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98章让我做他的人

第998章让我做他的人

    乐宗主看了那大汉一眼,只是轻微了点了点头,那服务员便被拉扯了下去。

    这一关道的探子,自知死到临头,还想做一下垂死挣扎,还能张得开口,便被那大汉一巴掌拍在了脑门上,像条死狗一般的拖拽了出去。

    这边是万罗宗的宗主,举手抬足之间,便可决定人的生死,不过此人身为一关道的人,即便是杀了,依靠着万罗宗的势力,也不会有什么麻烦缠身。

    在我面前,这万罗宗的宗主可是做足了姿态,有点讨好我的意思。

    他是一个修行者,掌控者偌大一个宗门,做的是江湖上的生意,做生意的肯定是无利不起早,他这般做想必是有什么目的,我不会看不出来。

    不过人家不提,我也就当是不知道,何必自找麻烦呢。

    等那一关道的探子被拉扯下去之后,我便再次请辞,说手下还有些事情要等着处理,就不久留了,另外再次对乐宗主表达了谢意。

    乐宗主一副很是热情的样子,说家里已经准备好了酒菜,不如吃过饭再走,何必着急这一时,天色已经晚了,不如在这里住上一晚,明天一早再走。

    金胖子也在一旁劝说,倒是弄的我十分不好拒绝。

    不过我也确实没有什么太要紧的事情,又想到万罗宗这样一个庞大的势力,以后说不定还要有求于他们,跟他们拉近一下关系也是挺好的。

    倘若以后需要用到他们的时候,这样好说话一些。

    再者,这万罗宗的宗主亲自接待,已经算是给了我天大的面子。

    再三邀请之下,我只好应允了下来。

    对此,那乐善和金胖子都十分高兴,旋即便招呼人过去准备。

    我们在会客厅里喝了一会儿茶,旋即就转到了万罗宗一间装潢的十分讲究的餐厅之中。

    自然,这饭桌之上就我们三人,另外还有几个长的极为标致的美女,在一旁给我们斟酒。

    酒,自然是最好的酒,红的白的都有,白酒我看着像是几十年的原浆茅台,红酒我也见识过了什么八二年的拉菲。

    至于菜肴,那就更加精致了,大多数我都没有见过,能够叫的上名字来的也就只有一个兰花熊掌,另外一个是一份冰糖燕窝,什么鱼翅鲍鱼的都是最低等的菜肴了,满满一桌子,极为丰盛。

    估计这一桌子菜下来,也得有个十万八万的,真正让我见识了一下什么叫做土豪一般的生活。

    一上来,我们只是寒暄,等饭吃到了一半的时候,金胖子便屏退了那些美女服务员,才开始说起了正事儿。

    其实,我早就知道他们肯定还有后招,但是我怎么也没有料到他们会是这样一种情况。

    等那些服务员都退下去了之后,乐善才举起了杯子,说道:“如今这个江湖,看似波平如镜,实乃暗流涌动,并不太平,每天都会有难以预料的事情发生,吴老弟能够找到我万罗宗来,说明咱们这是缘分,来,为了咱们之间的缘分,咱们干上一杯”

    “能够认识乐宗主,也是我吴九阴的荣幸,先干为敬!”说罢,我一仰脖子,将那杯酒一口闷了。

    乐善旋即也喝干了酒,大呼一声痛快,紧接着又道:“最近这些年,江湖之上出了不少年轻的好手,乐某不才,别的本事没有,这看人的眼光自认比较独到,当今天下,在年轻一代的翘楚之中,吴老弟绝对算一个,而且是最顶尖的那一个,以后前途不可限量。”

    话说,乐善的眼光却是不错,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在人家面前,咱也得谦虚两句,当即客气道:“乐宗主过誉了,我吴某只是一个初出茅芦的小角色而已,根本不值一提”

    “这话我乐某可不爱听,过分的谦虚就是骄傲,当着真人就不要说假话了,乐某说你行,你肯定就行,不出几年,你或许就是江湖之上一等一的好手。”乐善的神情十分肃然,一点儿不像是开玩笑的样子。

    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喝醉了,但是看着完全不像,弄的我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茬了。

    他说啥就是啥吧,我只顾着敬酒便是,话说,这酒真不是一般的好喝。

    见我不理这茬儿,乐善旋即转移了话题,又道:“吴老弟,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我一愣,被乐善给问懵了,不知道他什么会突然问出这样的话,不过还是随口接道:“我也没什么打算,一切随波逐流便好,以后的事情也没太想过。”

    乐善突然一笑,说道:“既然吴老弟没什么打算,不如就到乐某这边来吧”

    我再次愣住了,此人还真是跳跃性思维,让我有些措手不及,刚要张口说些什么,他突然一挥手,便道:“吴老弟,你先别着急回话,这么跟你说吧,我想让你来万罗宗,并不是让你做我的手下,听乐某的差遣,你我之间是朋友关系,并不用每天都呆在万罗宗,但凡我万罗宗有什么棘手的事情,请吴老弟过来帮个忙便是,有一点你尽可放心,我万罗宗大部分做的都是符合江湖道义的事情,伤天害理,杀人放火的脏活儿肯定不会让你去做至于价钱嘛,吴老弟你尽管开价,乐某绝无二话!”

    合着,憋了这么半天,花了这么多心思,乐善竟然是想让我做他的人,在他手底下做事,他说虽然是这般说,但是一旦我拿了他的钱,那肯定就得给他办事儿,这种在人屋檐地下的差事,我吴九阴能干吗?

    那肯定是不能。

    不过我又不好直接拒绝乐善的邀请,显然是不给他面子,思虑了片刻之后,我旋即便客客气气的说道:“乐宗主,您比我年长许多,我斗胆叫您一声兄长,你刚才都说了,咱们彼此之间都是朋友,今天我吴九阴就把话放在这里,倘若以后万罗宗真的有用得着我吴九阴的那一天,而且又不是做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我吴九阴绝对义不容辞,至于钱的事情,咱们朋友之间就不要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