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329章 绝杀阵
    当我一离开向天明农庄的大门不到两百米的距离,我就感觉到了有些古怪,这炁场涌动十分厉害,而且异常强烈,不光如此,我还有一种心惊肉跳之感。猎文网en.cc

    每当我遇到很大的危险的时候,都会有这种感觉。

    直觉告诉我,必须要尽快的离开此处。

    “不好”我一把抓住了杨帆的胳膊,杨帆一愣,并没有觉察出有什么异常来,她还没有从刚才被人出卖的失落情绪中走出来。

    不过她还是吃惊的问道:“小九哥,怎么了”

    不由分说,我直接催动了迷踪八步,想要带着离开这里越远越好。

    不料,我这一催动迷踪八步的手段,再次感觉到了此处的异常,这里的炁场不光涌动的厉害,给人的感觉还特别的粘稠,直接就将迷踪八步的手段给限制住了。

    不过,我并没有就此放弃,而是继续疯狂运转丹田气海中的灵力,试图冲破周遭炁场对我的封锁。

    我能够感觉到,我拉着杨帆在快的移动,不过度只有平时的一半,眼看着就要冲出这个地方,不料脑袋却像是被狠狠的撞在了墙上,我和杨帆都被反弹了回去,双双滚落在了地上。

    脑袋上生疼,我快的起身,将剑魂给激了出来,定睛一看,顿时看到了让我大为吃惊的一幕,但见我所和杨帆所站的这个位置,突然被一道厚厚的罡气屏障所笼罩,那罡气屏障的四周有黑色和鲜红色像是血一样的符文在流转。

    刚才还好好的,就这么一眨眼的时间,我们就像是被困在牢笼里的猛兽一般,挣脱不得。

    “小九哥这究竟怎么了”杨帆有些惶恐不安的问道。

    尼玛,我们竟然被人给设计陷害了,这地方就是一个法阵。

    这一刻,我的脑子里根本不敢多想,唯一的想法就是破开这法阵,赶紧逃离开这里,这个法阵给我一种十分恐怖的感觉。

    当下,我朝着我正前方的那罡气屏障,一脸斩出了三剑,每一剑都是玄天剑诀中十分霸道凌冽的招式。

    然而,这三剑接连劈砍出去,打在那罡气屏障之上,竟然一点儿反应都没有,反而让那法阵鼓荡的更加厉害起来。

    这法阵太奇怪了,我加诸于这法阵之上的力量,竟然能够被这法阵所吸收。

    三剑一出,见无法撼动那法阵,我便有些急不可耐,手脚也有些慌乱起来,脑子里更是乱的很,却不得不催促自己赶紧静下心来,想出破阵之法。

    就在此时,法阵之外,一声放荡的大笑突然响了起来,正前方,从那农庄的门口,向天明带着一帮人朝着我这边走了过来。

    与此同时,从四面八方又冒出来了一批人,身穿黑色紧身衣,各般兵刃法器纷纷亮了出来。

    看到这里,我心中蓦然一惊,这些人竟然都是一关道的人马。

    这么说,那向天明也是一关道的人喽

    我就说像是向天明这样的生意人,身边不可能养这么多修行者,是我有大意了。

    那向天明十分得意的走到了我的面前四五米的地方,嘿嘿笑道:“九爷,您就别想着离开这里,这绝杀阵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怎么样,还喜欢吗”

    我眼睛一眯,看向了向天明,这会儿倒是冷静了下来,沉声问道:“你是一关道的人”

    “不错,只是你现在才看出来,是不是晚了一些”向天明再次哈哈笑道。

    “你小子倒是够狠的,为了让我放松戒备,真的将自己的儿子的手指头给砍了,都说虎毒不食子,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我揶揄道。

    那向天明冷哼了一声道:“吴九阴,别说这些有的没的,今天你落在了我向天明的手中,就只有死路一条,别说废掉了我儿子的三根手指头,只要能杀了你,断他一条臂膀都值得,现在我们总舵有令,华夏各处分舵的人马,只要谁杀了你,就可以替补朱雀长老的位置,我正想着满天下的去找你呢,你自己却找上了门来,这都是你自己过来送死,可怨不得我”

    一关道倒是能下血本,拿出这么有诱惑力的条件来,谁杀了我直接可以担任四大长老之一的职务。

    我嘿嘿笑了一声,露出了一口大白牙,有些残忍的说道:“姓向的,恐怕那朱雀长老的位置你是做不得了,你可别忘了,那朱雀长老是谁杀的,他我可以杀的,杀了你也如屠鸡宰狗一般容易。”

    那向天明突然哈哈大笑了起来,眼泪都差点儿笑了出来,拍着巴掌说道:“九爷您也太高估自己了,倘若你没有被这绝杀阵给困住,我倒是相信你有那么实力,但是现在不同,为了将你困在这里,我不得不跟你周旋了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给外面其余几个分舵的舵主争取时间,布置这绝杀阵,还不惜斩了我儿子的三根手指头,就是为了要你的命”

    “这么说,你从一开始就知道我是吴九阴”我问道。

    “这是自然,当我儿子回去跟我说的时候,我就已经想到是你了,要怪就只能怪九爷您名气太大了,不光是玄天剑诀能够显露你的身份,你身上那铜钱剑也一样能够泄露出来,我做的所有的一切,只不过都是拖延时间罢了,在你临死之前,也好让你死个明白,能够跟你说这么多,向某也算是仁至义尽了,黄泉路上一路好走,每年的今天,我会给你烧些纸钱的”那向天明口气突然变的阴狠起来。

    而此时,我才明白了所有的事情,这一切全特么是套路。

    都说城市套路深,我要回农村,可是农村路也滑,人心更复杂。

    在这破农庄里,我还被人给摆了一道。

    说不得,杨帆的之所以生这件事情,也有可能就是专门为了对付我的。

    这用计颇深,让人防不胜防啊。

    “小九哥对不起都是我害了你,我不该跟你打电话的”杨帆顿时慌乱了起来,在这坚不可破的法阵之中,她也感受到了一丝绝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