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170章加倍奉还
    陈青蒽环顾了一周之后,视线最后又落在了我的身上,然后又问道:“我们怎么会来了这个地方?”

    这妹子在李家堡被玄武和白虎长老打伤之后,就一直昏昏沉沉的,期间倒是醒过一两次,但是具体的经过却还是不太了解。

    见她这会儿醒了,而且看上去神智十分清醒,我便大体的跟她讲述了一遍当时的具体经过,陈青蒽一直眉头紧蹙,紧咬着嘴唇,脑子里却不知道在想着什么,等我讲到我们一直逃到那条大河旁边,然后我催动避水珠一直逆流而上,来到了这五寨的时候,陈青蒽似乎才记起了一些事情。

    当时,是她催动的彼岸花精,将那玄武长老给赶走的,好像还将他给伤了。

    当我将这些事情的时候,她一直都没有说话,只是最后才有些紧张的问道:“也就是说,那个拥有鼎炉之命的小婴儿最后还是落在了一关道的手中?”

    我点了点头,不置可否的说道:“是啊,那小婴儿最后被白虎长老给抢走了,话说当时的情况,咱们能够活着逃出来已经十分不容易了,哪还顾得上那婴儿,反正那婴儿也只有三天的寿命,救和不救也是一样的……”

    哪知道一听我这般说,陈青蒽的面色一下变的无比难看,像是结了一层寒冰。

    看她这般模样,我不禁有些好奇,便问道:“对了,青蒽妹子,那啥,你去那李家堡抢那极品鼎炉的婴儿是不是有什么特殊的用处?我可听说那极品鼎炉的婴儿可是能够用来给有些道行的鬼物借尸还魂所有,一直也没见你身边养什么小鬼啊?”

    陈青蒽的脸色更加的难看起来,她秀媚一挑,不答反问道:“那你来李家堡又是做什么呢?也是为了那拥有鼎炉之命的婴儿而来?”

    我对于她倒是没有什么好隐瞒的,当即说道:“是啊,我就是为了那婴儿而来,我身边就养了一个小鬼,叫萌萌,当初我去忘川河畔去偷那彼岸花精,就是为了帮那小鬼恢复神识,重铸法身。这次来李家堡便是想借那鼎炉之命的婴儿帮着我那小鬼借尸还魂,哪知道这一来,现小小一个李家堡竟然如此热闹,整个村子的人都被一关道给屠了,还遇到了你,更悲催的是,那拥有鼎炉之命的婴儿是个男娃,顿时让我大失所望。”

    虽然我已经完全坦白了,但是陈青蒽似乎并没有跟我说她去李家堡的缘由,沉默了一会儿,她再次抬起头来,看了我一眼,正色道:“吴九阴,这次多谢你了,要不是你救我出来,我现在肯定死在那些一关道的贼人手中。”

    “客气啥,你当初也救过我一命,在鲁中分舵的时候,要不是你及时出手,我早就已经走火入魔,坟头上的草都长了三尺高了。”我大咧咧的说道。

    陈青蒽却摇了摇头,说道:“不管怎样,我一定要谢谢你,当初你跟我的情况不一样,我出手救你是举手之劳,你出手救我却是豁出了命去,这份恩情我没齿难忘,若是有机会,我一定加倍奉还。”

    听她说的如此郑重,又看到这妹子长的如此水灵,关键是育的好啊,也不知道当时脑子里怎么想的,旋即就跟她开起了玩笑道:“你要是真想谢我的话,我不介意你以身相许……嘿嘿……”

    这话一说出口,那陈青蒽的脸色微微一红,旋即脸色就黑了下来,转过头去不再看我,看来是被我的言语轻薄给惹恼了。

    气氛一时间变的有些尴尬起来,知道这玩笑开的有些大了,便搓着手道:“不好意思……刚才跟你开个玩笑,我就随口那么一说,你千万可别生气,对了……之前,我见你被玄武长老拍了一掌,所以才导致了非常严重的内伤,那玄武长老的掌法可不是闹着玩的,那套掌法极为阴毒,叫做烈焰焚髓掌,中了他掌毒的人生不如死,全身血液沸腾,最终筋脉寸断而死……死相会很惨的,我爷爷曾经就被玄武长老打了一掌,我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找到了金蟾雪莲将他医好,咱们也算是朋友了,我好心提醒你一句,你若是真中了玄武长老的掌毒,我这边有办法可以让你多活三年,我只能帮你到这里了……”

    听我这般说,陈青蒽再次抬起头来看我,没头没脑的问道:“你之前给我吃了什么药?”

    我一愣,有些懵的说道:“妹子,你可别误会,我可没对你下药,你是受伤太重所以才晕死过去的,这种下作的事情我可干不出来,咱可不是那种采花大盗……”

    “我问你给我吃了什么治疗内伤的药,你脑子里整天都想些什么呢?”陈青蒽极为郁闷的说道。

    我更是郁闷的不行,挠了挠头皮,这才想了起来,当初那王梓轩过来接我之前,我看陈青蒽伤势太重,便给了吃了薛小七给我的一些丹药,大多都是治疗内伤所用,有些丹药还是薛家那两位老爷子亲手配置的,药效十分神奇。

    迟疑了一下,我才说道:“什么药我也不知道,我对药理不通,那药是我一朋友送的,姓薛,叫薛小七,不知道青蒽妹子有没有听说过薛家药铺,那药就是他们家配置的。”

    “你还认识薛家药铺的人?”陈青蒽有些吃惊的说道。

    “我们吴家和薛家是世交,关系不是一般的好。”我颇有些自豪的说道。

    “怪不得我的伤势恢复的这么快,原来是神医家的药,果真不同凡响。”陈青蒽若有所思的说着,便伸手开始脱自己的外套,将那件黑色的血衣给丢在了一旁,露出了嫩藕一般雪白的臂膀,只是她其中一条胳膊上血肉模糊,伤口很长,虽然经过了简单的处理,还不时有鲜血渗透了出来。

    一看到陈青蒽竟然主动脱了上衣,我的心便砰砰的跳了起来,心想这妹子不会真的打算以身相许,报答救命之恩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