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38章霸气的二师兄

第1238章霸气的二师兄

    那狮堂堂主一招未能得逞,紧接着往前快移了两步,又是一刀横着朝着我斩了过来,我瞬间就将那剑魂给激发了出来,硬生生的接了这一招。

    两样兵刃撞在了一起,发出了一声脆鸣,震的我浑身一抖,握着剑魂的手一阵儿发麻,这老东西都被打成这样了,还是这般强悍,估计他一直都在这破阴镜周围等着我们有人过来呢,正好伏击。

    这家伙也是被我们给逼急了,才会动用这破阴镜,一旦将那幽冥之地的各种怪物猛兽都释放出来,整个宝岛还不得乱成一锅粥,到那时,国府的人肯定也饶不了他。

    在生死关头,为了活命,狮堂堂主估计也管不了这么多,唯有如此,在乱象之中才有活命的希望,更可以用来拖延时间,等待着那龙堂堂主的到来。

    我跟那狮堂堂主快速的过了十几招,他是招招狠辣,每一招都想要我的命,尽管他受了伤,实力也能够轻松的碾压我,我只能凭着灵活的伸手,通过迷踪八步不停的转移方位,才险险的躲避了过去。

    就在我跟狮堂堂主拼杀的时候,那破阴镜弄出了幽冥豁口中还是不断的有各种猛兽钻出来,一开始还是黑白冥人,后来什么样的怪物都有,还有长着两个脑袋的怪物,浑身都是触角的爬行动物,尼玛,别说打了,看上一眼都觉得无端恐怖。

    再这样下去,我们早晚会被这些无穷无尽的怪物给吞噬。

    也真是奇怪了,这些怪物从那破阴镜弄出的通道爬出来之后,也有几个朝着我这边爬了过来,但是对于那狮堂堂主却是避而不见,让我相当郁闷。

    本来这狮堂堂主的修为就在我之上,这般一弄,我更是陷入了一种险境。

    就在我被那狮堂堂主逼的快要走投无路的时候,斜刺里,从黑雾之中突然冒出来一团火光,我定睛一看,心中便是一喜,这团火光竟然是裂变之后的二师兄,浑身烈焰蒸腾,体大如牛,威风凛凛,刚一钻进来便是一声怒吼,那些从幽冥之地中爬出来的怪物,一听到二师兄的声音,全都是浑身一哆嗦,有些胆子小的,更是被二师兄这一声吼吓的劈了叉,直接瘫软在了地上。

    二师兄原本就是火狱中的神兽,在幽冥之地的那些怪物当中怎么着也得算的上是个林中之王的待遇,处于食物链的最顶端的一部分的凶兽。

    一声怒吼先是镇住了那些怪物,二师兄直接朝着我这边扑了过来,一张嘴就喷出了一团真火精元,这一次是一个足球大小的火球,散发着无比灼热的气息,朝着那狮堂堂主撞了过去。

    二师兄的真火精元非同小可,狮堂堂主不敢小觑,当即放弃了与我的纠缠,朝着一旁躲避了开去。

    趁着这个空隙,我朝着二师兄大喊道:“二师兄,快来助我!”

    二师兄听到我的召唤,又是一身闷吼,直接掉头朝着我这个方向狂奔而来,一路朝着那挂着破阴镜的大树狂奔而去。

    二师兄所过之处,那些爬出来的凶猛怪兽无不纷纷躲避,有些躲避不及或者想要找死的,二师兄也不跟它们客气,要么直接从那些怪兽的身上踩过去,要么就是一口咬下,直接将其撕扯成碎片,那场景简直霸气无比,帅爆了。

    就在二师兄快到那大树身边的时候,我直接一个迷踪八步朝着那边闪了过去,一点脚尖就落在了二师兄的后背之上,手中的伏尸法尺高高举起,就朝着那破阴镜一下打了过去。

    伏尸法尺一碰到那破阴镜,末端的小红点儿就开始剧烈的闪烁起来,周遭的炁场鼓荡不休,竟然发出了像是雷鸣一般的轰响,四周弥漫的无尽黑气开始通过那破阴镜的弄出的通道被反吸了回去,刚刚从那豁口处露出脑袋来的怪兽很快又退了回去,发出了心有不甘的嘶吼声。

    就在此时,我发现一直在我脚下的二师兄也发出了嘶吼之声,整个身子都低低的伏了下来,身子也往那个豁口处快速的移动了起来。

    我心中一惊,心想遭了,这伏尸法尺打在破阴镜上,破坏了这破阴镜的法力,让那些从幽冥之地爬出来的怪物重新又给吸了回去,而二师兄也是幽冥之地的怪兽,这般所,二师兄也得被吸进去。

    想到这里,我连忙从身上摸出了一道黄纸符,将伏尸法尺定在了破阴镜上,紧接着从二师兄身上跳了下来,一伸手就抓住了二师兄的后腿,可是还是无法阻止二师兄快速的被那股强大的吸力往那幽冥之地拉扯。

    尼玛,我当初怎么没想到这一点呢?

    更加悲催的是,就在我拉扯二师兄的时候,那狮堂堂主又举着长刀朝着我扑了过来,一脸的凶恶之色,想都没想,我直接画出了几道虚空符咒,那虚空符咒顿时化作了三个巨大的火球,朝着狮堂堂主打了过去,那狮堂堂主脚步未停,手中的长刀左右一挥,那几个火球就被拍到了别处,化为虚无。

    紧接着,我催动了剑魂,一招画龙点睛就朝着他再次打去,那狮堂堂主的身形在原地凭空消失,猛然间出现在了我三米左右的地方,一个跨步就朝着我身上砍来。

    我一边还要拽着二师兄,一边还要应付这狮堂堂主,本来是有躲闪的机会的,只要我松开二师兄,可是我是真不舍得,一旦松开了手,说不得我跟二师兄就是永别了,那幽冥之地可不是说去就去的地方,即便是去了,也不一定能够再次找到二师兄。

    我一狠心,一咬牙,再次挺着剑魂硬接住了狮堂堂主的那一刀,他这一刀的力道极大,猛的往下一压,那的剑魂顺势往下一沉,他的刀就落在了我的肩膀上,疼的我倒吸了一口凉气,那刀一点一点的切入我的骨肉之中,疼的我龇牙咧嘴,而二师兄那边整个脑袋都被吸入了那豁口之中,它的身子将地面都抓出了一道深坑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