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221章下一步的计划

第1221章下一步的计划

    我旋即激发出了剑魂,一个迷踪八步闪身到了那石板下面,准备一看情况不对,立马就动手。

    三番五次的遇到各种突发情况,不光是我,所有人都有些惊弓之鸟了。

    然而,片刻之后,一个熟悉的身影就走了下来,正是不久之前出去的周心然,周一阳的小叔。

    紧接着,我就将剑魂给收了起来,那周心然冲着我微微一笑,说道:“不用担心,有我在,不管是什么人要想进来,也得掂量掂量他的本事……”

    说话声中,他就走了下来,倒是对自己的修为十分自信。

    我看此人就是一个不修边幅的半大老头儿,精瘦精瘦的,下巴上有几根唏嘘的小胡子,皮肤黝黑,跟一农村闲汉一般,裤腿总是卷的老高,怎么看也不觉得是什么高人。

    他刚下来没多久,紧接着又有一个身形出现在了上面,一看到这个人,我心中顿时大喜,正是李半仙,他终于找了过来。

    我连忙走过去,接了他一把,李半仙直接跳了下来,顿时呵呵一笑,这是劫后余生,释然洒脱的一笑,顿时让人觉得心情舒畅。

    “大家伙都还在吧?”李半仙下来之后,旋即朝着众人扫了一眼,微笑着道。

    其余的人都连忙跟李半仙打起了招呼。

    当李半仙看到床上躺着的白展和花和尚之后,脸色再次变的肃然起来,快步走了过去,一一给他们把了一下脉搏,顿时露出了惊疑之色。

    “咦……这两个家伙的伤势恢复的挺快啊,我就出去这么一会儿,伤都好的七七八八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儿?”

    就这一会儿工夫,我才发现萦绕在花和尚头顶上的那块金舍利竟然不见了,被花和尚给彻底吸收。

    旋即,我便跟李半仙解释了一下,李半仙顿时恍然大悟,说原来是这么一回事儿,当初他见到花和尚的时候也觉得他不简单,暗自还帮他卜算了一卦,觉得这小子命相有些特殊,让人摸不清楚,原来是高僧转世。

    一整晚,大家伙都没有停下来,一直在忙于逃命,这会儿终于有了一个还算安全的地方落脚,李半仙又回来了,大家伙悬在心口的石头也落了地。

    紧接着,我就问李半仙刚才是如何将那些国府的高手给甩掉的。

    一说起这事儿来,李半仙的嘴角就荡起了一丝笑意,说那些国府的高手之中确实有些挺厉害的,他也是将人带到了那片林子里,一边逃跑一边用石头布置了一个简单的法阵,将那群追他的人给绕晕了去,最后,他也是逃到了一个村子里,偷了人家晾晒在外面的衣服,换了一身行头,还将人皮面具给摘了下来,直接大大咧咧的走回了清水镇。

    李半仙跟我逃跑的方法大致差不多,不过他比我厉害一些,人家精通法阵的布置,这一点我是比不了的。

    大家伙能够安全的聚集在一起,真的比什么都强。

    不过众人也付出了惨重的代价,周一阳的那十几个手下全都死光了,就连徐叔也在逃亡的途中被杀,花和尚和白展也差点儿没了性命。

    要不是我当时动用了阴阳八合无量洗髓经,我肯定也无法活着出来。

    行走江湖就是在搏命,稍有不慎,丢了性命是再正常不过的事情。

    接下来,我们就该好好打算下一步该如何进行了。

    首先,周一阳的父亲那肯定是要救出来,这是毋庸置疑的。

    当时我们将那狼堂堂主给活捉的时候,从他口中逼问出了一些事情,那就是周一阳的父亲周城有可能是在四海帮龙堂堂主那边羁押着,而龙堂堂主是在的地方是一个在七星镇的码头。

    可是事情这会儿出现了变故,我们一晚上杀了四海帮三个堂主,四海帮那边肯定有了警觉,说不定直接将周城给转移了,或者杀了也未可知,这就有些麻烦了。

    而四海帮一旦有了准备,必然会严加防范我们,而且必定是满宝岛的搜索我们的踪迹。

    我们要是过去找四海帮的麻烦,那就等于是自投罗网,他们那边可能就等着我们过去救人呢。

    一时间,大家伙陷入了一种茫然的境地,不知道该怎么处理后续的事情了。

    李半仙提议说,最近一段时间,咱们就不要轻举妄动了,该养伤的养伤,该修养的修养,等大家伙的身体都好的差不多了,咱们再想办法。

    这段时间,总会有办法谋划出来的。

    目前来说,我们也只能这样,白展和花和尚两个重伤员的情况不好起来,我们的确无法实施下一步的行动。

    而此时,我的目光又聚焦在了周一阳的小叔周心然的身上,既然易安说周心然是个十分厉害的高手,如果能把这个人争取过来,对于我们来说,肯定是事半功倍。

    不过这事儿我不适合我,我跟人家又不熟,这事儿也轮不到我来插嘴。

    我一会儿看看周心然,一会儿看看周一阳,那周一阳的脸色一直阴晴不定,也不知道脑子里在想着什么。

    就当众人都陷入了短暂的沉默之后,但见周一阳突然上前两步,一下跪在了周心然的面前,拱手道:“小叔……还请您老人家出手,救救我父亲吧,侄儿给您磕头了……”

    说着,周一阳就真的开始给周心然磕起头来。

    周心然面色一肃,连忙上前将周一阳给搀扶了起来,叹息了一声道:“一阳啊,你小叔我一直都窝在这清水镇,不怎么出门,也是有些孤陋寡闻,并不知晓周家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不管怎么说,咱们也都是一家人,这件事情即便是你不求我,小叔肯定也是要出手相救的。”

    周一阳顿时激动了起来,满眼含泪的说道:“小叔……侄儿这么多年跟您总共没见过几次面,一直觉得疏远的很,如今落了难才过来找您,您不会生侄儿的气吧?”

    周心然洒脱的一笑,说道:“那都是过去的事情了,你们不来找我,我不也没去找过你们吗?我一个人清净惯了,本就习惯一个人呆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