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赶尸世家》正文 第1291章 归家心切
    我也不知道这海蛟带着我们行了多久,一直到东方渐渐泛起了一丝鱼肚白,眼看着天都快要亮的时候,那海蛟才停下了身形。猎文 网.Δlieen.cc

    众人的头都被海风吹成了爆炸头,那型简直帅的惨绝人寰。

    众人都是一愣,我便跟那海蛟沟通道:“为什么不往前走了”

    那海蛟却告诉我说,前面就是人类的近海区域了,它不敢靠近,怕是被其它人类给现了,上一次,也就是在一百多年前,由于它到了近海,被人类给现了,才捉了回去,被人困在了法阵之中,一百多年都没有出来,现在就是有些杯弓蛇影了。

    跟这些猛兽相比,最可怕的还是人。

    要不然怎么说人类是万物之灵呢。

    海蛟这般说,我完全能够理解,当即跟那海蛟表示了万分的感谢,那海蛟性子比较沉闷,将我们给放下之后,直接就沉入了海底,不见了踪影。

    它这般一走,就将我们放在了茫茫的大海之上,四周也看不到一个人影。

    没办法,我只好将避水珠拿了出来,由花和尚催动,将没怎么受伤的白展留在了外面,打算就这么一直朝着海岸线游去。

    由于我们也不知道自己在什么地方,李半仙只是根据太阳大体判断了一个方向,我们直接往前游。

    白展的水性不错,他的修为坚持到海岸线也没啥问题。

    在避水珠里呆着,我们在水下,白展在水上面,到现在,李半仙还都是懵的,不知道那海蛟是如何出现在这里的,不过花和尚倒是知道一些,因为他曾经见过这个海蛟,当时还是我跟薛小七还有花和尚,我们三个人一起降服的这海蛟。

    当时还有萌萌。

    我简单跟李半仙说了一下这海蛟的情况,李半仙才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那避水珠竟然直接能够将海蛟给引了过来。

    就这般,我们一直从早晨游到了上午点钟,就能远远的看到一些打渔的渔船了,白展告诉了水下的我们,我们很快就浮出了水面,收起了避水珠,等待着渔船靠近。

    靠近我们的这艘渔船并不大,船上只有父子二人,一看到我们四个人漂浮在海里,还吓了一大跳,问我们这是什么情况。

    李半仙就更他们撒了一个谎,说是我们四个是租了一跳渔船,想出海打渔玩来着,不料船在半途中触了暗礁,漏了水,我们几个险些被淹死,就这么在海里飘了大半天了。

    这老李说谎都不带脸红的,情真意切,说的他自己都信了,可怜巴巴的模样。

    那父子二人不疑有假,直接将我们给救上了渔船。

    上了船,脚踏在船上的时候,顿时觉得一身轻松,通体舒泰,众人不由得全都长出了一口气。

    听着那父子二人熟悉的方言,感觉特别亲切,终于快回到家了。

    我们这么一打听,才知道他们是闵省一个叫做秀屿区地方的渔民,今天早晨出早海,本来想打渔来着,还没下网,就遇到了我们。

    好家伙,我们几个人都归家心切,不想陪着他们一起打渔,这还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家呢。

    李半仙紧接着又装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说我们的家人还在闵省等着呢,那船沉的时候,手机都掉到海里去了,跟家里人联系不上,肯定着急坏了,便央求那父子二人马上靠岸,送我们回去。

    这父子二人心地善良,也没说别的,直接就调转了方向,朝着岸边行驶而去。

    两个多小时之后,我们就上了岸,那父子二人便热情的招呼我们去他们家吃口热饭,休息一下再去找自己的家人。

    不过被我们给婉拒了,我们可没有心思在这里吃东西。当下,我从乾坤八宝囊里直接摸出了一万块钱,递给了他们,算是我们的一点儿心意。

    那父子二人一看到这么多钱,一开始死活不收,好一番软磨硬泡之下,他们才收下了这钱。

    不得不说,这世上还是好人多。

    辞别了那父子二人之后,我们径直出了这渔村,来到大马路上,招呼了一辆过往的出租车,打车直接到了附近一个叫做莆田的小城市,打算从这里买票,直接回鲁地,然后奔红叶谷,找薛家的两位老爷子分别给我们瞧瞧身上的伤势。

    李半仙一开始不肯,说是要回豫北老家一趟,这么长时间没回家了,也着实有些想家里的老婆孩子。

    然而,我却不能放他这么走了,我是怕他身上有什么暗伤,一定要让薛家的那两位老爷子帮忙检查一下才行。

    李半仙执拗不过,只好从了。

    我们三人各自用身份证买了动车票,离着开车的时间还有两个多小时,这会儿已经是下午时分,所以便找了个小馆子,我们四个人凑在一起,吃喝了一顿。

    吃饭的时候,我们四个人不停的傻笑,尤其是白展,到现在都还没有从昨天晚上的变故中回过神来,嘴里还在念叨着太刺激了,弄的周围的人都在用异样的眼神瞧我们,感觉跟看神经病一般。

    话说,他们自然不知道我们几个经历了什么。

    宝岛一行,我们几个人几次死里逃生,在逃亡的路上都差点儿丢掉了性命,能够活着逃出来,确实是值得一件庆幸的事情,唯有开怀大笑,才能说明我们此时的心情。

    吃罢了饭之后,我们直接坐上了回鲁地的动车,一上车,我们就各自挨在了座位上睡着了。

    太累了,无穷无尽的疲惫将我们几个人淹没,鼾声四起。

    一直睡到了天黑,我才被人拍醒,睁开眼睛一看,现车子已经停了下来,白展跟我说我们已经到地方了。

    于是乎,我们四个人匆匆的下了车,由白展搀扶着我,走出了火车站。

    刚一出了火车站,我就将防水袋里的手机摸了出来,然后开机,紧接着就看到一大串未接电话,我所能想到的人基本上都给我打过电话,另外还有很多条短信。

    我随便打开了一条,现是我爷爷过来的,上面就只有短短的几个字:“出事了,看到赶紧给我回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