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我催动所有的灵力驾驭着避水珠一路逆流而上,片刻不敢懈怠。网

    那避水珠散出一层淡淡的荧光,却也能隐约看清楚前面的一些东西,河底的水草起伏摆荡,偶尔还有些鱼虾之类的东西从我面前一闪而过。

    如此往上逆行的大约有十几分钟,感觉应该往上游行出了五六里地的距离,我自认为应该逃脱了他们的封锁圈之后,却不料一侧河底的石头后面正潜伏着一个人,猛然间就出现在了我的面前,眼前亮光一闪,一对兵刃朝着我打了过来。

    我吓了一跳,连忙祭出了剑魂去抵挡那兵刃,却现有些多余,那兵刃打在了避水珠上,并不能穿透避水珠外围的那道看似薄弱而透明的屏障,反倒是将避水珠弄的一晃,朝着一旁的河床撞了过去,然后又被反弹了回来,那一对打向我们的兵刃也同样被反弹了回去。

    当那兵刃被反弹回去之后,我这才看清了那兵刃的模样,正是那玄武长老手中的鸳鸯钺。

    我靠,我现在都有一种想要破口大骂的冲动。

    这两个该死的老家伙狡猾狡猾地,竟然分开了堵我,肯定是一个往上游而去,一个往下游而去,想的周到万分。

    如果面前的这个人是白虎长老倒也罢了,偏偏却是那玄武长老,白虎长老被我打了一掌,受了重伤,实力大打折扣,说不定我还能折腾两下,可是这玄武长老挡路就难说了。

    妹的,我打不过你们逃跑还不成吗?

    竟然连逃都不给我机会,这也太不地道了。

    那对鸳鸯钺重新回到了玄武长老的手中,他双脚一蹬那巨石,身子像是一道利剑朝着我快的游走而来。

    我心中是又惊又怒,当即二话不说,激出了剑魂,一招画龙点睛就招呼了过去。

    即便是在水中,那玄武长老灵活的也像是一条鱼一般,身形快的一闪,竟然朝着一旁躲闪了过去,那一道紫色的光柱顿时打在河里的淤泥之中,将整个水面弄的一片浑浊。

    我在避水珠里扫了一眼,竟然找不到那玄武长老藏身何处,于是便再次催动了避水珠,继续逆流而上,这度自然不是一般的快。

    很快,我乘着避水珠冲破了这一团浑浊的水域,往前行了一段距离,朝着身后的方向看去的时候,现那玄武长老身下突然出现了一团散着荧光的东西,定睛一看,却看到那散着荧光的东西竟然是一只硕大的乌龟,而那玄武长老就站在乌龟壳上。

    这大乌龟是一只有道行的龟灵,在6地上行走虽然缓慢,但是在水里度一点儿都不慢,很快就追了上来。

    但是当那龟灵即将要靠近我这避水珠的时候,突然身形一晃,停顿在了水中,还往后倒退了一段距离。

    这龟灵竟然畏惧我这避水珠。

    我仔细一想,瞬间就有了眉目,这避水珠是那东海海蛟身上的东西,这海蛟乃是龙属,万物之长,自身便有龙威之气,那龟灵自然对这避水珠有着天生的畏惧。

    玄武长老见那龟灵不敢上前,显得极为恼怒,朝着那鬼灵脑袋上拍了一下,又朝着我这边一指,那龟灵虽然畏惧,却也硬着头皮继续朝着我这边快的游了过来。

    眼看着离着我这边很近了,玄武长老脚下一蹬龟壳,双掌齐出,朝着我这避水珠拍了过来。

    我下意识的一剑就朝着那玄武长老的手掌刺了过去,然而并没有伤到他分毫,他那一双灼热的手掌却结结实实的落在了避水珠上面。

    避水珠并没有就此破灭,整个在水中翻滚了起来,碰到了河岸又反弹了回来,周身萦绕的那一层淡淡的光芒顿时就黯淡了许多,我呆在避水珠之中就觉得天旋地转,身形不稳。

    似乎是剧烈晃动的缘故,一直昏睡的陈青蒽突然睁开了眼睛,先是抬头看了我一眼,然后又朝着不断逼近我们的玄武长老看去,她眉头一蹙,奋力的掐了一个手诀,朝着那玄武长老的方向遥遥的一拍。

    这一掌拍过去,顿时有一团妖异的火红冲出了避水珠,朝着那玄武长老而去。

    那玄武长老一看到这抹妖异的红色,顿时大惊失色,连忙再次朝着一旁闪去,一伸手,朝着那鬼灵虚空一抓,那鬼灵旋即化作了一道白光,闪身进入了他的体内。

    紧接着,从陈青蒽手中爆出来的那团妖异的红芒,瞬间分离出了无数火红的彼岸花,在水里便剧烈的燃烧起来,这一片的河面像是煮沸了一般,四周都映照的红彤彤的,即便是躲在避水珠里的我,也感受到了一阵儿无比的灼热。

    隐约中,我似乎听到了一声惨哼,然后就没了下文。

    愣了片刻之后,我想都没想,再次催动避水珠,一路逆行而上,很快便冲破了这片火红的水域。

    我什么都不敢去想,只是控制着避水珠以最快的度朝着上游而去,避水珠像是一支入水的利剑,在河流的深处破水而行。

    每一分每一秒都过的好像十分的缓慢,我也不知道控制着避水珠往前游走了多长时间,感觉好久好久,后面并没有人再追过来,却也不知道那玄武长老去了哪里。

    我松懈了一下,看了一眼怀中的陈青蒽,现不知道她什么时候再次昏死了过去,嘴角处不断滴落出殷红的鲜血,我喊了她两声,她一点儿反应都没有,身子依旧滚烫的厉害。

    见喊不醒她,我只好作罢,旋即控制着避水珠往水面浮了出来,朝着四周看去,但见到处漆黑一片,也不知道到了哪里。

    惊慌未定的我,总觉得哪里有些不太对劲儿,想了一会儿,才想起来要跟李战峰打个电话,说一下我遇到的情况,就在芦芽山李家堡生的惨案。

    由于是深夜,电话响了好几声才被接通,李战峰上来便问我生了什么事情。

    我有些焦急的简单的说了一下这里的情况,当李战峰听到玄武和白虎长老一起出动的时候,顿时也吓了一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