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51章子蛊在身,受制于人

第1251章子蛊在身,受制于人

    “龙堂主,人心隔肚皮,你可是老江湖,不可能不知道这一点,这子蛊虽然下在了人身上,但是你只要不对周家起什么歹念,我保证你一辈子都会平安无事,不光没有害处,还有一些些许的好处,寻常的经脉堵塞,伤风感冒啥的,你体内的这些子蛊还能帮你疏通一下,寻常人想要可是还得不到呢。”那清纯狐妖道。

    顿了一下,那清纯妖狐似乎又想起了什么,补充道:“对了,还有一件事情不得不提醒你,这蛊虫乃是万蛊之王,它下的蛊天下无人可解,只有这万蛊之王可以解除,你要是想找人帮你解蛊的话,恐怕会得到适得其反的效果,有可能暴毙而亡,那可就怪不得我们了。”

    此刻,龙堂堂主受制于人,也说不得什么,只能是哑巴吃黄连,不能忍也得忍了。

    随后,那妩媚狐妖转而又看向了我,问道:“小九,接下来该怎么办,你给拿个主意,这点子可是你出的。”

    “接下来很好办,那边四海帮的人还在围攻我身上的那个小鬼妖,这场大战还是得先停下来,咱们都装作被龙堂堂主给打败了,被他押解回去便是,让那四海帮的帮助也以为我们败在了龙堂堂主的手中便好。”我旋即说道。

    众人点了点头,旋即便按照我说的去办,我从乾坤八宝囊里拿出了绳子,象征性的每个人都在自己受伤挽了一个套,在回去的路上有看到死尸的,则将身上的血在自己身上抹上一些,装出一副受伤颇重的模样。

    而那两只妖狐爱干净,不愿意参与这种事情之中,直接化作了两道白芒,钻进了周一阳的胸口。

    那龙堂堂主则大咧咧的走在我们前面,押解着众人回去,一副大胜而归的样子。

    等我们回到原来的主战场,发现那边的战斗依旧惨烈,到处都是横七竖八的尸体,不过那些被萌萌召唤出来的鬼兵鬼将看着也少了一些,毕竟,这四海帮的人有很多都是修行者,对付萌萌召唤出来的这些鬼兵鬼将还是有一战之力的。

    龙堂堂主押解着我们回去之后,我旋即暗中跟萌萌沟通了一下,让它赶紧过来跟那龙堂堂主交手,然后装出一副惨败的样子,远遁而去,然后再偷偷的折返回来,钻进乾坤八宝囊即可。

    萌萌小孩子心性,不知道这其中到底发生了什么变故,不过还是按照我的吩咐,化作了一道血红煞气直接朝着那龙堂堂主而去。

    那龙堂堂主也煞有介事的跟鬼妖之体的萌萌拼斗了一番,看似招招凶猛,其实都暗中留了手,他们假模假式的打了一番,萌萌才做出了不敌状,惨叫了一声,没了踪影。

    随后,萌萌就潜伏在了地面之上,一路游走而来,重新钻进了乾坤八宝囊之中。

    萌萌召唤出来的那些鬼兵鬼将,随着萌萌的消失,瞬间也开始土崩瓦解。

    等一切尘埃落定之后,那些四海帮龙堂的人顿时欢呼雀跃了起来,高呼堂主威武,堂主万岁之类的。

    那龙堂堂主一挥手,连忙吩咐众人收拾整顿,回到龙堂的堂口。

    然后还命人将我们所有人都放在了一辆车上,还命人专门看管。

    我们坐的车是一辆很大的商务车,所有人又被四海帮的人重新用类似于捆仙绳的法器又重新绑了一遍。

    这车上还坐着四五个四海帮的高手,身上全都带着枪,对我们吆五喝六的,一副凶狠模样。

    这类似于捆仙绳的东西绑在我们身上,我们是没有能力能够挣脱开的,不过我们也不担心,那两只妖狐并没有被捆绑住,它们随时可以现身出来解救我们。

    再者,那龙堂堂主对我们不光是发了血誓,而且还被千年蛊下了蛊毒,这千年蛊究竟有多么恐怖,他已经见识过了,估计就是个他八个胆子,他对我们也不会再有二心。

    我们灭了四海帮的现任帮助鲁罡冥对他也是极有好处的,从此也不再受制于人。

    任谁都可以看出,这龙堂堂主的胃口很大,也是一个非常有野心的人物,岂会甘心低人一等。

    坐在车上,我们几个人都没有说话,眼睛也被人用黑布给蒙上了。

    车子一路七绕八拐,感觉好像走了许久,至少有三个多小时的光景,车子才停了下来,然后我们一行人被押解着朝着某一个地方走去,耳边传来了好几声铁门被打开的声响,我们被四海帮的那些小喽啰推推攘攘的赶了进去,沿着台阶一路往下走,空气开始变的阴冷潮湿起来,又走了好一会儿才到达了目的地,这才被纷纷解开了蒙着眼睛的黑布,此时我们才发现,我们应该是被押解在了龙堂的某一处秘密地牢里面。

    我们身处的这间牢房的周围还有很多间牢房,整个的全都是用精钢打造,异常坚固,除此之外,这牢房的四周还有各种精妙的符文,隐隐散发着一股法阵的气息,估计是专门用来关押一些比较重要的犯人的。

    在我们对面的一间牢房之中,此刻有一个遍体鳞伤的人正被倒吊着,他的身边有一个光头大汉,正在卖着力气使劲儿的朝着他身上挥舞着鞭子,打的那人不住的惨嚎,打了好一会儿,那人又昏死了过去,那光头汉子从一旁的水桶里舀出了一瓢咸水,泼在了那人的身上,那人一声惨叫,再次苏醒了过来。

    光头大汉一边打,一边嘴里骂骂咧咧,是宝岛本地话,我也听不明白。

    不过那光头大汉似乎知道我们在看他,回过头来冲着我们嘿嘿一笑,说道:“看什么看?一会儿大爷我就挨个的收拾你们!”

    周一阳的眼睛直勾勾的看着那被吊打的人,一脸的惶恐之色。

    我看出了他的紧张,便问道:“那被吊打的人不会是周叔吧?”

    “打的太惨了……我看不清楚……应该不会吧?”周一阳有些没底气的说道。

    “那龙堂堂主不是说了么,要好生招待周叔,应该不是……”花和尚也随声附和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