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从周一阳身上飘出来的那胖虫子正是千年蛊,万蛊之王的千年蛊。

    这胖虫子一出来,好像身上自带一种睥睨一切的气场,还没有动手,便镇住了那两条碧绿的毒蛇,我的感觉是,那两条毒蛇是感觉到了那胖虫子身上的恐怖气息,是吓的不敢动了。

    当这条胖虫子从周一阳身上钻出来的时候,我听到了两声闷哼,回头看的时候,但见那湘西蛊王陈阿满和他儿子都变了脸色,一副不可思议的模样,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千年蛊,眼珠子差点儿都飞了出来。

    尤其是那湘西蛊王陈阿满,甚至于激动的身子都在微微的发抖,却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有这样的表现。

    片刻之后,千年蛊便飞向了那两条盘在地上的毒蛇。

    当千年蛊一靠近他们时候,那两条毒蛇同时缩了一下脑袋,一动都不敢动,千年蛊很快就落在了那两条毒蛇的身上,在它们的身上如蜻蜓点水一般的停留了片刻,很快的再次起身,朝着那放出两条毒蛇的鬼门寨的汉子电射而去。

    就在千年蛊飞向那汉子的同时,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但见被千年蛊碰了一下的那两条毒蛇,顷刻间就舒张了身子,同时丧命当场,然后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腐烂,化作了两瘫脓血,还“滋滋”的冒起了白烟。

    放出毒蛇的鬼门寨的汉子恍若是受到了莫大的惊吓,惨叫了一声,掉头就跑,悲催的是,他的速度根本无法跟千年蛊相比,须臾之间,千年蛊就钻进了他的身体之中,那汉子当场就扑倒在了地上,身子眨眼间就肿胀了起来,然后冒气了很多气泡,像是腐烂了很多天的尸体,那些气泡一个个的爆裂开来,有绿色的脓血迸溅而出,一分钟的时间不到,那尸体就化作了一团绿色的浓浆,连骨头渣子都没有剩下。

    我的个天呐!

    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在场的所有人,有一个算一个,看到这般恐怖的场景,无不倒抽了一口凉气。

    一个活生生的人,眨眼间的功夫就成了这般模样,试想一下,如果这千年蛊用来对付自己,谁能招架的住?

    正在众人惊慌未定,吓的惨无人色的时候,从那绿浆之中,那痴肥的千年蛊又飞了起来,挥舞着翅膀,嗡嗡的朝着我们这边飞了过来。

    似乎有些恶作剧的意思,这千年蛊一开始并没有直奔周一阳,而是朝着万罗宗的那三个人飞了过去,吓的那三个家伙当场腿都发软了,求救似的看向了周一阳,那秦一颤声道:“周爷……咱们不带这么玩的……赶紧叫这位虫子爷爷飞回去吧,我吓的都快尿了……”

    那千年蛊在那三个人身边飞了一圈,然后又调转了方向,朝着花和尚和白展飞了过去。

    花和尚一想洒脱淡定的样子,顿时也抗不住了,这家伙一下子跳了起来,抱住了白展的身子,大骂道:“周一阳,你大爷……赶紧的把这虫子弄走,尼玛,吓死我了……”

    周一阳嘿嘿一笑,打了一个响指,那千年蛊便朝着他飞了过去,围着周一阳转了一圈之后,我分明看到那胖虫子一下朝着周一阳的菊花处钻了过去,眨眼间的功夫就不见了。

    周一阳脸色大变,双腿夹紧,两只手都捂住了屁股,那表情真如吃了好几只苍蝇一般,嘴里大骂道:“你这该死的虫子,为啥要走后门,有种你出来,看我不打死你……”

    我去,这千年蛊还是一只喜欢恶作剧的蛊虫,竟然连它自己的主人都不放过,这下周一阳应该挺疼的,那蛊虫胖啊,岂不是一下就爆了周一阳那小子的菊花。

    这小东西,真是个古灵精怪的家伙,但是他憨厚可爱的外表之下,却隐藏着一个恶魔一般的存在,杀人的手法太特么吓人了。

    对方留个人,一下死了四个,还剩下一大一小两个鬼门寨的人。

    那的小的还好说,好像并不是太过恐惧我们,但是那个大的在见过周一阳用千年蛊出手的时候,顿时就崩溃了去,一下丢掉了手中的苗刀,跪在了我们的面前,不断的磕头。一边磕头,嘴里还叽哩哇啦的说着什么,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那样子看起来真是可怜的很呐。

    我看了那家伙一样,便问还在发愣的陈玉峰道:“陈兄,这小子说的啥啊?”

    陈玉峰凑周一阳的身上收回了目光,有些惊魂未定,朝着那跪在地上的鬼门寨的汉子看了一眼,片刻之后,才道:“他在求我们不要杀他,只要不杀他,让他干什么都行,他还说……还说周兄是他见过除了大巫师之外最厉害的蛊神……”

    周一阳连动都没动,就让那蛊虫飞出来绕了一圈,就成蛊神了?

    他这蛊神未免当的也太容易了一些。

    不过我从刚才那家伙的说的话中听到了十分重要的一点儿,他说周一阳是除了他们寨子里的大巫师之外,最厉害的蛊神,也就是说周一阳并不如他们的大巫师,而他们鬼门寨的大巫师正是那花溪婆子。

    我愣了一下,并没有深想,而是朝着万罗宗的那几个人使了一个眼色,让他们将那一大一小两个鬼门寨的家伙给绑了。

    我们正好不知道怎么进入鬼门寨,有两个熟悉路径的人带着我们去,那一路过去想必要轻松许多,起码不用一一将他们设置在路上的机关陷阱破除,湘西蛊王可是说了,那寨子里十步一毒,百步一蛊,想想就觉得吓人。

    万罗宗的那三个人手段十分利索,片刻的功夫便将那一大一小两个鬼门寨的人给五花大绑了起来。

    此时,我才想起另外一件事情,他们那好像还有个人质,便是被人捅了一刀的那个女人,这会儿光看着他们之间斗蛊了,竟然将那个女人给忽略掉了。

    这时候李半仙已经凑上了前去,朝着那个女人看了一眼,冲着我们摇了摇头,说道:“这个人救不活了,刚才那人一刀扎在了他的内脏上,还剩下一口气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