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328章 我是被逼的
    “不行事情哪有这么简单”一直站在我身旁的杨帆突然站了出来,沉声说道。猎文网en.cc

    话说,我觉得事情搞到这步田地已经差不多了,让那向公子的老子亲手斩断了他儿子的三根手指,痛在向公子的身,可是疼在亲爹的心,杀人不过头点地,得饶人处且饶人,若是将人给逼急了,我这杀人魔的诨号估计也镇不住场面。

    果不其然,那向天明的的眼神之中多出了一抹异样的神色,不过转瞬即逝,很快又十分客气的说道:“这位姑娘,犬子虽然品行低劣,这次做的事情是下作了一些,可是也没有将您给怎么着啊,您能不能高抬贵手,放了犬子一马,要钱还是要物,您随便开个价儿”

    “呸谁稀罕你那两个臭钱,就你这点儿家业,还不够我爸买辆车的呢”杨帆翻了一个白眼道。

    额,话说杨帆这话我是真相信,我问过白展,他们家那可不是一般的有钱,整个鲁东那一片的房地产开的至少有一半是他们家的,而且他爹已经放眼全国,在全国各地都有开的楼盘,身家何止百亿,这闽地向家的产业肯定跟他家是没法比的。

    这话怼的向天明脸都黑了,好一会儿才道:“这位姑娘,您究竟还想要什么”

    “将我骗过来的刘芳芳呢,你叫她出来,我有话要问她”杨帆沉着脸道。

    一听到是这事儿,那向天明的脸色才好看了许多,不由得长出了一口气,回头厉声问道:“那个女孩儿呢赶紧给我带过来”

    身后当即便有几个人闪了出去,约莫等了有两三分钟的光景,我就看到那几个人连拉带扯的将一个女孩儿给带了过来,走到了我们的面前。

    其中有一个人薅着那女孩的头,直接将其掼在了地上。

    向天明朝着地上的那个女孩儿看了一眼,这才客气道:“姑娘,您要找的是不是这个人”

    杨帆一看到地上的那个哭哭啼啼的女孩儿,不由得怒火中烧,怒道:“刘芳芳,你给我站起来,你有脸做,难道还没脸见人了”

    哭哭啼啼的刘芳芳缓缓的从地上站了起来,哭的梨花带雨一般,我朝着那女孩儿看了一眼,现是一挺清秀的女孩儿,颇有几分姿色,跟身边杨帆这丫头相比,也逊色不了多少。

    刘芳芳站起来之后,一边哭一边解释道:“小帆是我对不起你你饶了我吧”

    杨帆可能是气坏了,受不了最为亲密的闺蜜将她给出卖了,直接一甩手,就给了她一个大耳刮子,那叫一个清脆

    “刘芳芳,亏我一直那么帮你,拿你当最好的姐妹,你的学费,你吃的喝的,哪一样不是我给你出的,我对你怎么样你怎么可以这么对我为什么”杨帆说的激动,眼中不禁含泪。

    刘芳捂着被打的侧脸,哭哭啼啼的说道:“小帆我也没有办法啊,向其就是个王八蛋他那里有我的果照,如果如果我不按照他说的去做,他说就把我的照片放到网上,让我身败名裂,那我就没脸见人了呜呜我真是被逼的”

    豆大的泪珠从杨帆的腮边滚落,她指着刘芳芳,竟然也哭出了声来,有些声嘶力竭的说道:“刘芳芳,就算是我杨帆看走了眼,当初可怜你同情你,所以才什么东西都跟你分享,拿你当做好的姐妹,现在你这样对我,我告诉你咱们两个人之间完了以后咱们形同陌路,谁也不认识谁”

    哪知道看似柔弱的刘芳芳被杨帆这番话一激,顿时就爆了,她哭喊道:“不认识就不认识我不需要你可怜更不需要你的同情,杨帆,你有什么了不起的我最瞧不起的就是你这种人,家里有钱很了不起吗咱们两个唯一的区别,就是你生在了一个富人的家庭里,而我却生在了一个农民的家里,如果你跟我一样,你肯定还不如我你有什么可高傲的”

    杨帆被这妹子气的浑身抖,眼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般滚落,这种感觉我无法体会。

    试想一下,如果是我最信任的朋友出卖了我,该是一种什么样的感受,比如花和尚,或者李半仙

    只是稍微一想,就觉得无法接受。

    而杨帆,此刻就是这种难以言喻的心情。

    她指着刘芳芳,手一直都在抖,最终还是一句话都没有说,然后转头就走。

    我看这丫头走了,我也就没有留在这里的必要,这事情已经全都处理完了,以后向家估计也不敢再去找杨帆的麻烦。

    “小帆”我朝着杨帆追了过去,她的眼泪是一路挥洒。

    这时候,那向天明又从我身后追了过来,一边走还一边说道:“九爷请留步您好不容易来这鹭城一趟,怎么着我也尽一下地主之谊,请您吃顿便饭才是”

    “吃饭就免了,好好看着你儿子就行,如果再被我现一次,我保证让你们向家断子绝孙”

    说着,我就追着杨帆朝着门口跑了出去,伸手拉了她一把,杨帆一下就扑在了我的怀里,整个身子都在抖,呜呜的哭了起来,一边哭一边说道:“小九哥我心里好难受真的好难受呜呜”

    “没事儿,都过去了,谁一辈子不遇到几个人渣,咱这叫吃一堑长一智,吃的亏多了那才叫成长”我摸着这丫头的脑袋宽慰道。

    在我怀里哭了好一会儿,我们才离开了这个农庄,身后的那向天明一直带着一拨人送到了我们门口,挥手告别,还是那般客气:“九爷以后您要是还来鹭城,就直接过来找我便是,当成自己家就行”

    我摆了摆手,没有多言,心想这家伙心里估计不知道怎么骂我呢,也算是被我逼着斩掉了自己儿子的三根手指头。

    我跟杨帆刚刚离开这个农庄一两百米的距离,突然感觉到哪里有些不对,这地方的炁场有些古怪,鼓荡的厉害,顿时惊的顿住了脚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