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115章 血灵教
    看到花和尚一副跟狗撵了似的样子,我蹙起了眉头,问道:“到底啥事儿,能不能先跟我知会一声,我好有一个心理准备。 猎文网en.cc”

    “你先下车,咱们路上说,快点儿,人命关天的大事儿”花和尚急道。

    “你直接上我的车不就完了吗我开着车去,岂不是更快一些”我纳闷道。

    花和尚却摆了摆手,说道:“这事儿不能开车去,很容易就暴露你的身份,咱们不光不能开车,还得用人皮面具装扮一下,不能让人认出我们是谁来,尤其是你小子。”

    听他如此说,我将信将疑的下了车,将车子就停在了我爸妈的小卖铺门口,跟二老打了一声招呼,便跟着花和尚快步朝着一个方向走去。

    我从花薛小七他们家回来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很晚了,这会儿天色已然擦黑。

    花和尚一边走,一边有些匆忙的跟我解释道:“小九,这事儿可大了去了,这些时日,我一直都跟白展这小子在一块,就在前几天,我回了山西五台山一趟,等我回来之后,白展就闯了一个大祸,招惹上了一个叫做血灵教的邪教,现在血灵教的人正聚集了一批高手,打算收拾白展这小子呢,要是咱们俩不去,白展必死无疑。”

    “血灵教这又是什么鬼,我之前怎么没有听说过”我纳闷道。

    “你没听说过这很正常,你整天跟一关道打的水深火热,哪里会理会这些事情,这血灵教曾经跟一关道的势力差不多,后来几经打压,便沉寂了下来,不过人家的骨血仍在,听闻那血灵教的教主血灵老祖还活着,到现在起码有一百几十岁了,跟你高祖爷差不多的岁数,基本上属于同一级别的高手,即便是比你高祖爷差那么一点儿,也十分恐怖了,你说白展招惹上了这样一个恐怖的家伙,那他还有活路吗”花和尚有些气急败坏的说道。

    “我靠,白展这小子挺能耐啊,出道一年左右,就敢跟这样的邪教对抗,真是不想活了,我果真没有看错他,这小子牛比啊。”我赞叹道。

    “小子是不错,根基也挺好,就是太倒霉了一些,你至少还有个爷爷传授法门,他爷爷临终前就给了他一本破书,让他自己看着办,一年多的时间,这小子进步神,的确让人刮目相看,这次可不能就让这小子挂掉了,他人很不错的,真值得交个朋友,这次你去,就当是送人家的见面礼了。”哈和尚一边快走一边说道。

    我想了一下,突然觉得有些不妥,便又道:“哎呀,不对啊,既然你说那血灵老祖这么厉害,跟我高祖爷差不多的修为,那咱们俩去岂不是也是送死的吗要不咱们叫几个帮手过去,还得厉害一点儿的”我又道。

    “时间上来不及了,我只是跟你说说这血灵教有多厉害,但是对付白展,血灵老祖这样级别的高手根本就不可能出现,杀鸡还能用的上他这样的宰牛刀估计是派出来了血灵教的几个高手出来,咱们俩过去,差不多就能够摆平,快点的吧,估计这会儿白展已经跟他们干上了,玩一会儿,咱们就只能给白展收尸了”

    我们俩说着,走到了一条大路上,我顺手招了一辆出租车过来,我们两个人快的钻进了车里。

    “师父,去老锅炉厂”花和尚着急道。

    “老锅炉厂那荒山野地的,废弃多少年了,道儿可不好走”那司机道。

    “别管这么多了,我给你加钱就是了。”花和尚催促道。

    “得嘞”那司机应了一声,旋即动了车子。

    我和花和尚坐在车上之后,便一句话也没有多说,花和尚的表情十分肃然,看来这件事情真的十分着急,到了一种刻不容缓的地步。

    车子行驶了半个多小时之后便出了老城区,就在一片待拆迁的民房区化花和尚便让那司机停下了车子,给了他钱。

    我也跟着下了车,环顾了一周,但见四处一片荒凉,很多老房子都拆的差不多了,便纳闷道:“咱们到了”

    “没有,还得往前走一段距离,我叫你下来是带上人皮面具的,血灵教的人十分邪性,特别记仇,咱们不能暴露了身份,争取少招惹些麻烦便是。咱们这次的任务是将白展给救出来就好,没必要跟他们死磕到底。”

    说这么花和尚就带着我钻进了一个破旧的民房当中,催促我将人皮面具给拿了出来,而且我们俩还各自换了一套装束,都收拾的差不多了,我又问道:“白展那小子怎么被人围在老锅炉厂了”

    “血灵教的人将他一个朋友给绑了,他那朋友叫二虎,虎吧拉几的,跟白展是小,威胁白展一个人去,要不然就将那二虎给杀了,这些血灵教的家伙一点儿规矩不讲,还特么不如一关道呢。”花和尚收拾了一下衣服,旋即带着我快步从民房里走了出来。

    我们两个人出来之后,又往前走了五六里地,很快就看到了天南市的老锅炉厂,就坐落在郊区一片野地之中。

    这老锅炉厂以前可是个国企,曾经十分辉煌,在这里面上班的人都挺有面子,不过随着时代的展,很多企业都干不下去了,这老锅炉厂在二十多年前就已经倒闭了,四周荒草丛生,一片凄凉,早就没有了当初繁荣的景象。

    我和花和尚悄无声息的摸了过去,靠在墙角的时候,就听到从那老锅炉厂的院子里传来了一阵儿打斗的声响,还有几声犬吠的声音,十分闹腾。

    花和尚朝着我看了一眼,身形一晃,就趴在了院墙之上,我紧随其后,也爬上了院墙。

    等我们两个人趴在院墙上之后,目光不由自主的便被院子里的景象给吸引了过去。

    但见在院子中间的一个很高的铁架子上的顶端站着一个人,只是一眼我便认出了他,那小子不就是白展吗

    只是他现在的情况看着并不好,身上血迹斑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