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470章不祥的敌人
    伦猜和尚看了翟男一眼,似乎并没有将其放在眼里,然后一把耍开了翟男,再次朝着我扑了过来。

    翟男很快上前一步,再次抓住了伦猜的胳膊,连忙说道:“伦猜……这个人是我们吴光军吴爷的贵客,你要对他动手,可想清楚了?吴爷肯定会很不高兴的……”

    这般一说,那伦猜才停了手,恶狠狠的瞪了我一眼,留下了一句狠话道:“你给我等着,我是不会放过你的!”

    说完,伦猜一把甩开了翟男的手,气冲冲的离开了这里,直接扬长而去。

    那几个被我打的七零八落的人纷纷从地上爬了起来,将被我打晕过去的人直接带了出去。

    等那伦猜走了之后,我们三个人都有点懵。

    花和尚上来便道:“小九,你可以啊,这才刚到了泰国,你这就跟人干了起来,我现你就是一移动的麻烦精,走到哪里都可以搞事情,跟你在一起的时候,哥几个就没有闲着的事情,说说吧,这又是咋回事儿,难道是他上厕所的时候,尿撒你身上了?”

    “扯淡,那和尚就是一神经病,我刚提上裤子,他就带着几个人过来了,二话不说就要砍我,我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来路。”我郁闷道。

    翟男上前两步,有些不相信的问道:“九爷,您真没跟他们起什么冲突?那他们为什么要对你下手呢?伦猜是威蒙上师的弟子,一向与人和气,从来都不会无缘无故伤人的。”

    “你的意思是我没事儿挑事,故意招惹的他们喽?”我有些不悦的问道。

    翟男脸色一变,有些局促的说道:“不敢……九爷别动怒,我们家吴爷跟威蒙上师有些交情,每年都要给金佛寺一些香火钱的,这事儿我让吴爷帮您问问,看看他们究竟所为何事……”

    目前来说,也只能这样了,我极为郁闷的跟花和尚等人一起离开了此处,重新回到了那个吃饭的所在。

    众人见我脸色不太好,老李便问我生了什么情况,这么长时间才回来。

    我便将刚才生的事情跟大家伙儿说了一遍。

    这事儿完全就是莫名其妙,众人也都是一头雾水,都觉得难以置信,我也没招谁惹谁,平白无故的就要挨人家一顿打,找谁说理去。

    不过这事儿翟男说他能够摆平,完全不用担心,便招呼我们离开此处,到别处再逛逛,说起这事儿的时候,这小子眉飞色舞,说他知道有一处夜总会,那地方的泰妹都是极品,要带我们哥几个去乐呵乐呵。

    出了这件事情,我便没了玩乐的兴致,更没有去什么夜总会去耍的心思,便说要回去。

    除了花和尚叽叽歪歪的有点儿不乐意之外,其余的人也都说玩累了,要回去好好休息一下。

    于是乎,众人便坐上了回吴光军那个庄园的车,直接折返了回去。

    回去了之后,天色已经不早了,已经是午夜一点钟左右。

    翟男将我们交给了一个管家,那管家便带着我们安排住宿事宜。

    这个庄园很大,给我们每个人都安排了一个房间,里面装修十分考究,一应设施俱全,一会去之后,我便洗了一个凉水澡,便打算盘腿坐在床上修行。

    还没有进入状态,屋门便被敲响了,我以为是花和尚他们找我有事情,没想到,刚一打开门,便看到吴光军站在了我的面前,我一愣,便客气道:“吴大哥,这么晚了,还没睡呢?”

    吴光军微微一笑,便道:“我听说九爷今天晚上遇到了一件不愉快的事情,便过来问问……”

    我请吴光军到了屋里,心里想着肯定是翟男那小子回来之后,将我们在海边遇到的事情跟吴光军说了。

    这么晚了,他还过来嘘寒问暖,照顾有加,着实让我有些小小的感动。

    他又仔细询问了一下我今天晚上遇到的事情,当我说到那个叫伦猜的和尚说过一句“大胆的被诅咒者”的时候,吴光军顿时一愣,上下打量了我一眼,便说让我伸出来左手给他看看。

    我不明所以,还是将手伸了出去,吴光军抓着我的手一看,眉头顿时蹙了起来,好一会儿才道:“九爷,您确实被人给诅咒了。”

    我一愣,说什么情况,我怎么不知道。

    吴光军抓着我的手,指着我剑魂印记旁边的一块黑色印记跟我说道:“九爷,这块印记是什么时候出现的?”

    一说起这事儿来,我顿时想起一个人来,那人便是张蕙兰,欺骗柱子的那个胖女人,她当时养了一个小鬼,利用那个小鬼骗财骗色,我找上了门去,将张蕙兰养的那个小鬼给直接弄的魂飞魄散,随后,我的手心里便留下了这个黑色印记,一直以来,我印记留下手心里都是不疼不痒,我就把这事儿给忽略掉了,当吴光军问起这件事情的时候,我心中就“咯噔”的了一下,心想暗想,原来我竟然被人用这种方法给诅咒了。

    同时,这也让我想起了另外一件事情,那便是在去鬼门寨的时候,湘西蛊王陈阿满也提醒过我一件事情,他告诉我以后不要去东南亚的一些国家,我还问他为什么,他也没跟我说。

    本来想找个机会问问,但是陈阿满却死在了鬼门寨,被花溪婆子化作的那只癞蛤蟆给整个吞了。

    我估计湘西蛊王当初可能看出了什么端倪,但是他也有些拿捏不准,便没有妄下结论。

    不曾想,造化弄人,这事儿过去没多久,我就带着众人来到了泰国,刚一到,便被晦气缠身,一切皆是因为我手心里的整个黑色印记的缘故。

    这竟然是一种诅咒。

    当下,我便将黑色印记为何留在我手心里的事情跟吴光军简单的说了一下,吴光军听了之后,连连点头,说怪不得被人诅咒,九爷您直接将他人炼制的鬼物给弄死了,他不给你下诅咒那才怪,你这个印记,但凡在泰国有些修为的僧人,都会感受到这咒语的气息,会被视为不祥的敌人,四处被人追杀……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