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赶尸世家》正文 第1293章 明岗暗哨
    很快,我们在火车站附近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直奔向了我家的方向而去。猎 文网.lieen.cc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就来到了我爸妈开的小商店的门口,现小商店已经关门了,门口冷冷清清,早已经没了往日的人气。

    下了车之后,我们又经过了特调组的大门口,现贾老爷子也不在,马扎还放在门口,但是人已经换成了另外一个中年人,而且我还不认识。

    爷爷跟我说,贾老爷子因为保护我父母的缘故被人给打伤了,而打伤他的人有可能是一关道的玄武长老。

    这让我心里一阵儿担忧。

    就害怕贾老爷子中的是那玄武长老的烈焰焚髓掌,若是这般,这份恩情我是无法报答了。

    茫茫天山,估计最近几十年是再也找不到另外一株金蟾雪莲了。

    在特调组的门口迟疑了一下,我想贾老爷子应该是在特调组的里面治伤,还是看望我父母之后回来,再去拜会他老人家吧。

    我们四人脚步匆匆,快步到了小区的门口,现这小区之中来来回回全都是走动的人,有些还隐藏在一些不易被人擦觉的角落之中,身上的穿着也是寻常打扮。

    不过一眼就可以看出,这些人都是修行者。

    想必是特调组的人,在此保护我父母的。

    有些人还认得我,一看到我们几个过来,就远远的跟我挥了挥手。

    我冲着它们一一点头,径直朝我家住的楼走去。

    没曾想,楼门口还碰到了一个熟人,便是天南市特调组负责人李战峰的一个手下刘欣,他一看到我,便快步走了过来,一把拉住了我的手,有些激动的说道:“小九哥,你可回来了”

    “我回来了,多亏了你们照顾我的家人,小九感激不尽”我真诚的说道。

    “这都是应该的,你帮我们对付一关道的那些人,杀了那么多劲敌,我们不能让你流血又流泪”刘欣握着我的手道。

    片刻之后,刘欣突然“咦”了一下,有些吃惊的说道:“小九哥你受伤了我我怎么感觉不到”

    “嗯,受了一点儿伤,这事儿不能让外人知道,对了,李老大怎么样了”我连忙转移了话题,不再讨论我修为尽失的事情,这件事情知道的人越少越好,怕是引起其它不必要的麻烦。

    刘欣何等聪明,很快就明白了过来,点了点头,说道:“放心吧小九哥,这事儿我不会外传的,李老大也受了伤,就在特调组里面呢,跟贾老呆在一起,这次一关道的人来的也快去的也快,总共来了十几个高手,被贾老和我们识破了阴谋之后,双方拼杀了片刻,各自都有伤亡,最后还是让他们给逃了出去”

    我表示了然,然后拍了拍刘欣的肩膀,说上去看看我父母,一会儿就去找李老大和贾老他们。

    刘欣说是应该的,然后我们就快步上了楼。

    在屋门口我停留了一下,深吸了一口气,才轻轻敲了敲屋门。

    不知道怎的,这一刻,我突然有些害怕见到他们了。

    那是因为心中有愧。

    自从走上了这条路之后,我想他们二老的心中一直就没有安稳过,整天为了我担惊受怕,然而,今时今日,这祸端终于又蔓延到了他们的身上,而且还不止一次。

    这好像已经是第二次了。

    等了片刻,我听到了屋子里传来了脚步声,贴到了门口,应该是通过猫眼往外面瞅。

    紧接着,便是一阵儿哗啦啦的声响,屋门被快的打开了,我爸一脸喜色的站在了我的面前。

    看到我爸的模样的时候,我当时就差一点儿泪奔。

    我看到我爸的脑袋上还缠着一圈纱布,还有血迹在那纱布上透了出来。

    “爸”我声音有些颤,鼻子有些酸,压抑着快要溢出眼眶的泪水。

    “叔叔好”我身后的白展他们也异口同声的说道。

    “哎都来了快进来,快进来赶紧屋里面坐,你小子这一走就是两个多月,你妈这两天天天念叨你,听的我快烦死了”

    我爸跟没事儿人似的让开了一条道,放我们走了进去。

    在跟我爸擦肩而过的时候,我赶忙用手擦掉了眼角的泪水,然后狠狠的吸了一口气。

    “我妈呢”这一走进去,我紧接着问道。

    “在卧室呢,说是有些困了,就先睡了一会儿,应该是醒了”

    我爸刚说着,卧室里就传了一阵儿穿鞋的声响,紧接着我妈也快步走了出来,一看到我,那眼泪就滚滚而出,喊了一声小九。

    一看到我妈哭了出来,我爸就没有好脸色,气呼呼的说道:“哭什么哭啊,你儿子这不是回来了吗当着小九这么多朋友的面哭天抹泪的,丢不丢人”

    我妈一向胆子小,我不知道那天究竟生了什么,不过一看我爸的脑袋,就知道当时的动静不小,我妈这人见不得血光,当时的情景肯定是将她给吓坏了。

    我好生安慰了老妈一番,她这才止住了哭声。

    不过我看我妈倒是身上没伤,腿脚也很利索,看到我回来之后,也精神了不少,连忙说要给我们做饭。

    白展他们连连劝阻,说是在外面刚吃过,就不用麻烦了。

    随后,我妈就又忙活着给我们沏茶。

    这会儿功夫,我便将我爸请到了阳台上,想了解一下那天的事情。

    到了阳台之后,我先是从乾坤八宝囊中摸了一盒烟,抽出了两根,我们俩一人一颗,就在阳台上喷云吐雾起来。

    身子有伤,突然一抽烟,还有些不太习惯,连连咳嗽了几声。

    我爸上下看了我一眼,试探着问道:“伤到了”

    “嗯,有一点儿,问题不大。”我回道。

    每次跟我爸单独说话,就让我有些莫名的紧张,沉默了片刻之后,我才问道:“爸,你能跟我说说那天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吗”

    我爸狠狠抽了一口烟,才嘿嘿一笑,说道:“事情都过去了,也没啥,就是一个星期前的晚上,我们快要收摊的时候,身后突然来了几个蒙面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