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1009第1009章活捉陈雨
    这一掌我拍的并不重,只用了三成力道,说实话,人都是喜欢美好的东西,陈雨这妞长的不错,本来我想一掌将其拍死,然后再去追那袁朝晨的,却临时改变了主意,只用了三成力道将其给打伤了。

    或许在最后一刻,让我改变主意的并不是陈雨的美貌,而是他舍命护住袁朝晨的举动,要说起来,这个女人也算是个有情有义的人,起码是对那袁朝晨有情有义。

    有那么一瞬间,我突然脑海里闪过了一下薛小七挡在我面前的情形,所以,那拍出去那一掌的时候,我竟有些莫名其妙的心软了下来。

    饶是如此,陈雨也被我给拍飞了出去,重重的摔落在了地上,不等她爬起来,我一晃身便到了她的身边,手中的剑魂就落在了她那白嫩的脖子上。

    陈雨的脖子触碰到了剑魂冰冷的剑锋,浑身不由自主的抖了一下,她抬头看了一眼我,突然道:“你不能杀我!”

    我一愣,这话是怎么说的,我为什么不能杀她?

    “给我个理由!”我剑魂往上一挑,将她那精致的下巴给往上抬了一下。

    陈雨直视着我的眼睛,毫不避让,张口便道:“因为我已经有身孕了”

    尼玛!

    听到陈雨这般一说,我旋即倒抽了一口凉气,这个理由真的很充分,本来心存的一点儿杀意,顿时荡然无存。

    无论陈雨和袁朝晨如何作恶,但是陈雨肚子里的孩子是没有罪的,我这一剑下去可是一尸两命,如果我真的杀了陈雨的话,必然要背负很大的因果,这个因我我背负不起,以后肯定心里也会有阴影的。

    我深吸了一口气,问道:“孩子是谁的?”

    “你管的着吗?”陈雨冷着一张脸说道。

    话一出口,我就觉得有些多余了,既然陈雨天天跟袁朝晨混在一起,他们又是师姐弟,这孩子不用说,肯定就是袁朝晨那小子的。

    这家伙我第一次见他的时候,顶多十三四岁,现如今也就十六七的年纪,这么早就当爹了,再想想我自己,这还真是不能比。

    不得不说,袁朝晨这小子的心思也真是够狠的,为了活命连自己的妻儿都不顾,这种心狠手辣之人,做事不择手段,以后肯定能干成大事,若是这次将他给放走了,以后必然会是个大麻烦。

    虽然杀不了陈雨,我也不能放她跑了,当即一把麻沸化灵散就劈头盖脸的朝着陈雨身上撒了过去,陈雨身子一晃,旋即栽倒在了地上。

    想着一会儿李战峰必然会带领特调组的人过来,正好将陈雨交给他们,至于如何处理,那就是他们的事情了。

    将陈雨麻翻之后,趁着袁朝晨还没有跑远,我便打算一路追过去,直接将那小子也给逮住。

    不料这刚一转身,从我身后的方向便传来了一阵儿脚步声,还有灯光在晃动。

    我的身子便顿住了,大约几分钟之后,我终于看清了来人,果真是李战峰带着一众特调组的人过来了,有十几个之多。

    不等他们走过来,我便大声的对那边喊道:“袁朝晨的师姐陈雨已经被我活捉了,你们看着她,我再去将袁朝晨给捉回来。”

    “等一下,咱们一起去!”对面传来了李战峰的声音,他加快了脚步,扛着一把大刀就到了我的身边,他身后的那些人也奔了过来,将陈雨给控制住了。

    “走!路上说。”看到李战峰走了过来,我拔腿便跑,朝着袁朝晨逃跑的方向而去,

    李战峰扛着九宫霸刀,速度也不慢,一直紧随在我的身边,边跑边道:“小九,这什么情况,你在哪里发现的他们?”

    “别提了,我也是瞎猫碰到了死耗子,他们两人一直都潜伏在天南城里,我从一个棚户区里找到了他们,那小院里的一家三口估计都被他们给害死了”

    说到这里,我突然想起来一件事情,紧接着便道:“对了,那棚户区的一个小院里还有两具长着黑色蛇鳞的僵尸,应该是他们两个人炼化出来的,你赶快派人将那两具僵尸给控制住,省的它们出来害人!”

    李战峰吓了一跳,连忙问我那个棚户区小院的具体位置,旋即就摸出了电话,开始跟特调组的人沟通。

    这僵尸一出现可是非同小可,一旦出来闹事,必然会让老百姓产生极大的恐慌,这种事情必须要在第一时间得以控制更可怕的是,这僵尸身上可是有尸毒的,咬了人之后尸毒会传染,后果不堪想象,李战峰不敢有丝毫的大意,必须首先要解决这件事情。

    打了一通电话之后,李战峰便于我一起快步而行,一路之上,我都在搜寻袁朝晨的踪影,其实他们的痕迹并不难寻,二师兄身上一直蒸腾着真火莲花,它所过之处,地面之上必然有被火焰烤焦的痕迹,一路追了大约半个小时之后,我和李战峰穿过了一片林子,很快就听到了一阵儿哼唧哼唧的叫声,这声音是二师兄的。

    往前行不多时,我果真看到了二师兄,它就蹲坐在一条小河边,正急的团团转,在河边不停的绕圈子。

    二师兄看到了我,旋即就朝着我跑了过来,我一把将其抱了起来,问它追的人哪去了。

    二师兄哼唧哼唧的叫着,眼睛却看向了不远处的那条河。

    我瞬间就明白了过来,袁朝晨是跳到那条河里逃走了。

    二师兄最怕的就是水了,一旦袁朝晨跳进了河里,二师兄是绝对不敢下河去追的。

    我朝着河里看了一眼,眉头顿时就蹙了起来,李战峰旋即道:“那小子不能就让他这么逃了,咱们去河的下游看看!”

    我跟李战峰沿着河边一路快走,仔细搜寻了一番,在河流下游两三公里的地方发现了一些水渍,袁朝晨肯定是从这边上的岸,对面便是连绵不断的山脉,人一旦逃进那里面,便如大海捞针一般,很难寻找,看来袁朝晨这一次是彻底逃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