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94章 换一个地方
    “几个这么少”我疑惑道。猎文 网en.cc

    “好像是十几个吧,当时我也没看的清楚,看到这些人,我还以为是打劫的呢,当时还在想,这些打劫的人也太不会找地方了,就我们这小卖铺,一天到晚也赚不了几个钱,至于这么兴师动众吗可是后来,我才知道是我想错了,他们是奔着我和你妈来的。”

    一说起这事儿来,我爸脸上便有些心有余悸,他顿了一下,紧接着才道:“不过不等那些人奔到我和你妈身边,在那个机关单位看大门的老头儿突然就提着大烟锅子挡在了我和你妈的面前。你是不知道,那老头儿可真是神了,原本看着一蔫了吧唧的老头儿,这跟人动手真不含糊,十几个人都靠不得他的身,还有人被他手中的大烟锅子给敲碎了脑壳,只是刚打了一会儿,又有一个十分厉害的蒙面老头儿出来了,挡住了那看门的老爷子,其余的人就朝着我和你妈冲了上来”

    “你也知道,你爸我也不含糊,在咱们高岗村,要论打架,咱也没吃过亏,摸起了那拉卷帘门的钩子就跟那些人干上了,只是那些人太厉害,我这钩子没挥舞两下,就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砸在了脑袋上,当时脑袋嗡嗡响,啥也不知道了,你妈吓坏了,我只能拼命护着他,好在这时候,从那机关单位里又冲出来了十几个人,就是那个叫李战峰的带头,跟那些人打了起来”

    “也是我人老不中用了,后面的也没看着,看到人来了,我就昏过去了,后来听说那李战峰和看门的老头儿都被人打伤了,我说要去看看,他们也没让去,这事儿弄的小九啊,你真的好好谢谢人家,要不然这次你可能就看不到我和你妈了”

    看到老爸那可怜兮兮的样子,我鼻子酸的厉害,他们都是因为我,才会受到这种的磨难,当真是让我又气又恨。

    “爸都是我不好,是我将你们害成了这样”我有些哽咽的说道。

    我爸丢了手中的烟头,走过来拍了拍我的肩膀,有些语重心长的说道:“傻孩子,这是说的啥话,我和你妈这不是没事儿嘛倒是你,在外面应该小心一些,你和你爷爷做的事情,爸虽然不太清楚,但是也大体了解一些,更知道咱们祖上的一些事情,你只需要记住一句话,别给咱们老吴家丢了脸面,我和你妈你不用担心,我们能照顾好自己。”

    都这样了,我爸还嘴硬,这地方我是不能让他们再呆下去了。

    就连贾老都受了伤,这些特调组的人有不可能每时每刻都跟在我爸妈的身边。

    俗话说的好,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

    只要一关道的人铁了心要对我爸妈下手,他们总会找到机会的。

    沉吟了片刻,我才跟我爸道:“爸你们换一个地方住吧,这地方已经不安全了”

    “去哪再回高岗村那也行其实在村子里呆着也不错”我爸回道。

    “不是回村里,而是去句容茅山。”我正色道。

    “句容茅山”我爸大吃一惊。

    “对,就是去那里。”我道。

    “就是电视上演的林正英的师门,又是捉鬼又是打僵尸的那个茅山”我爸又跟我确认了一遍。

    听他这般问,我顿时一脑门黑线,没想到我爸还爱看这些东西,不过这真正的茅山跟电视上演的完全不一样,那都是后人杜撰出来的,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解释,想了一下,才道:“虽然没有电视上演的那么邪乎,不过茅山还是那个茅山,山上也有道士,人也不少,你们去了那里也不会寂寞”

    “要去了那天,还不得天天见鬼见僵尸,你妈胆子小,我是怕她受不了啊”我爸又道。

    看来我跟我爸的代沟很深啊,简直无法交流了这会儿,无奈道:“爸,不是你想的那样的,茅山乃是洞天福地,人间化境,根本不可能有鬼怪,即便是有,山上那么多道士,你怕啥”

    “说的倒也是”我爸爸点了点头,紧接着又道:“我可是听说这山上信号不好,不知道能不能打电话,看电视”

    额这倒是一个问题,据我所知,这茅山的洞天福地之内,一切电子产品都是没有信号的,如果不是清修的道士,在外面过惯了的人,肯定会受不了的。

    “电话肯定是不能打的,那地方也没有电视”我道。

    “那我和你妈肯定不去,啥都没有,我们上那不是受罪么”我爸抱怨道。

    我脸色一肃,正色道:“爸,你们必须得去,上次来找你们的那些蒙面黑衣人很危险,一个个都是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如果再有下次,你们肯定会没命的,你即便是为了我妈着想,也得说服他跟你一起去。”

    “有有那么严重”我爸被吓到了。

    “比你想象的还要严重。”我肃然道。

    “那那好吧我跟你妈商量商量”我爸这会儿终于妥协了下来。

    见说服了我爸,这事儿我总算是放下了心来,随后便跟我爸一同回到了客厅。

    客厅里,花和尚已经跟我妈热络的聊了起来,李半仙还正儿八经的给我妈看起了手相,不停的夸我妈是大富大贵之命,乐的老人家都合不拢嘴,看到我妈脸上重新有了笑容,我的心里也敞亮了不少。

    在家里坐了一会儿,我跟两位老人知会了一声,说是要去看看李战峰和贾老爷子。

    说起这事儿来,两位老人家都催促我赶紧去,说这事儿的确是该好好谢谢人家。

    我带着他们三人下了楼,在楼道口碰到了刘欣,正好他跟人换班,便带着我们一行四人直奔特调组而去。

    这特调组有个后院,从后院坐电梯,一直到二十几楼,那地方有几间特护病房,曾经我还在这地方住过。

    刘欣推开了一道屋门,很快我就看到了躺在床上的贾老爷子和李战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