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1098第1098章封魂罐
    回到家里的时间不算很晚,跟万罗宗的乐善和金胖子只顾着喝酒了,也没怎么吃饭,肚子还真有些饿了。我便在家附近的小饭馆坐了下来,给李战峰打了一个电话过去,说请他吃夜宵,李战峰一口答应了下来,十来分钟左右,李战峰就自己一个人走进了这小饭馆之中。

    这小饭馆没什么人,李战峰刚一进来就瞅见了我,笑眯眯的朝着我走了过来,上来便道:“小九,你找我肯定有事儿,你小子一向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平时也想不起来我。”

    我哈哈一笑,给他倒了一杯酒,说道:“这次还真是让你给说着了,咱们先喝杯酒,这事儿一会儿再说。”

    李战峰也不跟我客气,端起酒来就一口闷了,拿起筷子就开始夹菜,一边吃一边说道:“今天确实忙的够呛,也没工夫顾得上吃饭,你小子这顿饭还真是时候。”

    我疑惑道:“遇到了啥事情,将你忙成这样?”

    “还不是一关道的事情,虽说前一阵子你和吴局长联手灭了一关道在鲁地的所有分舵,但是那一关道就是属韭菜的,割了一茬又一茬儿,他们最近又有活动,忙着恢复在鲁地一关道的建制,现在上面来了命令,一定要严厉打击一关道,好不容易太平了一阵儿,一关道又开始整幺蛾子,兄弟们最近都为这事儿忙的够呛……”

    我点点头,表示了然,一关道在华夏大地各个省份都有分舵,就唯独鲁地被我和老爷子荡然一空,他不可能一直让其空着,放弃这一块肥肉。

    吃了一阵儿,李战峰便又道:“小九,我看你最近挺清闲的啊,要不你考虑考虑,过来给我们帮把手,那肯定事半功倍,只要你一出面,那些一关道的人保证吓的都夹起尾巴,你小子简直就是一关道的克星。”

    “你别给我带高帽子,我最近刚清闲几天,你就让我过几天舒坦日子,你还嫌我跟一关道结的仇不深咋地?我若再出面,一关道的人肯定得想着法的整死我。”我微微笑道。

    李战峰也哈哈大笑,又喝了一口酒,说道:“真没想到,你小子也有害怕的时候,我还以为你是孙猴子转世,给你一金箍棒,你能将天都捅个窟窿。”

    我白了李战峰一眼,旋即伸手从乾坤八宝囊里将那黑陶坛子拿了出来,放在了酒桌上,说道:“李哥,你给我长长眼,看看这是个什么玩意儿……”

    哪成想,我将这东西一拿出来,李战峰吓的直接从座位上蹦了起来,一脸惊恐之色,忙道:“你小子从哪弄来的这东西?赶紧给我扔出去,有多远扔多远,太膈应人了,还让不让我吃饭了?”

    看李战峰的表现,我就知道他肯定认识这东西,而且还挺熟的,算是找对了人。

    当即,我便纳闷道:“李哥,你说你怎么说也是特调组的老大,一个黑陶坛子就把你吓成了这样,跟坐了电门似的,你倒是跟我说说,这究竟是个啥玩意儿啊?”

    李战峰连忙摆手,说道:“你小子先将这东西收起来,我再跟你说。”

    见他说的郑重,我只好又将那黑陶坛子收入了乾坤八宝囊之中,又道:“这下你可以说了吧?”

    李战峰似乎有些心有余悸,这才坐了下来,却不再吃任何东西了,他又喝了一口酒,这才说道:“你拿的那东西我很久之前见过一次,这东西太晦气,谁碰谁倒霉,你最好是找个没人的地方赶紧扔了,留着他你肯定倒霉透顶。”

    “到底是啥啊?”李战峰的话激起了我的好奇心,忍不住再次问道。

    “这东西行里的人都叫他封魂罐,怎么说呢,古时候处决罪大恶极的犯人的时候有一种极刑叫凌迟处死你听说过吧?”李战峰道。

    “听说过,可是它什么叫封魂罐呢?”我好奇道。

    “古时候处决罪大恶极的犯人的时候,都会选择凌迟,用小刀在身上割上几百刀或者上千刀,那犯人可谓是受尽折磨,忍受常人难以忍受的痛苦,尤其是清朝末年的时候,被凌迟处死的人最多,轰轰烈烈的太平天国运动,让当时的整个华夏大地的人口少了将近一半,其中抓来的那些太平天国的俘虏,有很多都被凌迟处死,每个地方几乎都有,这被凌迟处死的犯人怨气极大,身上的肉被剔干净之后,那时候人还没死透,内脏都清晰可见,这时候,便会有野狗过来啃食那些尚未断气的犯人,连骨头都一并啃了,但是肯定还会剩下一些残肢断臂,便装进了这封魂罐之中,被丢进大海或者找个偏僻的地方给埋了。”

    “凡是被凌迟处死过的人怨气都很大,他们死后,行刑的那些刽子手怕这些人死后化作鬼过来报复自己,便特意用这种黑陶罐子将他们的尸骨装起来,让他们无法投胎,甚至连鬼都做不成,谁要是看到这玩意儿,就会沾染上很多怨气,倒霉的很,你到底从哪里捣鼓出来的这东西?”

    李战峰一脸幽怨的说道。

    此时,我才搞明白这黑陶罐子的来历,原来有这么多说法,的确是够晦气的。

    不过我倒也也不怕,身边有小萌萌跟着,就这点儿气息,小萌萌自然能够帮我化解。

    旋即,我就将今天在汪传豹大酒店的门口遇到的事情跟李战峰简单的说了一遍,李战峰听到之后,便沉声说道:“这肯定不用说了,有人故意使坏,将这封魂罐埋在了那里,就是要让那汪传豹生意做不下去,心思可是够歹毒的,没的说,肯定是汪传豹这小子得罪了什么人。”

    “现在我将那封魂罐给挖了出来,是不是那边会好一些?”我问道。

    “嗯,肯定会慢慢好起来的,不过也沾染了一些晦气,这得慢慢才能消散,你知道是什么人干的了吗?你要是不好动手,我们这边可以替你出面,像这种歪门邪道,就得好好收拾一番。”李战峰拍着胸脯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