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97章为何不听?
    “小九……你这是怎么了,连路都不能走了?”薛小七帮着花和尚将我从背上放了下来。

    花和尚旋即说道:“小九在宝岛的时候跟人拼斗,受了重伤,我们好不容易才从宝岛逃了回来……”

    薛小七的脸色凝重了起来,忙不迭的拉起了我的手给我把脉,好一会儿之后,才沉着脸道:“小九,你这是经脉堵塞,丹田被封,这种情况我从来都没有见过,你到底是怎么搞成这样的?”

    李半仙在一旁跟薛小七解释了一遍当时的情况,听的薛小七咂舌不已。

    这时候,周灵儿也缓步走到了我的身边,她还是如先前一般好看,只是脸色却没有以往那般苍白了,脸上有一抹陀红,更显得妩媚了许多,她小心翼翼的说道:“小九哥哥,今天早晨的时候,我阿哥给我打电话了,跟我说了家里的情况,真是要多谢谢你,帮我们周家渡过了这次危机。”

    顿了一下,她紧接着又道:“对了……我阿哥说早晨的时候给你打过电话,一直关机,他说你肯定会到红叶谷,如果你来的话,就给他回个电话过去。”

    “我们都是朋友,互相帮助也是应该的,灵儿妹子不用这么客气。”我微笑道。

    “不不不……我听我阿哥说了,你们为了我们家的时候,好几次都差点儿丢了性命,真是要好好的谢谢你们……”说着,那周灵儿竟然对着我们几个深深的鞠了一躬。

    我连忙将她托起,好是寒暄了一番,我是真受不得别人对我这般客气,尤其是一漂亮的女孩子。

    在村口逗留了片刻,薛小七旋即搀扶着我朝着村子里走去。

    此时,天已经黑了下来,这个不大的小村子里已经没了什么人,我们到了薛家药铺的时候,就看到薛家的几个后生在,另外还有薛小七的父亲薛亚松也在。

    薛小七简单的跟薛叔说明了一下我们几个的情况,薛叔的脸色也变的凝重起来,亲自给我们三人一一把脉,让我没有想到的是,除了我的伤势最重之外,李半仙的情况也不容乐观,当初他维持那四象雷遁阵的时候,不光是灵力消耗过度,更是损伤了筋脉,如果不及时医治的话,恐怕会落下非常严重的病根,而且这种情况会伴随着长时间的疼痛,常人难以忍受。

    我就说李半仙这段时间情况不太对,经常一直老神在在的坐在那里不说话,就怕我们担心他的情况。

    当从薛叔口中听到了李半仙的事情之后,我不免对李半仙有些怨怼,李半仙却挥挥手,说道:“其实我也没啥事儿,当时那种情况,我都担心咱们逃不出来,跟你们说,怕给你们增加负担,忍一忍就没事儿了。”

    不过花和尚这小子却是抗打抗揍,主要是他之前融入了那西海帮虎堂堂主的金舍利,伤势恢复的挺快,倒是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

    他们两个人病情并没有严重到去法阵之中找那两位老爷子的地步,薛叔和薛小七两人给他们调制一些草药,温养一些时日就能够有所起色。

    倒是我这边的事情拖延不得,必须要去法阵之中找那两位老爷子瞧瞧。

    当下,便将花和尚和李半仙留在了薛家药铺,而薛小七则带着我去了两位老人家的那个法阵之中。

    在路上,我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揽着薛小七的肩膀说道:“小七哥,你跟那灵儿妹子发展的怎么样了?”

    一提起这事儿来,薛小七的脸都红了,支支吾吾的半天说不出话来,颇有些不好意思。

    我看他这样,不由得笑道:“你小子不会把人家给睡了吧?”

    “别扯淡,连手都没牵过呢,睡什么睡……”薛小七道。

    “不对啊,你这发展速度也太慢了一些,这么好一妹子,你应该近水楼台先得月才是,等人家的伤好了之后,回到了宝岛,你小子可就没机会了……”我揶揄道。

    薛小七似乎不想跟我谈论这个问题,只是叹息了一声,连忙岔开了话题。

    其实,他不说我也能猜出来些什么,他还是有些自卑,主要是因为他的腿有残疾,不敢跟灵儿妹子说。

    越是这般,我越是坚定了去鬼门寨找花溪婆子算账的决心,倘若我的修为还有恢复的那一天,说啥也得去。

    一路说着,我们就到了那法阵旁边,薛小七拉着我,用特殊的法决和口诀破开了法阵,我们二人穿破了迷雾,径直到了法阵之内。

    行不多时,便看到那法阵之中的小草屋,匆匆走了过去。

    在门口的时候,正好碰到薛小七的爷爷薛满堂,我也跟着薛小七一起喊了声爷爷,这地方我已经不是第一次来,这老爷子已经对我十分熟悉,只是大体扫了我一眼,就明白了个大概,脸色不由得一肃,叹息着道:“你这孩子……每次都弄的遍体鳞伤才过来,以后跟人动手不能这么拼,弄成这样不要命了?”

    这老人家也是为了我好,我自然说不得什么,只是点头称是,说下次一定改。

    “好了……两位老爷子还没睡,我这就带你们过去……”薛满堂说着,便带着我们二人进了小屋,先让我们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

    几分钟之后,两位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就从里屋走了出来,我和小七连忙起身跟老人家行礼。

    原本脸上还有些笑意的两位老爷子,一看到我之后,瞬间笑意就消失了,两人二话不说,直接走到了我的身边,一人拿起了我一只手,就开始给我把脉。

    我等了许久之后,两位老人家才松开了我的手。

    “小九,你跟我们说说,你这次是怎么伤的?”薛悬壶沉声道。

    当下,我便将我用丹田气海封印的那两股力量催动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对付那尸魔的事情跟两位老爷子简单的说了一遍,听的两位老人家眉头紧锁,脸色数变。

    等我说完了之后,薛乾坤紧接着便有些责备的说道:“你这孩子……当初我们二人劝你,你为何就是不听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