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428章众星拱月
    不知道是那千年蛊死,还是那花皮蜥蜴亡!

    激动人心的一刻终于来临了,看到那千年蛊携带着一股白烟,从欧阳涵的后门迸射而出,直接飞奔花皮蜥蜴,我们这边的人同时深吸了一口气,就连呼吸也变的紧张起来。

    由于这会儿那花溪婆子和欧阳涵离得我们也就十几米远,一切都看的分明,千年蛊一出现,顿时展现出了他万蛊之王的王霸之气来,这气息一展现出来,那花溪婆子大吃了一惊,连忙往后趔趄了数步,浑身剧震,就像是看到这世间最为可怕的事情一样。

    她的面容瞬间扭曲,眼珠子差点儿就飞了出来,大张着嘴巴,好一会儿都没有出话来。

    那些鬼门寨的蛊是也都是识货的,一看到这千年蛊,齐齐的出了一声惊呼之声。

    由于那千年蛊的气息在一瞬间就攀升到了极致,它就像是一颗原子弹掉了下来,力量不断的朝着四周弥漫,摧枯拉朽,势不可挡,那些普通的蛊虫一感受到千年蛊的气息,顿时吓的哗啦啦如潮水一般朝着鬼门寨的四处逃窜。

    也就是眨眼间的功夫,那些还在互相厮杀的蛊虫,很快就没了踪影。

    地面上的除了人的尸体之外,便是无数蛊虫碎裂的尸体,满地都是,活着的是一个也没有了。

    此时的千年蛊,周身环绕着一层淡淡的荧光,便如那暗夜中的萤火虫,田地里的金龟子,众星拱月一般,没错!此时的千年蛊就是这么拉轰。

    这胖虫子装比起来,也是让人叹为观止。

    这比装的我给它九十九分,本来是一百分的,少那一分,我是怕它骄傲。

    更有意思的是,那花皮蜥蜴一看到这胖虫子,一开始都没有反应过来,只是眼皮微微往上一抬,颇有些不屑,不过也就眨眼间的功夫,那花皮蜥蜴也紧跟着吓的是“哇”的一声大叫,原地蹦起了老高,身上那五颜六色的毒疙瘩一时鼓胀,爆裂开来,毒液飞溅,落在了不远处的一棵树上,那大树顿时快的枯萎了下去,绿油油的树叶枯萎变黄,纷纷哗啦啦的落了一地。

    我去,花皮蜥蜴也是够毒的。

    千年蛊固然厉害,装比装的很地道,不定一会儿打起来也是胜负难分。

    愣了许久,那花溪婆子才缓上来了一口气,嘴巴都变的不利索了,颤声道:“这这这这这……你你你……你的灵蛊不是让我的花皮蜥蜴给吃了吗?你怎么还有一只这么厉害的灵蛊?!”

    欧阳涵微微一笑,朝着我这边看了一眼,满是感激之色,这才淡淡的装比道:“这你就不知道了吧?这蛊称之为千年蛊,是我爷爷传给我父亲的,我父亲又传给我的,乃是鬼门寨传承了千余年的圣物,你只不过是我爷爷的一个弟子,这等圣物岂会让你知道?其实它一直都在我身上,只是你没有现罢了……”

    此话一,那花溪婆子悲愤交加,仰天长啸:“师父啊师父,你太偏心了!这般神奇的灵蛊,你为什么不传给我,为什么!!!??”

    好家伙,欧阳涵这是拿话激那花溪婆子呢,这是要彻底将她气疯的节奏。

    那花溪婆子仰天大叫了几声,很快就回了神来,看向欧阳涵的眼神更加恶毒了几分,有些咬牙切齿的道:“好好好!千年蛊又如何?这花皮蜥蜴自从我五岁起便跟随老身在一起,已经有了一甲子的道行,不知道吞噬了多少蛊物毒物,而花皮蜥蜴本就是世间罕有的蛊物,两者相斗,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花,快上,吃了那胖虫子!”

    还别,在花溪婆子的催促下,那花皮蜥蜴顿时就淡定了下来,将身子深深的低伏,十分警惕的朝着不断飞着“8”字舞的千年蛊靠了过去。

    千年蛊一直在一个地方盘旋不动,由着那花皮蜥蜴朝着它靠了过去。

    就在那花皮蜥蜴离着千年蛊还有半米左右的地方的时候,花皮蜥蜴突然伸出了一条血红的长舌头,朝着千年蛊探了过去。

    那舌头从它嘴里吐出来的度极快,闪电一般,比壁虎逮蚊子的度还要快上许多。

    但是那千年蛊的身法也不慢,好像能够提前知道那花皮蜥蜴的动向一般,轻轻的一晃身子便躲闪了过去。

    千年蛊身形一晃,就到了那花皮蜥蜴的背后,然后如蜻蜓点水一般,落在了花皮蜥蜴的后背上,很快再次飞了起来。

    千年蛊身上的毒液可谓是剧毒无比,被它咬上一口,肯定不得活。

    可是那花皮蜥蜴虽然被千年蛊叮咬了一口,却还是像没什么事儿一般,快翻转了身子,继续盯着那千年蛊,快的伸出了舌头。

    我擦,这什么情况?

    转头看向了周一阳,周一阳只是闷着头不话,看起来比我们还要紧张许多。这时候,被陈玉峰搀扶起来的湘西蛊王陈阿满声的跟我们道:“花溪婆子的花皮蜥蜴,身上全都是厚厚的鳞甲,如钢板一般,千年蛊虽毒,却无法刺破它的皮肤,根本起不到太大的作用,这花皮蜥蜴能够作为最好的灵蛊,便是因为它很难被其它厉害的蛊虫突破。”

    “那这花皮蜥蜴有什么破绽没有?”我好奇道。

    “有……不过也很难,花皮蜥蜴最大的弱点是它的眼睛,如果千年蛊能够在它的眼睛里下蛊,我想那花皮蜥蜴肯定招架不住。”陈阿满又道。

    我应了一声,拍了一下周一阳的肩膀,声道:“你听到了没有,还不快告诉千年蛊,让它攻击花皮蜥蜴的眼睛。”

    周一阳默然的点了点头,微微一闭眼睛,很快就睁开了。

    片刻之后,得了吩咐的千年蛊顿时改变了进攻的方向,开始围绕着那花皮蜥蜴的脑袋部位动进攻,但是这对于千年蛊来何其艰难,花皮蜥蜴那舌头伸缩的度太快了,千年蛊在攻击花皮蜥蜴的时候,正是花皮蜥蜴攻击它的时候,而且千年蛊的危险性很大,随时被笼罩在了花皮蜥蜴的攻击范围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