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429章吞了千年蛊
    千年蛊个头不大,却是奇毒无比,跟花溪婆子的那花皮蜥蜴相比,身形有着很大的悬殊,但是那花皮蜥蜴也是花溪婆子修炼了一甲子的灵蛊,其毒性也十分恐怖。

    这花皮蜥蜴还有一个特点,便是它周身布满了厚厚的鳞甲,如钢板一般,让千年蛊根本没有什么破绽可寻,唯有进攻它的双眼,在它的眼珠子里下蛊,才是唯一战胜它的途径。

    花溪婆子用花皮蜥蜴炼蛊,很有可能便是看中了花皮蜥蜴这身如钢板一般的鳞甲。

    千年蛊不断晃动着身形,在花皮蜥蜴的面前飞来飞去,找着那花皮蜥蜴的破绽,而那花皮蜥蜴的舌头吞吐不定,快如闪电,让千年蛊根本无法得手。

    看到这两大毒蛊拼斗,众人的目光被死死的锁定在了这两个蛊物的身上,根本不舍得挪开。

    气氛顿时变的凝重无比,众人更是连大气都不敢喘息。

    正在那两个蛊毒斗的不可开交之时,那花溪婆子突然抬起头来朝着欧阳涵看了一眼,一甩手,便是几条毒虫朝着他身上甩了过去,她这是趁着欧阳涵看着那千年蛊的时候想要趁机偷袭。

    好在欧阳涵对那花溪婆子也不是没有防备,她刚一动手,那欧阳涵就反应了过来,一伸手,直接将花溪婆子甩过来的那条蛊虫给直接接在了手中。

    “卑鄙!”欧阳涵大骂了一声,那花溪婆子便提着拐杖朝着欧阳涵砸了过来。

    但凡灵蛊,基本上跟主人的生命是勾连在一起的,人在蛊在,蛊亡人基本上就剩下半条命,有些修为浅薄的,当自身的灵蛊死掉之后,自己也有可能小命不保。

    不过但凡能够将灵蛊修炼出来的人,无不是修为高深之辈。

    不过千年蛊是个特例,它不是任何一个人的灵蛊,而是周家世世代代传下来的奇蛊,就连周一阳也说不清楚这千年蛊的来历。

    所以,即便是花溪婆子将欧阳涵给杀了,对那千年蛊来说也没有丝毫的影响。

    这两个人都想至对方于死地,两个蛊虫相斗,一时难分上下,这会儿两个蛊的主人又打了起来,难分难舍。

    我们几个人的目光并没有太过在意欧阳涵和那花溪婆子,主要的精力还是放在了千年蛊和花皮蜥蜴的身上。

    两个蛊斗了有十几分钟,一直都不见分晓,真是让人揪心的可以。

    正在此时,突然间,那千年蛊找到了一个破绽,身形一晃,直接以极快的度朝着那花皮蜥蜴的眼睛飞了过去。

    众人无不瞪大了眼睛,齐齐出了一声惊呼。

    眼看着千年蛊就落在了花皮蜥蜴的眼睛上,没料想的是,那千年蛊厚厚的眼皮突然落了下来,直接将千年蛊给夹在了上下眼皮之间。

    然后,众人还没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儿,那花皮蜥蜴的长长的舌头打了一个卷儿,直接被那舌头给卷住,然后送进了花皮蜥蜴的嘴里。

    我靠,这是什么情况?

    看到这般情形,众人全都吓了一跳,就连周一阳也一下死死的抓住了我的肩膀,有些难以置信的说道:“这……这怎么可能,那花皮蜥蜴怎么可能吞了千年蛊……”

    不光是周一阳不相信,在场的众人无不是对花皮蜥蜴抱着满心的希望,都觉得千年蛊肯定能够胜出,但是谁也没想到,就在众目睽睽之下,花皮蜥蜴直接将千年蛊送进了大嘴里,还快的咀嚼了几下,直接送进了肚皮里面。

    这边生的变故,那花溪婆子也看在了眼里,不由得满心欢喜,一边加快了攻击那欧阳涵的攻势,一边洋洋自得大笑道:“欧阳涵,那老东西留给你的灵蛊也不过如此,在我炼制的花皮蜥蜴面前,根本就是不堪一击嘛,哈哈……”

    欧阳涵也是脸色一变,显然有些不太相信眼前生的事情。

    不过那千年蛊虽然被花皮蜥蜴给吞了,欧阳涵并没有受到什么影响,依旧跟那花溪婆子拼杀,兀自纠缠了片刻,那花溪婆子突然就感觉大不对劲儿了,紧接着又道:“你的灵蛊都没了,怎么还好端端的?”

    说话间,众人便看到那趴伏在地上的花皮蜥蜴,突然就原地跳了起来,然后出了一阵儿痛苦的“哇哇”的叫声,它疼的在地上不停的翻滚,将地面上的泥土都刨了起来,身形也开始一点一点的缩小。

    这又是什么情况?

    这时候,但见我身边的那湘西蛊王陈阿满,突然一拍大腿,惊喜的说道:“我知道是怎么回事儿了,那千年蛊跑进了花皮蜥蜴的肚子里,在它的肚子里下了蛊,花皮蜥蜴体内的结构最是薄弱,一攻就破,这下那花皮蜥蜴死定了,那小小的蛊虫还真是聪明的很啊。”

    原来千年蛊并没有被花皮蜥蜴给吞掉,而是故意跑到了它的肚皮里面下蛊。

    听到湘西蛊王的解释,众人全都松了一口气。

    紧紧抓着我胳膊的周一阳也放松了下来,脸上喜不自禁。

    这边花皮蜥蜴被千年蛊给收拾了,而花皮蜥蜴又是那花溪婆子的灵蛊,花皮蜥蜴一旦受了损伤,那花溪婆子肯定受到莫大的影响。

    突然间,那花溪婆子一声惨哼,被欧阳涵一脚踹飞了出去,滚落在了地上。

    不等她坐起身来,那花溪婆子的脸色便变的十分难看,一张口,就喷出了一口鲜血。

    “这……这怎么可能……花皮蜥蜴是不会输的……”到现在,那花溪婆子也不愿意接受花皮蜥蜴已经落得惨败的事实。

    “恶婆娘,你作恶多端,受死吧!”欧阳涵快走了几步,直奔那花溪婆子而去。

    那花溪婆子见花皮蜥蜴败下阵来,却不想如此便束手就擒,忍着一身的伤痛,直接翻身而起,朝着寨子里的一处所在逃窜而去。

    此刻,那花溪婆子死不死我真的不是特别关心,我最关心的是那花皮蜥蜴,怕是这花皮蜥蜴被千年蛊给弄死了,便无法再跟薛小七治疗腿伤,于是便对周一阳道:“一阳,赶紧让千年蛊停手,不能杀了花皮蜥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