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1002章黑皮尸瘢
    教我车的这个教练姓韦,平时沉默寡言,不善言谈,长的斯斯文文,带着一副眼镜,文质彬彬的模样。

    他大名叫做韦世洲,跟我一起学车的人都叫韦哥。

    此人不苟言笑,只有教车的时候才跟我们说几句话,大多的时候都是坐在副驾驶上阴沉着一张脸。

    不过,我在第一次看到此人的事情,就发现这人有些不太对劲儿,他的身上总是若有若无的散发着一丝淡淡的阴气。

    我这人也不是爱管闲事的人,学个车而已,也不想招惹太多是非。

    当时只是觉得这韦教练有可能是一个旁门左道,懂得一些修行的方面的事情,但是为人看着还不错,犯不着跟人家过不去。

    可是在驾校里时间呆的久了,总也能够听到一些人谈论这韦教练的事情,那还是在上厕所蹲坑的时候,听到两个教练在聊天,谈论的正好是韦世洲的情况。

    说是这韦教练在半年之前媳妇跟人跑了,还留下了一个三岁大的儿子,以前韦教练这个人挺随和的,见人就打招呼,总是笑意满满,可是自从媳妇跟人跑了之后,韦教练性情大变,开始变的沉默寡言起来,以前跟他交好的那几个朋友也开始跟他疏远了。

    他现在一个人经常独来独往,一下班就匆匆往家赶,也不跟任何人来往了。

    我对这些也不怎么感兴趣,不过听着韦教练这种情况也挺可怜的。

    只是到了后来,我来这驾校差不多有半个月的时候,发现这韦教练越来越不对劲儿,首先,他的身上散发出来的阴气比我刚来的时候更浓烈一些了,而且还有十分浓重的黑眼圈。

    总给人一种十分憔悴的模样。

    这种阴气普通人是感觉不出来的,但是对我我来说,却能够轻而易举的捕捉到。

    除了阴气之外,我还发现韦教练的脖子上出现了淡淡的瘢痕,这种东西我感觉有些像是尸瘢,值得一说的是,如果你离着他很近,他跟你说话的时候,还能够闻到十分浓郁的口臭,这种味道儿是一种恶臭,所以,韦教练经常带着一个口罩,说话的时候也总是有意的将脑袋转向一边。

    他给人的感觉就不太正常,但还是能够被大部分人接受的,而我对此人的怀疑却愈加的浓重。

    有一次,这韦教练教我车的时候,正坐在副驾驶上好好的,突然就浑身抖动了几下,然后便伸手捂住了腹部,一副很痛苦的样子,我问他是怎么了,他跟我说是老胃病犯了,有些疼,然后就下了车,朝着驾校最最偏僻的一个厕所的方向跑了过去。

    我一时好奇,等韦教练跑远了之后,便将车给了下一个学员,悄悄的跟了过去。

    我好奇的是,他跟我说老胃病犯了,为什么跑到了厕所,应该是吃药才对。

    韦教练前脚刚进了厕所,我等了片刻,紧接着也跟了过去,悄无声息的从后面露出了半个脑袋,看看他究竟在干什么。

    这一看不要紧,顿时吓了我一跳,就看到那韦教练进去之后,紧接着就掀开了上衣,伸手开始在肚皮上挠了起来,那肚皮漆黑一片,上面有一层厚厚的像是蛇皮一样的东西,看着特别恶心,他用手一挠,发出“哗啦啦”的声响,然后从身上摸出了一个小药瓶,迫不及待的拿出了几颗,倒进了嘴里,浑身再次不由自主的抖动了一会儿,然后脸上的表情开始变的狰狞起来,过了好一会儿才恢复了正常。

    看到这幅画面,我连忙闪身又悄悄的跑了出来,等韦教练出来之后,一切都恢复了正常,就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然而,他那黑色肚皮上出现的蛇皮一样的东西,却深深的烙印在了我的脑海之中。

    他的表现越来越奇怪,让我愈发的好奇。

    但是我却从这韦教练的身上感受不到一点儿修行者的气息,只有淡淡的阴气散发出来。

    这让我很想探个究竟。

    于是,在当天他下班之后,我便偷偷的跟着他回了家,看他究竟在搞什么鬼。

    我总觉得这小子有可能在干坏事,我并不是那种嫉恶如仇,看见什么事情不顺眼都要管一管的人,但是这个韦教练有些特殊,我就是太好奇了一些。

    下班之后,韦教练就骑着电动车回家了,我直接打了一辆出租车,不紧不慢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大约半个小时之后,韦教练就骑着电动车钻进了一个小胡同之中。

    这个地方是天南市的一个棚户区,大多都是一些老旧的住房,还有很多像是农村一样的院子,我让出租车停在了那个小胡同附近,付了车钱之后,便快速的跟了进去。

    韦教练骑着电动车七绕八拐,就进了一个小院之中,是在棚户区的深处,这地方人并不多,看着十分隐秘的。

    他家附近不远处就是一个公共厕所,隔着老远,臭味都能传过来。

    我看到韦教练打开了院门,先是警惕的四周扫了一眼之后,才推着电动车走了进去,然后便听到了一阵儿上锁的声响。

    这更加引起了我的警觉,天色还早,他锁门做什么?

    由于是初春,天黑的还挺早,六点多的时候,天色就已经完全黯淡了下来,我等了好一会儿,直到七八点钟的时候,才开始行动。

    先是悄无声息的爬到了他们家的院墙之上,看看院子里有没有养狗。

    扫了一圈之后,并没有发现,然后我翻过了院墙,隐藏在一个角落之中。

    等藏好了身形之后,我才朝着他家的房子看去,发现他家屋里似乎亮着灯,但是十分昏暗,所有的窗帘都是拉着的,密不透风。

    整个院子里安静的异常,听不到一丝声响,屋子里好像是没有人一般。

    我耐心的一直等到了十点多钟,这时候才听到了一点儿细微的声响,好像是有人被封住了嘴巴,发出的那种呜咽的动静,听着十分痛苦。

    我犹豫了一下,踮着脚尖就朝着那房门附近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