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541章美妙的梦
    身体上的不适,开始让我走路都变的有些摇摇欲坠,不过我并没有跟花和尚他们说,怕他们担心我的情况,于是乎,我只有暗暗调动丹田气海之中的灵力,护住自己的心脉,便想着等一会儿落脚之后,我便催动那三封印在体内的魔力,不断洗刷那黑巫僧给我下的降头,说不定能够将体内的降头直接抹杀。

    好在,跨越了太老边境线之后,我们在茂密的丛林之中又走了一个多小时的光景,便又人跟提拉说,前面不能再走了,可能会遇到危险,建议直接找个地方安营扎寨。

    提拉应了一声,回头看了我一眼之后,便点了点头,让那些人各自去准备了。

    那些人身上都背着厚厚的行囊,打开包裹之后,各自将帐篷都搭了起来,倒是没用我们动手,那些人全都给我们弄好了。

    半小时不到的功夫,那些人就将帐篷全都搭好了,一人一个,不多不少。

    赶了这么长时间的路,而且我体内的降头有隐隐作的迹象,连东西都没有来得及吃,我便跟花和尚他们打了一声招呼,说累了,先去休息一会儿。

    这边自有人负责晚上巡夜,轮班值守,也用不着我和花和尚。

    而我还有些不放心,顺便将萌萌给召唤了出来,让它提高警惕,沟通附近的鬼物,注意观察方圆几里之内的动向,万一有什么不对劲儿的地方,我们也可以快的做出应对的办法。

    回到自己的帐篷之中,我便盘腿坐了下来,调整呼吸,缓缓解开丹田气海中的封印,将那三股力量给缓缓的释放出来,开始洗刷我的奇经八脉,看看能不能将那黑巫僧下在我体内的降头给清除出去。

    然而,我刚刚将那草木精华之力给释放出来的时候,顿时就觉得脑袋“嗡”的一声,像是要炸开了一样,刚刚融入奇经八脉中的草木精华之力,便受到了极大的抵触,突然就觉得浑身燥热难耐,身体胀,脑袋也变的有些迷迷糊糊起来。

    这降头术好像无法用那三股魔力进行冲刷,不动还好,这一动,感觉整个人都快要崩溃了。

    我感觉有一股莫名而邪恶的力量在我身体里乱窜,浑身上下刺痛的厉害,整个人像是要爆裂开一样,无边的热意滚滚而来,将我吞没,冷汗层出不穷,身子紧跟着栽倒在了地上。

    在意识开始变的混沌不清的时候,我感觉到有一双手探了过来,那双手十分轻盈,柔软的好像是没有骨头,在我身子轻轻的摩挲,眼前朦朦胧胧,似乎有个人走近了我,轻轻的抱住了我的身子。

    身上滚烫的厉害,随后便有一个柔软的身体钻进了我的怀里,这感觉好像是一场梦境,我的脑海里好像浮现出了李可欣的笑容,她跟我说,小九哥,你抱紧我,于是我便抱紧了她。

    那个身子在怀里微微抖,我是那么想要呵护她,这一刻,所有的血都往脑门里冲,这让我有些无法自持,接下来,我也不知道究竟生了什么,那感觉就像是腾云驾雾,又像是骑着战马在草原上飞驰,说不尽的肆意洒脱。

    身体在翻滚,热血在奔涌,有人在吹响战斗的号角,我骑着战马一路奔驰。

    骑着战马的我在云间飞驰,攻城略地,一往无前。

    在这一刻,我感觉自己从来都没有如此幸福过,原本那体内的降头带给我的痛苦的感觉也随着这肆意洒脱的情绪中慢慢消退。

    一次又一次的,我冲上了云霄,遨游在九霄云外。

    终于,一切尘埃落定,我的身体缓缓的从云层中降落,一阵儿从来都没有过的疲惫感将我吞没,我的意识也快的坠落。

    我好像做了一个梦,一个十分美妙的梦。

    那是一个一想起来,都会让人觉得羞羞的梦境。

    或许是单着太久了的缘故吧,才会做这样一个梦,哎……

    “砰砰……”正在我沉浸在这个美梦中还无法自拔的时候,突然有人敲起了我的帐篷,我吓了一跳,猛然间睁开了眼睛,然后坐起了身子。

    但是当我坐起来之后,突然现了一个问题,尼玛,我怎么没有穿衣服?

    于是,我掀开了毯子又看了一下,我去,内裤都不见了。

    搞什么鬼?我记得我进来这帐篷的时候明明是穿着衣服的。

    难不成昨天晚上我根本没有做梦,而是真真实实生的事情?

    想到这里,我心头一颤。

    “小九,赶紧起来了,天都亮了,要尽快赶路才是。”外面传来了花和尚的声音。

    “我……我知道了……你稍等一下,我马上出来……”

    我有些局促的说着,那道还有些懵,仔细去想昨天晚上的时候,可是脑袋好像是一团浆糊,什么都想不起来了。

    大爷的,昨天晚上究竟生了什么?

    一边想着,我一边去摸索我的衣服,现我的衣服扔的到处都是,一件件的都捡了起来,然后穿上。

    当我伸手去摸放在一旁的乾坤八宝囊,准备挂在腰间的时候,突然间现那乾坤八宝囊上有什么东西,我拿起来一看,现是一张叠的整整齐齐的信纸。

    我打开一看,是一个女人的笔迹,字迹十分清秀,可是上面写的都是泰文,一时间我也看不明白。

    正当我仔细去研究的时候,花和尚再次敲起了帐篷,不断的催促于我,我也就没有心情再去看那封信了,直接塞进了口袋里,拉开了帐篷准备出去。

    在出去的时候,我突然又觉得有些异样,我的帐篷里有一股特殊的香味,好像是女人身上才会有的味道。

    越想我越觉得不对劲儿,这特么的到底怎么了?

    想着,我便拉开了帐篷,看到了外面站着的花和尚,他一脸不爽的说道:“搞毛呢?你看看这都几点了,一大群人就等着你自己,你昨晚上干什么了?”

    说着,花和尚还朝着我的帐篷里瞅了一眼。

    我突然间就没了底气,连忙道:“没……我没干什么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