵尸存在,有的话肯定要被消灭干净,就连那游尸藏身的养尸地也要被毁掉,以免有心怀叵测之辈利用那个地方作恶。

    到那时候,肯定也会有一些文物考古部门介入,真正来判断这具游尸的身份。

    这就不是我所能涉猎的范围了。

    游尸被灭,我的任务完成,也好对曾老和我爷爷有个交代,在川省修整一天之后,我便打算回到茅山看看父母,顺便将小萌萌接回来。

    跟众人寒暄了一段时间,二师兄便晃晃悠悠的跑了过来,跟喝醉了一般。

    回来的二师兄已经缩小了,感觉它吃完了这一顿之后,身子又胖了一圈,刚走到我身边,便趴在了我身边,呼呼大睡了起来。

    我将二师兄收入了乾坤八宝囊里,这时候的战场也收敛的差不多了,那些僵尸被分类收集了起来,特调组和那些战死的川省道门高手也都被妥善安置。

    这个村子里会留下特调组的大部分高手继续处置后续事宜,但是我们这些外援留在这里就没有什么意义了。

    当下,川省特调总局的徐鹏便让几个特调组的人带着我们去了村子外面,找到了早先放置在那里的车子,送我们回到了当地的东滨市。

    那些川省的道门高手专门用了两辆大巴车拉了回去。

    由于我自己有车,特调组那边还专门给我安排了一个司机,开着我的车送我回去。

    我的车十分宽敞,曾老由于年纪大了,不堪颠簸,便也跟着我们一起回了市里,是坐着我的车回去的,除了曾老之外,跟我一起的还有鱼波真人,这老道挺有意思,自从上次我将他从游尸洞里救出来之后,就一直对我客客气气的,这次非要跟我一起回去,一路上,我们三人说说笑笑,倒也十分有趣。

    等回到市里的时候,天都快要亮了,那些特调组的人将我们这些外援全都给安排在了东滨市特调组的一个招待所里。

    条件虽然很一般,不过这会儿疲惫的厉害,众人一个个也都疲惫不堪,就没有那么多的讲究了。

    我自己住的是一个单间,回到屋子里之后,我连衣服都没有脱下,直接倒在床上就睡了过去。

    我是真的太累了。

    跟游尸周旋了这么久不说,还跟那二货李超干了一架,没被游尸弄死,差点儿被李超给杀了。

    一想起这事儿来,我心里就来气。

    但愿这辈子我再也不要遇到李超这家伙,以后见一次肯定打一次,姥姥的,还想抢我的照尸镜,门儿都没有。

    这一觉睡的很香,由于是在特调组招待所里,我也就没啥顾忌了,直接放心大胆的睡了过去。

    睡的迷迷糊糊的时候,突然听到了一声响动,好像是有人在捣鼓门栓的声音,我困的不行,也懒得去理会,可是过了一会儿,屋门突然被人给推开了,紧接着传来了好几个人的脚步声。

    我的警觉性还是很高的,即便是在沉睡之中,也保持着极高的警惕性。

    一听到脚步声,我很快从床上坐了起来,朝着门口看去。

    这一看不要紧,突然看到门口冲进来了一群特调组的人马,另外还有很多特警手里拿着枪,瞄准了我的眉心,一时间,这间不大的房间里站满了人,全都十分警惕的看向了我。

    “吴九阴,举起手来,要不然我们就开枪了!”突然有一个人朝着我声色俱厉的喊道。

    我是被他们给吵醒的,一时间有些懵,大爷的,我不会是在做梦吧?

    下意识间,我伸手捏了捏自己的脸,还挺疼的,这竟然不是在做梦,难道这是真的喽?

    我去,为啥呢?

    小爷刚刚帮他们灭了游尸,他们反过头来却有枪对准了我,这过河拆桥的速度也太快了一些吧?

    瞬间,我的怒火中烧,朝着前面的几个中山装看去,为首的一个人竟然是川省特调总局的那个大领导徐鹏,他手中也拿着一把法器,横在了胸前,他的身边还跟着一脸愁苦的曾老。

    曾老是我十分信任的人,我首先看向了他,阴沉沉的问道:“曾老,你们这是什么意思?”

    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