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92章 非常时期
    看到这条短信,我心里就是“咯噔”一下。猎文 网.lieen.cc

    说实话,我爷爷从来不会跟我用这种口气说话,而且也从来都没有给我过短信,一般的小事情,在他眼里都不是事儿,以往我在外面闯那么大的祸,搞的天翻地覆,他也没有跟我说“出事了”这三个字。

    在他老人家的心里,一直就认为好男儿志在四方,就应该出去闯荡,多多历练一番,自己闯的祸自己收拾,我也从来没有拿他的名头在外面惹是生非,全都是靠着自己。

    突然看到爷爷的这条短信,我顿时就无法淡定了,就连呼吸就变的沉重起来。

    旁边几个人见我脸色不太对,纷纷问我是怎么了。

    我说我有些事情,要出去打个电话。

    这火车站人来人往,乱糟糟的一片,吵的厉害,白展直接就将我背了起来,朝着外面快步而去。

    我们在火车站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了下来,白展将我放下,我连忙用手机给我爷爷拨了一个电话过去。

    电话响了两声,那边就接通了。

    “小九你回来了”是我爷爷略有些急促的声音。

    “嗯,我回来了,爷爷,我刚看到你的短信,这段时间,我一直都在宝岛,手机大多都在关机,你说出事情了,到底是什么事情,严不严重”我焦急的问道。

    “我知道你去了宝岛,这事儿小李都跟我说了,而且你在宝岛做的那些事情我也有所耳闻,你小子现在是越来越出息了,看来地球都呆不住,你这是要上天啊。”老爷子揶揄我道。

    我就知道他会这么说,不过刚才我看那条短信说的挺严重的,他怎么还有心情跟我扯这些事情。

    顿了一下,我连忙又道:“爷爷,这事儿咱们呆会儿再说,你先跟我说说到底出了什么事情”

    “那条短信是我一个星期之前给你的,事情都过去了,而且也得到了圆满的解决,现在倒是没什么好说的了”老爷子又道。

    我去,吓了我一跳,原来是一周之前生的事情,不过我还是很好奇,便再次催促道。

    老爷子叹息了一声,这才道:“是这样的,一关道的人找到了你爸妈开的小卖铺,想要将人掳走,幸好被贾老爷子给觉了,跟那些人动上了手,那些去找你的人不简单,就连贾老爷子都被打伤了,天南市特调组的人也死了两个人,不过对方也被击毙了三五个人,最终还是让他们给逃了”

    听爷爷说起这事儿,我就觉得后脊梁骨寒,贾老爷子多大的能耐,我是知道的,就连他老人家都被打伤了,这说明了什么

    足以见得,对方来的肯定是绝顶的高手,像我这样的,三五个都靠不得贾老爷子的身。

    一关道终于还是沉不住气了,这是要对我下手的节奏。

    自从上次在李家堡,我遭遇了白虎和玄武两位一关道的长老之后,他们应该就嫉恨在心了,一直想将我除之而后快。

    我的心“突突”的狂跳了一阵儿,好不容易才平复了下来,紧接着又道:“爷爷那我爸妈怎么样了”

    “他们也没有多大事儿,幸亏贾老现的及时,你爸妈只是受到了一些惊吓,现在我也不让他们开小卖铺了,直接安排在了天南市特调组里面,你回去之后,看看怎么处置,现在一关道越来越让人捉摸不透了,更是猖狂的厉害,最近一段时间经常公然露面,也不知道是不是那转世的白弥勒在搞什么幺蛾子”老爷子忧心忡忡的说道。

    “对咱们家动手的人是谁,确定了吗”我沉声问道。

    “有可能是一关道的玄武长老,我也是听贾老说的,并未见其人,而且贾老也不确定是不是他,那人并没有以真面目示人。”老爷子又道。

    我沉吟了片刻,心里恨的牙根痒痒,江湖有个不成文的规定,那就是祸不及家人,不管怎么说,一关道也是华夏第一大邪教,手底下的那些分舵不懂事也就罢了,堂堂一个长老也带头不守规矩,这特么就让人受不了了。

    听我不说话,爷爷那边又道:“小九啊,现在是非常时期,白弥勒这一转世之后,弄的人心惶惶,现在有许多人已经知晓了,就连特调总局也将此事提到了一种高度危险的程度,恐怕一场灾难就要来临,不得不万分小心才行,我看你爸妈的那个小卖部也就别再开了,赶紧转移到一个安全的地方,才能确保他们的性命得以周全。”

    “爷爷那您觉得将他们转移到什么地方好呢薛家怎么样”我提议道。

    “不行”老爷子断然道:“你将你父母安排在那里,那就是害了薛家,这事儿万万不可”

    沉吟了片刻,老爷子似乎是想到了主意,便道:“不如这样吧,咱们家跟茅山有些渊源,鲁地离着句容茅山也不是很远,等哪天有时间,我让你罗大哥回去一趟,将你爸妈安排到茅山去,那茅山之中也住着不少普通人,安排在那里,咱们都放心”

    茅山

    这倒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茅山乃是道门圣地,里面高手如云,又有十分厉害的法阵结界,我父母要是去了那里,可以说是绝对的安全,这样我以后就不会有什么后顾之忧了。

    让我唯一担心的是,就怕二老不同意去那里。

    那地方与外界格格不入,没有任何现代化的东西,我真怕他们会耐不住寂寞。

    不过事在人为,我想他们也能够理解我的一番苦衷。

    由于心中担心父母的安危,我跟爷爷又匆匆聊了几句便挂掉了电话。

    这时候,他们三个人全都围了上来,纷纷问我生了什么事情。

    我将一关道找到我家里的事情说了一遍,三个人都变了脸色,没想到事情会这么严重。

    纷纷义愤填膺的说这一关道也太不要脸了。

    在场的诸位跟我父母都认识,一听说这事儿,我们便将去薛家的事情都排到了后面,打算先回家看看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