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078章天大的难题
    周一阳深深的叹息了一声,眼眶也有些微微泛红,紧接着又道:“为了给我妹子灵儿治病,我在宝岛求遍了所有的名医,甚至带他去欧美等国,找最好的医生给她治病,然而得到的结果都是一样的,她这种病很多名医都没有听说过,甚至在整个世界上都十分罕见,我们一家人都有些绝望了,不过在前不久,我们得到了一个消息,说是最近一段时间之内,天山附近会有金蟾雪莲现世,这才从宝岛辗转到了平江市,专门为了金蟾雪莲而来,好不容易才将它弄到手,我那妹子受了一辈子苦,她自己都不想活了,但是她还很年轻,金蟾雪莲是她唯一活下去的希望,所以……请你理解……”

    周一阳说的十分真诚,我完全能够理解他的心情,因为我也有一个至亲之人将要离世,何况是跟他一起长大的亲妹子,一同生活了二十多年,他为了得到这金蟾雪莲也是煞费苦心,而今终于得手,即便是再亲密的关系,他也不会转手让给别人的。

    如果这样做,就意味着她的亲妹子将不久于人世。

    可是那边我家老爷子还等着这金蟾雪莲救命,这老天爷真是给我出了一个天大的难题。

    于情于理,这金蟾雪莲我都不可能跟周一阳要的。

    叹息了一声,我拍了拍他的肩膀,说道:“一阳老弟,我都能理解,你什么都不用说了。”

    周一阳感激的看了我一眼,用力的点了点头。

    就在这时候,一直沉默不语的花和尚突然说道:“小九,我刚才听这姓周的兄弟说他妹子得了不治之症,访遍名医都治不好,不过他们可能没有试过去找薛家的那两位老爷子,他们的医术惊天地泣鬼神,不妨让周家的妹子跟我们一起回红叶谷,让薛家的神医瞧瞧,说不定他们能治呢?”

    花和尚的话顿时让在场的人都是一愣,尤其是那两个大妖,但见那妩媚狐妖有些吃惊的说道:“你说的可是那薛贵薛鬼医?那家伙还活着?”

    我摇了摇头,说道:“不是薛鬼医,而是薛鬼医收的两个徒弟,一个叫薛乾坤,一个薛济世。”

    “那两个剥皮人猴?当初我们认识他们的时候,他们还是两个小孩,现如今起码也一百几十岁的人了,他们还活着?”那清纯狐妖也道。

    我点头,说道:“不错,他们还活着,而且活的好好的,我们几个人的命他都曾出手救治过,想当初我的丹田气海被毁,也被那两位老神仙给重铸过。”

    这般一说,那两个大妖就显得有些兴奋起来,那妩媚狐妖道:“在一百几十年前,薛鬼医的医术便名闻天下,有起死回生只能,他收的那两个徒弟肯定也不赖。”

    说到这里,他的话锋突然一转,正色道:“一阳,咱们现在就动身,去他们所说的那个红叶谷,说不定那两个小家伙能够医治你家妹子,久离中土将近百年,都忘记了这中土之地还有这么两个人,我以为他们早就老死了呢……”

    那周一阳看了那两个大妖一眼,有些担忧的说道:“两位老姑乃乃,这事儿可靠吗?灵儿身体十分虚弱,长途颠簸,恐怕会让她的伤势加重,如果治不好的话,灵儿必然要多受一番苦楚。”

    “这个你无需担心,薛鬼医的医术我还是比较信任的,他的徒弟想必也差不到哪里去,即便是那两个小子治不好,咱们再用金蟾雪莲便是了,咱们不是正愁着不知道该怎么用这金蟾雪莲下药呢吗?”那妩媚狐妖道。

    这般一说,周一阳似乎是想通了,他迟疑了一下,最终重重的点了点头,说道:“就听两位老姑乃乃的,咱们一起回红叶谷,去找那两位老前辈。”

    事情商议已定,我们是仇敌的两拨人马顿时便成了朋友。

    如果薛家那两位老爷子能够不动用金蟾雪莲就能治好周一阳的妹子的话,那金蟾雪莲就用来给我家老爷子治病,看周一阳他们家这阵仗,估计那是相当有钱,他们也不会在乎这金钱雪莲的金钱价值,就凭着我们两家的关系,他也不好意思不将金蟾雪莲给我爷爷治病,我们两家何止是世交,那简直就是打断骨头连着筋,便是这层关系,让我对周一阳此人多了几分亲近之感。

    我们一行人重新折返到了我们撞车的那个地方,还好,我们走的是国道,深夜时分,车辆并不多,车子还一直都在那里。

    他们的座驾大路虎似乎并没有怎么受伤,反倒是我开的那辆越野掉进了沟里,不过动机并没有坏,只是车门撞憋了,我们一群人联手,将那越野车从沟里弄了上来,一行人旋即又折返回了平江市的那个海边别墅。

    在路上,我就好奇一件事情,当时李半仙和千手佛爷是如何被周一阳那小子给治住的,千手佛爷暂且不说,那李半仙可是个老狐狸,当年张老魔和鲁西分舵的那些高手围攻之下,他尚且能够自保,怎么就被一年轻后生给暗算了呢?

    对于此事,李半仙很是无奈,他跟我们说,周一阳除了手中的那把螭吻骨剑厉害之外,还有一个十分厉害的大杀器,便是一个十分不引人注目的小蛊虫,那东西悄无声息的突然出现,一下钻进了他的身体里,瞬间就让他丧失了一切战斗力,那蛊虫在他身体里一阵儿翻腾,感觉全身的血r都在被啃咬,那痛苦简直生不如死,现在想想也是浑身麻。

    千手佛爷连连点头,一想起刚才的事情来也是有些心有余悸,他道:“老李说的不错,刚才我还没想起来,经他这么一说,我才知道原来是蛊虫,修行者这个圈子,最让人闻风丧胆的就是玩蛊的那些y森森的家伙,就喜欢玩y招,不知道怎么就中了他们的蛊毒,我听说凄惨一些的,直接就全身溃烂,身体全都被虫子给掏空了,那死法……啧啧,别提有多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