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27章宝岛追杀令
    大家伙目前能做的就只有等待,等待着高永来给我们提供的情报。

    不过这样也好,多休息几天,我们能够更好的恢复体力,尤其是周一阳,他是伤的最重的一位,想要将周老爷子救出来,他到时候还要充当主力。

    花和尚在几天之前伤势就已经痊愈了,主要是那金舍利的功劳。

    至于白展,身上也没有什么严重的伤,就是灵力消耗过度,身体被压榨到了极限,吃了我给他的药之后,也好的差不多了。

    我更是没啥问题,身上没有什么伤口,当初动用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的时候,直接将那虎堂堂主吸的灰飞烟灭,让丹田气海灵力满满,到现在还没有完全释放掉,只可惜,我现在用的阴阳八合无良洗髓经是一种倒行逆施的手段,并不能将那虎堂堂主的修为转移到我的身上,化为己用,最后也只能是浪费了。

    说实话,这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我自己都觉得有些邪门,尤其是倒行逆施的时候,直接将人身上所有的力量都吞噬掉了,化成了渣渣,而如果是正常动用这个术法的话,则只是吞噬人的修为,并不伤人性命,而且还能将别人的修为转移到自己身上,一瞬间,自己便多了几十年的修为,想想就觉得十分爽利。

    只是目前来说,我的修为还达不到正常修炼这种术法的地步,想要一步登天那肯定是不可能的。

    我们一群人就窝在地下室里焦灼的等了三天,直到第三天的晚上,高永来才给我打过来了电话,一听到电话的动静,所有人的眼睛都快发绿了,直勾勾的看向了我。

    我接通了电话,旋即放了外音给众人听。

    一上来,我就迫不及待的问道:“高大哥,你那边有消息了吗?”

    “有了。现在消息已经完全确认了下来,周先生就在四海帮龙堂堂主那边关押着,正好龙堂那边我们有安插的人手在那里,买通了那里看押龙堂的人,还进去看了周先生一眼,周先生现在一切都挺好的,并没有受到任何殴打和虐待,只是龙堂那边看守森严,我们这边的人能够混进去看上一眼已经十分不容易了,而且还花了大价钱,凭着我们这边的力量,是无法将周老先生给救出来的。”高永来道。

    听到高永来的声音,一旁的周一阳旋即快走了两步,来到了我的身边,有些激动的说道:“我……我爸过的好吗,他被关在了什么位置?”

    “周先生不要激动,周老先生一切都好,只是被拘禁了起来,他一直都是被关押在龙堂的堂口,一个叫做七星镇的码头附近?”高永来镇定的说道。

    “那边的防守和布置怎么样,你觉得我们救人出来的几率有多大?”我问出了最为关键的问题。

    听到我这般问,高永来沉默了片刻才道:“九爷,要想从龙堂的堂口将人救出来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现在你们几个已经成了四海帮在宝岛的死敌,甚至还在宝岛悬赏重金,对你们下了江湖追杀令,一旦有人追活捉到你们任何一个,便有五千万新台币的花红,其中,周一阳先生的花红是一个亿;他们除了在外围布控之外,龙堂的堂口更是布置森严,可谓是龙潭虎穴,就在关押着周老先生的地方,不光有很多四海帮的顶级高手,甚至还布置了许多法阵,就是等着你们自投罗网呢。”

    说到这里,高永来顿了一下,又道:“九爷,你们这次是彻底将四海帮给得罪了,一下将四海帮的三个堂主给杀了,他们势必要将你们斩杀殆尽,要不然以后四海帮就没有脸面在宝岛的江湖立足了,所以,你们务必要万分小心,不可轻举妄动,你们现在去就周老先生,就跟送死没有什么两样。”

    众人面面相觑,无不倒抽了一口冷气,好家伙,四海帮为了对付我们也算是煞费苦心了,还下了什么劳什子江湖追杀令,明摆着是要将我们斩尽杀绝的节奏。

    看来这次四海帮是动了真怒了。

    一时间,众人都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周一阳的脸色更是阴沉无比,拳头再次握的咯咯作响,但是却一句话都没有说。

    过了片刻之后,高永来见我们这边没有动静,便又道:“九爷……你们究竟是怎么想的,有没有下一步的打算?”

    我深吸了一口气,扫了一眼众人,便道:“高大哥,多谢你了,这件事情先这么着了,我们几个人商量一下,若是有了眉目,再打电话给你。”

    “好的九爷,有事儿您吩咐就好。”说着,高永来就挂掉了电话。

    旋即,众人全都围在了桌子前,召开了紧急会议,打算商量出一个对策出来。

    刚一坐定,周一阳便看了一眼众人,无比郑重的说道:“几位,首先我要多谢你们这几天以来的照顾,更是救了我周一阳的性命,一阳无以为报。还好,一阳这里还有些家产,一会儿让易叔跟众位兄弟分了,也算是一阳的一点儿心意,这件事情现在已经闹成了这样,诸位兄弟留在这里便没有必要了,今天晚上,诸位就趁着夜色离开这里吧,我相信那个高先生一定有办法将你们送回大陆,这是我周家和四海帮的恩怨,诸位兄弟犯不上将性命全都搭在这里……”

    “少爷……可是……”易安一惊,有些悲切的说道。

    “住嘴!按照我说的做就好。”周一阳沉下了脸来,用一种不容置疑的口吻说道。

    “一阳,你这话说的可就不对了,我们不远几千里跑到宝岛过来,并不是要图你的家产的,不管怎么说,咱们两家在一百几十年前便是世交,咱们现在也是兄弟,我来这里是为了帮你,你要跟我们谈钱的话,真是伤了弟兄们的心。”我道。

    “是啊,一阳哥,我们都是过来真心实意帮你的,不救出周叔来,我们肯定不会走的。”白展也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