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355章叫我一声爷
    金胖子上来和稀泥,这胖嘟嘟的身子一挡在众人的中间,谁都没了打架的心情。

    那李冷哼了一声,身子又缓缓的坐了下去。

    这时候,我才看到李坐的那红木椅子的四条腿都矮了半寸,下面还有很多粉末状的东西。

    我擦嘞,刚才这小子轻轻拍出了一掌,四条椅子腿下面的都磨成粉末,这修为确实挺吓人的,见其如此,就连此时的我,觉得跟他拼斗,也不一定能够战而胜之。

    被称之为龙虎山的骄傲,修行奇才,那绝对不是浪得虚名。

    人家是从小修炼的童子功,而我和白展都是半道出家,这起跑线就不一样。

    李之所以如此骄横跋扈,也不是不无道理,有本事的人,脾气自然都会怪异一些。

    有些高人虚怀若谷,真人不露,可是这小子却年轻气盛,一点儿不知道收敛,往往这种人会要吃大亏的。

    气氛一时间变的十分尴尬,乐善也没有了再介绍下去的心情,板着脸重新坐回了中间的座位之上。

    金胖子连忙招呼道:“诸位都是江湖上成名已久的大拿,不至于为这些小事情生气动怒,俗话说和气生财,大家伙好好处,说不定还能成为朋友,咱们一起财……”

    说罢,金胖子也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在半道上还冲着我使了一个眼色,示意我千万不要在这里动手,压住火气。

    我根本没搭理金胖子,干咳了一声,笑着说道:“不错,我吴九阴呢,就是一土包子,一土生土长的人儿,也没有好运气,不像是李公子那么会投胎,找个掌教当爹,不过还好,经过后天的努力,行走江湖这几年,我吴九阴还是认识一些朋友的,龙虎山便有一个我的老友,说出来,不知道诸位龙虎山的高人认不认识?”

    这时候,那个叫做华阳真人的道长突然有些好奇的问道:“这位小哥,你认识龙虎山的什么人?”

    我嘿嘿一笑,说道:“在几年前,我在大西北做了一件事情,便是去找那金蟾雪莲,遇到了你们龙虎山的至清真人,而且还阴差阳错救了他一命,我跟至清真人那交情,可都是以朋友相称。”

    “至清师叔……”

    “师叔祖!”

    此话一出,龙虎山的那几个人顿时无法淡定了,纷纷坐直了身子。

    喊师叔的是那两位龙虎山的长老,喊师叔祖的是李,足以见得,这至清真人在龙虎山的地位然,受人爱戴。

    此话一出口,坐在前面的乐善便正色道:“不错,此事老夫可以作证,当时我们万罗宗的人也都在场,也是奔着那金蟾雪莲而去的,只是在众人在争抢那金蟾雪莲的时候,半路上杀出来了一群小日本,叫什么加藤武的,那些小日本不懂规矩,一出面就拿出了火器,想要将众人全都杀了,当时要不是吴老弟出来搅局,杀了那些小日本,即便是至清真人这般修为,也挨不住那么多机枪的扫射,所以,吴老弟,在当时绝对是救了我们所有人的性命的。”

    这般一说,那两个老道长看向我的眼神就不一样了,更加缓和了许多。

    毕竟,在龙虎山,至清真人可是有着至高无上的地位,当今修行界的泰山北斗。

    我救了至清真人的性命,那可是对龙虎山有大恩的。

    就连那李也不敢太过嚣张了,只是冷着脸不说话。

    但是,我却并不打算就此放过这狂妄的小子,呵呵一笑,继续说道:“当时,至清真人跟我之间就算是有交情了,我们就以朋友相称,算起来,我跟至清真人可是平辈,李公子,你刚才说,那至清真人是你师叔祖,看在至清真人的面子上,你是不是得称呼我一声爷啊?”

    刚才他对我出言不逊,这会儿我又拿话怼他,极尽羞辱,而且说的在情在理,任谁也说不得什么。

    这下可算是出了气,一旁的花和尚和白展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那骄横的李顿时气的火冒三丈,怒冲冠,一拍椅子,怒道:“你……”

    “你什么你,在我面前,你特么算老几?至清真人都给我几分薄面,哪容得你这个小辈在我面前放肆,作威作福!”我也一拍椅子,身子往前一倾,这一拍,乃是用了家传绝学阴柔掌的功力,将那椅子拍的矮了三寸,下面也化作了糜粉,一身浑厚的内力陡然间爆出来,气势滚滚,杀气腾腾。

    那李快被我气死了,陡然间霍然而起,他这一起身,身旁的一把长剑“嗖”的一声就飞了起来,飘到了李的头顶之上,铮然作响,嗡鸣大作。

    飞剑!

    这是一把不可多得的飞剑,我平生第一次见过这等宝剑,不愧是天下间的顶级道门,连这等厉害的法器都有。

    眼看着李恼羞成怒,就要对我动手。

    他身后的两个道长突然上前一步,拦住了李,摇头道:“儿……不可!”

    乐善也站起了身来,沉声道:“诸位,老夫的这个地方可不是谁想动手就能动手的地方,都给我收敛着点儿……”

    万罗宗,天下第一宗门,神秘莫测,这宗门之内也是高手无数,更有一等一的高手狂刀王傲天坐镇,绝非一般人能够撒野的地方,即便是龙虎山的人也不行。

    见这么多人阻拦,那李也不是不知道分寸之人,虽然气的整个人都快炸了,他还是强忍着杀意,一点一点儿的平息了怒火,缓缓的坐了下来。

    那把跃然于头顶上的宝剑也缓缓降落,停在了他的身边。

    整个大厅之中充斥着火药味,要不是这么多人在这拦着,要不是在这万罗宗之内,我跟这李估计早就打了三百回合了。

    年少轻狂,这事儿谁都有。

    要是我以前的脾气,早特么上去抽小子两个耳刮子了,可是我早已经不是以前的我了,能动嘴皮子的时候,绝对不跟人动手。

    事情到了这个地步,看来是没法谈了,这还没聊到那千年老山参,差点儿就出了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