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巴士
小说巴士 >综合其他 >赶尸世家 > 第997章有意结交
    同时,还有一件事情让我心中郁闷不已,因为我们当时讨论不光是如何找到鲁西分舵的事情,还有金蟾雪莲在今年三月份在西北之地出现的事情,这金蟾雪莲可是天材地宝,有着无穷妙用,事情一旦传了出去,必然会引来许多人竞相争抢,这才是我最为担心的事情。网

    思虑再三,我顿时便有些坐立难安起来,当即语气缓和了几分,客气的跟那万罗宗的宗主乐善一拱手,说道:“多谢乐宗主告知详情,吴某感激不尽,对于吴某刚才的出言不逊,还望乐宗主不要放在心上,现在吴某还有些手头上的事情要去处理,就不多加叨扰了,改日再来登门造访!”

    说着,我转身就要离开这里,只是刚一转身,那金胖子突然有些阴阳怪气的在我背后说道:“吴老弟,且留步,耍完了横就想走咋地,你是不是也要给我们万罗宗一个交代?”

    我心头一跳,旋即眯起了眼睛,转过头去看向了金胖子,沉声说道:“金大管家,你想要我给你什么交代?”

    哪知道,金胖子突然就哈哈大笑了起来,说道:“吴老弟,你还真是经不起开玩笑,不是我要留你,是我们家宗主还有话要跟你说,你着急走什么呢?”

    我有些纳闷,旋即转过身来,走向了乐宗主,一拱手道:“不知道乐宗主还有什么要交代的?”

    乐善微微一笑,旋即说道:“此次鲁西之行,乃是我们万罗宗给你搜罗的消息,出现了这种情况,万罗宗肯定也有一部分不可推卸的责任,我们万罗宗做事情一向是滴水不漏,这种砸了我们招牌的事情是做不得的,为了表达我们的诚意,也有意结交你这样一个青年才俊,便打算再送你一份大礼,也算是弥补之前的纰漏,不知道吴老弟肯不肯收呢?”

    乐善此人深不可测,比那金胖子还要让人看不透,也不知道他葫芦里卖的什么药,我沉吟了片刻,便道:“既然此事已经弄明白了,并不干万罗宗的干系,而且还帮我查明了真凶,我看大礼就不必了吧,吴某已然感激不尽”

    乐善却摆了摆手,说道:“哎~话不要说的那么绝对,你都没有看我送你的大礼是什么就一口拒绝了,到时候后悔岂不是晚了?”

    “对嘛,你看一眼便知道了,保证你会喜欢的”金胖子也在一旁颇为神秘的笑道。

    话说,这两人的表现不禁让我好奇起来,便道:“那好,吴某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乐善旋即给金胖子使了一个眼色,金胖子微微点头,双手轻轻拍了三下,出“啪啪啪”的声响,过了片刻之后,便有两个五大三粗的汉子将一个五花大绑的人给押解了上来。

    一开始,我都没有看出那被押解的人是谁,因为此人显然经过了一番严刑拷问,身上伤痕累累,血迹斑斑,直到他们押解着那人走上前来,我仔细盯着看了一眼,才恍然大悟,心中顿时激动莫名,这杏不就是那天在门口偷听我们说话的那个服务员吗?

    没错了,就是明湖苑的那个服务员。

    我刚才着急要走,便是打算折返回天南城,将此人给就出来,不过我已然觉得希望不大,既然此事已经败露,而那服务员又是一关道安插在天南城的探子,估计也是专门探听我的消息的,这会儿人早就已经离开了天南城,我即便是回去找,肯定也找不到人了。

    万罗宗再次让我刮目相看,不光是找到了幕后的始作俑者,而且还将人给抓了回来。

    这还真是一份大礼。

    我愣愣的看了那人一会儿,那个被打的不成模样的服务员显然也是认出了我来,看了我一眼之后,旋即便将脑袋耸拉了下去。

    “吴老弟,送你的这份儿大礼还喜欢吗?”金胖子在一旁嘿嘿笑道。

    乐善明摆着是送我一份儿人情,我还是识趣的,当即转身,再次一拱手,对那乐宗主道:“这份大礼实在是太贵重了,吴某受之有愧,这样吧,乐宗主不妨开个价儿,就当是我吴九阴的佣金,不知乐宗主意下如何?”

    乐善依旧是那副一切沮掌握之中的模样,淡淡的笑道:“吴老弟,刚才乐某便说了,这是送你的一份人情,也算是咱们初次相识的一份儿见面礼,咱们彼此交个朋友,跟钱无关”

    “那就多谢了!”我再次客气道。

    旋即,我转身朝着那个被打的遍体鳞伤的服务员走了过去,他一直低着脑袋不敢看我。

    “抬起头来。”我道。

    那服务员浑身一震,缓缓的将脑袋抬了起来,眼神有些怯懦的看向了我。

    “是谁安排你在天南城当探子的,在天南城呆了多久?”我沉声问道。

    “我我以前是鲁中分舵宋左使的手下,在在天南城呆了两年了”那杏老老实实的回答道。

    “你在天南城的任务是什么?”我再次问道。

    “监视天南城特调组的动向还有便是监视你的一举一动,自从鲁中和鲁东分舵被灭了之后,小的又被鲁西白纸扇招揽了过去”

    “我们商议去剿灭鲁西分舵的事情也是你透露给白面书生的喽?”我再次问道。

    那杏默然的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我我只听到了一点儿求求你饶了我吧我以后再也不做这样的事情了”

    对于这杏的求饶,我根本不作理会,而是转身走到了乐善的面前,客气的说道:“乐宗主,我要问的都问完了,也没啥想知道的了,此人任由你疵便是。”

    我这话刚说完,押解那服务员过来的两个大汉中的一个,便义愤填膺的说道:“宗主这杏不光害了吴爷,钱五和马六两位兄弟也是被他给害死的,要不是您说要留着他的性命,我们早就弄死他几回了,既然吴爷话了,就让小的们收拾他吧”