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74章大为意外
    不过这龙堂堂主的为人并不怎么样,心机诡诈,城府极深,为了自己的利益,什么事情都做的出来,众人都亲眼看到,他为了自己活命,将他的兄弟狮堂堂主推入了火坑,被那尸魔一口咬掉了脑袋。

    要不是周一阳的千年蛊在他身上下了蛊,当那尸魔被灭了之后,我们这些人估计都逃不出他的毒手,看来当初在他身上下蛊是一个十分明智的抉择。

    此刻众人都好端端的汇聚于此,我才断定是那尸魔最终挂掉了,但是那尸魔最终是如何挂掉的,我却不得而知。

    我只记得当初我被花和尚的紫金钵打中了脑袋,强行中断了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的时候,那尸魔还活着,只是身形小了一圈。

    于是,我便问了众人一下,当时我晕过去之后,那尸魔的又是如何挂掉的。

    这般一问,众人便七嘴八舌的说了起来,一个个都显得十分兴奋。

    经过众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叙述之后,我才将这件事情的来龙去脉搞清楚。

    原来,当时我和尸魔僵持不下,而我丹田气海又快要爆开的时候,先是被那白展身上的九尾妖狐发觉,用身上那白色的衣袖栓住了我的双腿,想要将我和尸魔强行分开,不过我和尸魔之间互相吞噬,难分难舍,根本无法分离,让我大为意外的是,逃走的龙堂堂主又折返了回来,跟花和尚借来了紫金钵,将其催动起来,打在了我的脑袋上,这才将我和那尸魔强行分开。

    紫金钵是五台山历任高僧大德用过的法器,乃是五台山的镇山之宝,被慧觉大师传给了花和尚,那紫金钵凝聚了无数高僧大德的念力加持,佛法无边,也是克制阴邪的一种强**器,所以,当那紫金钵砸在我的脑袋上的时候,才能一下将我和那尸魔分开。

    再者,那龙堂堂主的修为奇高,当时也没有受伤,催动紫金钵更能将紫金钵的威力完全展现出来,所以才能有这般效果。

    得亏了他出手,按照当时的情况,已经没有人能够将我和尸魔强行分开。

    如此说来,这龙堂堂主还救了我一命,不过我对他依旧没有什么好印象,他就是怕我了死了之后,周一阳肯定不会放过他,催动蛊毒,让他化作一滩脓血,这才会出手相助。

    这个人的心机不过缜密,更是心狠手辣之辈。

    当时,我被紫金钵打飞之后就昏死了过去,不过我依旧还记得,在我昏死过去之前,我看到了二师兄和萌萌出手了,奔向了尸魔,后来就没有了印象。

    从众人口中我才得知,当时我被紫金钵打飞之后,那尸魔已经被我折腾的不成样子了,虽然并没有挂掉,不过实力削减大半,正好二师兄不知道从哪里冒了出来,一口咬住了那尸魔的脖子,大口的啃食起来,而萌萌也及时出现,化作了猩红煞气开始蚕食那尸魔神魂和意志。

    当时,即便是萌萌和二师兄同时出手,也有些抗不住那尸魔,不过后来龙堂堂主又上去援手,用了几张金色的符箓镇住了尸魔,用了小半天的时间,二师兄才将那尸魔的身体啃了一个精光,小萌萌自然也得了不少好处,钻进了我的乾坤八宝囊之中,就再也没有出来。

    好家伙,搞到最后,好像是萌萌和二师兄又沾了不少便宜。

    萌萌吞噬了那尸魔的神识和意志,二师兄则独吞了尸魔的身躯。

    那尸魔的身躯也是蕴含着十分强大的能量的,被二师兄给消化了之后,估计这小东西的本事又得长进不少,而萌萌说不得道行又有精进。

    这般一说,我对付尸魔也算不得亏,起码萌萌和二师兄都得了不少好处,它们俩能得到好处,就跟我得到好处一般,一直以来,这两个小家伙都是我的左膀右臂。

    经过那天的一场大战,一切尘埃落定之后,众人全部都伤痕累累,光是重伤的就有好几个。

    周一阳和那两个老姑奶奶接引天雷,可谓是首功,那两个老姑奶奶消耗灵力过大,已经躲在周一阳的身体里温养了起来。

    周一阳到现在也是重伤在身,无法行气。

    李半仙布置了四象雷遁阵,困住了鲁罡冥和他的三个贴身护卫,最终力竭,倒地不起,此刻,他虽然也醒了,不过就坐在离着我不远的地方,一直看着我,却不曾说一句话,整个人看起来虚弱的厉害,估计比我也好不到哪里去。

    花和尚就更不用说了,维持了佛法结界那么久,最终也给跪了。

    合着,我们几个来宝岛的人之中,就白展是伤的最轻的一个,而这小子也是我们几个人之中最为薄弱的一个,反而一直坚挺到了最后,这还真是一种让人无法想到的结果。

    这小子动用请神之术一共三次,有两次都是请的同一个人,而众人都不知道那个人到底是谁,不过有一次是将他爷爷本尊给请了过来。

    上一次,白展也跟我解释过,寻常动用请神之术都是请来的已经仙逝的同门长辈,或者方圆百里之内的鬼修或者精怪灵体,这种术法茅山也有,不过茅山称之为神打术,不过他们无为派的请神之术有些特别,是可以请活人的生魂上身的,不过一定要在机缘巧合之下才能行得通,就是当白展的爷爷在修行的时候,能够跟白展之间产生一种微妙的联系,神魂能够瞬间远遁千里,附身在白展的身上,在其余的情况下就行不通了。

    华夏术法,源远流长,博大精深,还有很多我不知道的本事,还真是不能小觑了这天下英豪。

    我紧接着扫了一眼站在周围的这些人,发现有一个人不在,便是周一阳的父亲周城,一问之下,才知道周城已经离开了龙堂的堂口,返回了周家,经过这件事情,周家已经乱成了一团,老爷子必须回去整顿大局,将周家的事业快速的调整过来,一切都开始朝着正轨进行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