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169章 明刀暗枪
    王梓轩见我闪到了一旁,那手枪旋即又改变了方向,再一次的对准了我,紧接着再次扣动了扳机。猎文Δ网en.cc

    还好,当我踏破虚空,出现在地面上的时候,已然快的凝结出了一道虚空符咒,那虚空符咒又化作了罡气屏障,挡在了我的面前,他打过来的那些子弹全都被罡气屏障给隔绝在外,掉落在了我面前一两米的地方。

    那王梓轩见枪械也奈何不了我,旋即掉头就跑,身法奇快,看来也是一个不错的修行者。

    我眯着眼睛朝着他逃跑的方向看去,见其逃走的方向是远处郊区的一个村庄,那村子我肯定是没有去过,村子里的路径错综复杂,一旦他逃到村子里,找个地方藏匿了起来,我也无从搜寻。

    现在让我最为担心的是,我的行踪已经暴露了,怕就怕一关道的人在这五寨附近再次给我设伏,我若是没头没脑的追过去,很有可能就会中了敌人布置的圈套。

    我在逃亡五寨的时候,白虎和玄武长老说不得也已经到了五寨,而且还是郊区,这种自投罗网的事情,我觉得我还是不要做的好。

    所以,当那王梓轩朝着那个小村庄逃跑的时候,我旋即也朝着与他相反的方向狂奔而去。

    在逃跑的同时,我脑子里就在想,现在的情况究竟是复杂到了一种什么程度,我到底还有没有值得相信的人

    甚至于我一度怀疑,李战峰有可能也是一关道的人,故意要置我于死地。

    这是我不想也不愿意相信的事情。

    不过我还是觉得,李战峰是不会做出这种事情的,我一直都拿他当兄弟看,他要是害我,那就太让我心寒了。

    尽管如此,我也没打算再跟李战峰联系,而是快的朝着五寨市区而去,因为人群越是密集的地方就越是安全,一关道的人有胆子在郊区或者人烟稀少的地方胡作非为,但是绝不敢在市区闹事情。

    我背着陈青蒽快步而行,回头去看的时候,现那王梓轩已经没了踪影。

    越是在江湖上混的时间长,就越能够感觉到人心叵测,我现在都有些迷茫了。

    到底是怎么了

    这一次晋北之行,疑点颇多,怎么感觉谁都在害我呢,而且我也不确定是不是他们。

    万罗宗的金胖子有可疑,李战峰也有可疑,这五寨的特调组就更是可疑了。

    想要置我于死地,那更是明摆着的事情。

    明刀明枪的拼命我倒是不怕,就怕有人背后给我捅刀子,自己认为最相信的那个人如果背叛了自己,是我最不能接受的事情。

    这会儿功夫的回气,我的灵力也恢复的差不多了,背着陈青蒽倒也不觉得累。

    我的计划是连夜跑到五寨市区,找一家高级点儿的宾馆先安身下来,然后想办法给陈青蒽瞧瞧身上的伤势,等明天天一亮,我再想办法回天南城。

    至于陈青蒽身上的伤势,我正好可以带他去红叶谷,找薛家药铺的人去瞧瞧。

    也不知道这妹子到底伤的有多重。

    一到了天南城,我基本上就算是安全了,这地方人生地不熟的,总觉的处处凶险。

    一口气,我就背着陈青蒽来到了市区,在回去的途中,我看到有几辆警车从我身边一晃而过,估计是汽车爆炸的事情已经有人报警了,这么明显的事情,还有那声巨大的轰鸣,必然引起了很多人的主意。

    王梓轩这小子可是特么够狠的,竟然在车上安装了炸弹,要不是我一直保持警惕,感觉出了他表现出来的一丝丝的异常,说不定这会儿已经被炸的四分五裂了。

    半个多小时之后,我便再次背着陈青蒽来到了市区,打了一辆出租车,让司机带我们去最好的酒店。

    车子停在了酒店门口之后,我旋即开了一间房,背着陈青蒽就上了楼去。

    这个叫做五寨的小城市建设一般,最好的酒店也不过就是个三星级,我特意要了一间很大的房子,背着陈青蒽就走了进去,将她轻轻的放在床上。

    一夜的惊心动魄,好不容易从那李家堡逃出来,以为安全了,又差点额被炸死,现在的我不得不万分小心。

    我先是在一侧坐了一会儿,然后才看向了昏死过去的陈青蒽,摸了一下她的额头,感觉好像没有之前那般烫了。

    我记得我爷爷中了玄武长老的烈焰焚髓掌之后,情况很不稳定,一旦掌毒作便全身炙热难耐,生不如死,看陈青蒽这种情况,难道是这掌毒的已经褪了下去

    随后,我又开始查看了一下她身上的外伤,胳膊和后背分别有两处刀伤,只是后背的衣服被扯出了口子,并没有流血,伤口最深的就是胳膊了,肉都翻了出来,看着有些触目惊心,之前撒了一些止血药,倒是不流血了,但是伤口总这么暴露在外也容易引起感染。

    于是我从乾坤八宝囊中取出了止血绷带,打算给她包扎一下伤口,于是便准备将她的外套给脱下来,这刚一上手,就看到了她胸口高耸处,这育的可真好。

    没等我又下一步动作,陈青蒽突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怔怔的看向了我,我的手就停了下来,颇觉得有些尴尬,陈青蒽愣了一下,看了我一眼,又看了一下我的手,顿时有些惊慌的说道:“你你要干什么”

    “额我没干什么啊”我郁闷道。

    “没干什么你脱我衣服做什么”陈青蒽一把挡开了我的手,苍白的脸色微微一红。

    “妹子,你误会了我看你胳膊上有伤,想替你包扎一下来着没有别的意思”我连忙解释道。

    陈青蒽这才松了一口气,转头四顾了一眼,旋即又警惕道:“我们这是在哪”

    “在一个叫做五寨的小城,目前咱们在一家宾馆之中。”我如实答道。

    陈青蒽环顾了一周,缓缓的坐起身来,轻轻的将自己脸上的人皮面具给揭了下来,露出了她本来面目,这人皮面具一揭开,这妹子顿时就看着顺眼多了,肤白貌美,一双大眼睛极为传神,绝对的美人一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