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456章都是纸老虎
    我抬头一看,但见此时的罗响手中正举着一杆狙击枪瞄准了我,出了一阵儿狞笑。

    没错,刚才那一枪就是他打的。

    修行者用枪,跟那些普通的神枪手还是有很大差别的,尤其是一个神枪手般的修行者,那更是可怕的厉害。

    我能够锁定住罗响的炁场,而罗响也能够锁定住我的炁场,判断出我下一个迷踪八步的落脚点,从而先制人,这就太恐怖了。

    他虽然追不上我,但是那子弹却能够追的上。

    在子弹打中我的胳膊的时候,我竟然没有觉得太过的疼痛,因为疼痛都被惊慌所掩盖了。

    在愣了一下之后,在罗响还没有扣动扳机之前,我连忙再次催动了迷踪八步,一边催动迷踪八步,一边伸手快的画出了虚空符咒出来,挡在了我的面前。

    只是那虚空符咒还没有画出来,在我从虚空之中接连出现了那几次之后,都有子弹紧紧跟随。

    那些子弹有时候擦着我的腿飞过,有时候在我脚下迸溅起一团泥土。

    不知道是罗响在故意作弄我,还是他的枪法不行,除了刚才打中我胳膊的那一枪之外,其余的子弹并没有落在我的身上。

    但是随着每一声枪响,我的心都在抖,就害怕那子弹下一刻就会落在我的脑门上。

    好在,那罗响的枪响到第五声的时候,我就已经凝结出了一道虚空符咒,然后化作了罡气屏障,挡在了我的身前,罗响的子弹再打过来的时候,便被那罡气屏障给挡住了,再也伤不了我分毫。

    见我凝结出了罡气屏障,站在二楼的罗响“咦”的一声,似乎感觉十分新奇,嘿嘿笑道:“哎呀,没想到你还有这一手,不错,真有意思,接下来咱们就能慢慢玩玩了……哈哈……”

    此刻,我恨不得马上就弄死罗响,只是四周危机四伏,二师兄还在被那几个黑巫僧给控制着,我还暂时腾不出手来收拾这王八蛋。

    就这会儿的功夫,刚才我祭出的北斗铜钱剑阵,已然化作了上千道铜钱剑气,朝着那些黑巫僧碾压了过去。

    可是让我没有想到的是,其中一个黑巫僧突然挡在了众人的前面,手中多出了一把法杖,他双腿盘结,左手结了一个法印,右手高高举起了手中的法杖,口中大声念诵了一声咒语。

    “帕布莉卡……翁巴利……”

    我靠,什么鬼玩意,听不懂。

    不过这一声咒语过后,那那黑巫僧手中的法杖中突然释放出了一股浓郁的黑气,浩浩荡荡,挡在了他们的前面,北斗铜钱剑阵释放出来的无数铜钱剑气撞入那黑气之中的时候,好像是钻进了黑洞之中一般,顿时没了踪影,我连点儿动静都没有听到,就什么都没有了。

    我擦,这是什么本事,从来都没有见过。

    看来,罗响请来的这些黑巫僧,还都是十分厉害的高手,跟这些外来的和尚拼杀,我顿时没了什么底气。

    可是即便是没底气,咱也得硬着头皮上,二师兄这会儿身上的真火莲花都快熄灭了去,我担心二师兄在他们身上会吃大亏,必须要将二师兄赶紧的收回去才行。

    想到这里,我二话不,再次提起了剑魂,朝着那几个黑巫僧再一次的扑了过去,一伸手,那剑魂便再次被我收回了手中,这会儿那几个狙击手早就被剑魂给杀了一个干干净净。

    没了那些狙击手,可以让我减少了大部分的威胁。

    至于罗响那边的狙击枪,则有一团罡气屏障护佑,暂且不用担心。

    剑魂在手,胆气十足,我深吸了一口气,一招画龙点睛的招数被我施展了出来,剑魂紫芒大盛,伴随着一声压抑许久的龙吟之声,一道紫色的光柱直接从剑尖之上喷了出来,径直朝着那手持法杖的黑巫僧打了过去。

    那黑巫僧神色一凛然,再次口中喝念了一声咒语,举起了手中的法杖,朝着那到紫色的光柱砸了过来。

    然而,这一次,那黑巫僧并没有镇住我这画龙点睛的招数,当那团紫色的光柱打在他的法杖的上的时候,那黑巫僧浑身剧震,直接原地翻了好几个跟头,狼狈不堪,等爬起来的时候,一张脸憋的铁青,显然是被震出了内伤。

    看来外国的和尚也就一般般嘛,并没有我想象中的那么厉害,一切都是纸老虎。

    一招打翻了那黑巫僧之后,下一刻,我便提着剑魂,直接冲进了那些黑巫僧的包围圈内,想要将二师兄给救出来,还有是,林婆婆给我留下来的那把铜钱剑不知道被弄到哪里去了,我得跟那黑巫僧要回来,尼玛,这是林婆婆留给我的唯一念想,可不能就这么没了。

    一冲之下,便如猛虎下山,我一连使出了好几招玄天剑诀中的招式,招招凌厉,剑气逼人,这剑招锋芒毕露,一展现出来,那些黑巫僧也不敢正面招架,纷纷退避。

    就在此时,二师兄求救似的朝着我奔了过来,身子有些摇摇晃晃,我一抄手,直接抓住了二师兄的脑袋,二师兄的身形快的缩,被我装进了乾坤八宝囊之中。

    这些黑巫僧的招式比较邪性,到现在我都不知道他们是如何对二师兄形成压制之势的。

    收起了二师兄之后,我再一次的被五个黑巫僧给包围了起来,经过这一轮的交手之后,这些黑巫僧看出来我是一个硬茬子了,纷纷收起了轻视之心,亮出了各自的法器,还有人直接放出了大招,我看到其中一个黒瘦的和尚突然一甩手,一大片毒虫就朝着我飞了过来。

    巫蛊降头不分家,这其中有许多相似之处,这些东南亚国家的邪术,很多都是从华夏流传过去的,经过他们更加邪恶的演变,变的更加凶残,实在的,自从从鬼门寨回来之后,我对蛊这种东西有着深深的恐惧,当初有周一阳的千年蛊在身上,我还有所依傍,但是现在,他们对我放出了蛊,我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招架。

    晚安~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